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3-28 10:38

滇行散记:爱江山更爱美人

    如果你的生活圈子里有美女帅哥,心情是不是更舒畅?美女不一定非得娶回家,看着就很舒服,而你不可能娶到天下所有美女,但认识美女并让她进入你的生活圈子,让美点缀你的日子,却是可以争取的

 

滇行散记:爱江山更爱美人

 

200771319日,我在云南之旅中有幸同一位美少妇一起被编入一个旅游团,我们坐车的时候,她就坐在我前排,途中与她聊天比较投机,那几天可谓过得极其滋润,只可惜我未曾偷拍到她,而我回来后寻遍我拍下的所有照片,也未曾在照片景框内的任一角落里看到她的倩影,随着时间的推移,恐怕过不了几年,她在我心中那美好的形象要渐渐隐化了,现在我只能通过文字,为将来可能的回味提供帮助。如果苍天有眼,就让我在未来的日子里再次与她邂逅吧。

713那天,我和我爱人,加上跟我同单位的两个年轻人,我们一行四人,坐上了从广州开往昆明的火车,我们是在百色站上的车,好像是八点左右的吧,火车开动后到田林才再停车,然后再过一会卧铺车厢里就熄灯了,熄灯时正好十点半。我们这次去旅游,我和爱人把两岁多的小孩让保姆杨姐帮带,还叫小孩外婆每天有空来看看。另两位年轻同事,一男一女,他们在外面小区买房正好是对门,当年又是一起从师大毕业直接来到我们学校的,他们分别有了男女朋友,只是这次出行,我和我爱人靠着坐两个位,他们俩便也靠着坐了,弄得同个团里的其他人说到我们时总说“那两对”。

火车到昆明时已经是14日的早上六点多。我们下车后就在出站口等人,我们出发时百之旅的导游已经把昆明的导游电话号码告诉了我们,她叫我们到昆明找到当地导游后发短信告诉她。我们下车时接到了昆明当地导游的短信,是一位姓刘的姑娘,她叫我们在出站口跟她会面,这样我们出来后就在出站口等她。来站接人的导游真多,每一个都拿着一张牌子高举过头,上面写有游客的名字,我一路看下去,却找不到我们的姓名,等到别的团基本都走了,才看到一位姑娘举着一面小旗拿出一张纸片来念游客的名字,我们凑了过去,还真听到她叫到我们了,我问了一下,导游姓刘。我们这个团是个散团,是大家到了昆明才组成的,有以前曾在南宁工作,现在在广东的几位,还有南宁几个小团队,梧州的也有,这样我们几个私下叫这个团作“岭南团”。导游先带我们走了约一公里路去吃早餐,完了以后她说还要再等几个,大家可以先去玩,九点半回到车上就行了,十点钟出发去大理、丽江。等人可真难熬,我们四个在车上玩了一阵“怪路”(从2005年起百色流行的一种扑克牌玩法),时间还仅到八点,这样我们就记了车牌号,然后去玩了,在昆明火车站附近逛了一圈,回到车上时正好九点半。此时,就在刚才我们打牌的位置的前一排,我看到了一位美妇,她留披肩发,长得有点像陶红,只是不见徐铮在旁边,否则我们会以为她就是陶红的,不过为了叙述方便,我在这里就称她为“赛陶红”吧。我和我爱人坐在车厢的左边,赛陶红就坐我们前排,我在窗边,她在车内过道边,这样我跟她说话就很方便了。待得汽车开动以后,我环顾了一下,这个车上的人群中,除了我妻子,她算是最漂亮的人了(呵呵)。

起初我们这个团并不怎么说话,要说也只在小团里说,到楚雄附近的高速路服务区,我们这个团才下车吃中午饭,席间我没能跟赛陶红同桌,远远看到她在另一桌,还戴着墨镜,很酷很漂亮。我想,从她的相貌看,应该跟我同龄,但我这人显得嫩点,所以总把人家想成少妇,说不定年纪还比我小呢。我们到大理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多,逛了一会古城,就到洱海边的一家饭店吃饭,这回我得跟美妇同一桌了,她吃饭也很矜持,也许这也算是她的美的一部分,可我还真担心她吃不饱呢,好像她只吃了几粒洱海小虾米,就着一点饭吃下去便称“饱了”。我和我爱人可是放开了吃的,我知道,外出旅游时能吃则吃,否则自己倒霉。

那天下午五点多,我们离开大理直奔丽江,车离开洱海后开始爬坡,我们都震撼于洱海附近一个迎风坡的美了,那地方基本不长树,可能长年刮大风吧,草很高,而且只朝着一个方向倾倒,仿佛整座山都是无限绵延的草甸,虽是夏天,这里的草却已枯黄,可能是草的颜色本就如此吧。当大家都看这些美景的时候,太阳猛烈地晒着我们这边车窗,我这排跟赛陶红那排共用一张窗帘,窗帘的固定点在我这头,也就是说,我要是想看窗外的景致,须得把窗帘拉拢来,如此赛陶红便被大太阳晒着了,我向来惜香怜玉,尤其是如眼前这般曼妙的赛陶红,我是宁愿自己不看美景,也要让她先避开了太阳直晒。然而她却很拉风地说:“帅哥,把窗帘拢起来吧。”我说你就不怕被晒黑?她说不要紧的,大家都想看窗外的风景,就开着罢。她身边的另一女士说:“哎,晒着我了。”赛陶红有点为难,我突然想到要幽默一下,说:“怕啥?现在已经没有塞黑这个国家了,傍晚的太阳晒了也不会黑。”赛陶红戴着墨镜,但我分明看到她嘴角翘了一下,她在笑耶。哈哈,有搞!

当晚我们九点多才到到丽江,入住一家姓木的较大的家庭旅馆,离真正的丽江古城尚有一段距离,刘导游叮嘱我们明天七点吃早餐,然后就让我们自由活动了。我们同单位的四个一起去逛了古城,随便点了些东西吃,现在记不得是哪一家了,只记得我们吃饱喝足了才花了58元,比起后来16日晚我们到水街喝的每小支36元的啤酒,那可就便宜多了,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几百米元的距离,物价差距如此之大。我们回来时一路逛,看见赛陶红正在选购四方巾(或是披肩?)我们跟她们只是打了招呼就分头走了。后来碰上我们大团里的三个广东美女,三人中年纪大的两位曾在百色工作,另一位年轻姑娘是其中一位的女儿,还是在校大学生,她们迷路了,说不知道怎么走回旅馆,我们也是头一回走这鸟地方,不过我方向感好,很快就带着大伙找到我们入住的那家旅馆了。只是不知道那个赛陶红会不会迷路?不过我的担心是多余的,第二天一大早,我一出门就见到精神焕发的她和刘导游已经在楼下等了。

15日,我们的行程是去香格里拉,途中要去看虎跳峡。车开出丽江的时候,天气比较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玉龙雪山,当然,山顶仍然是有云雾的,据说只有忽必烈和江泽民到丽江的时候玉龙雪山云开雾散过两回,谁要是想更清楚地看到玉龙雪山,那就得等到胡总来的时候。当然,这都是导游说的,我们没法验证,我们原计划行程是在17日上午去玉龙雪山的,到时有个赛陶红美女去指指点点一下,看看能不能驱散云雾让我们一睹雪山真容。从从丽江去虎跳峡,先翻过一座高山,看起来跟玉龙雪山是同一脉的,不知道叫什么山脉,总之我们所学的地理课本只把那一带统称“横断山脉”,玉龙雪山是其中一小脉的主峰,有5960高的海拔,我想,我们坐车翻过的山梁应该也有3500的海拔吧?导游说,一些人在海拔3000以上就开始出现高原反应了,而如果有高原反应的人恰好睡着,则有可能就此一命呜呼了,因此,她叫大家此次过高山时不要睡觉,为了让大家不至于不小心睡着,刘导游跟大家玩游戏,她叫我们每个人说个连绵词,如绿油油、红彤彤等,但前面的人说过了的,后面的不要再重复。导游从坐在车前面几座的人先问起,到我们的时候,我记得赛陶红好像说“美滋滋”,我则说“幌悠悠”。完了以后,刘导游叫大家分别在自己所说的词前面加上“我的屁股”,组成“我的屁股绿油油”等很可笑的话儿。哈,赛陶红的屁股美滋滋,我则是幌悠悠。大家笑了一阵,转眼已经到3000以上了,没有人出现高原反应,这样导游就不再叫我们玩游戏了。

十点多的时候,我们的车到了虎跳峡,此时却看到这一带下了雨,挺凉的,真是“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和“年无寒暑,一雨成秋”。我们的车还没到停车场,但车太多,人也多,导游叫我们先下车,走到入口处,而车则由师傅自己开到停车场等我们。我们下到虎跳峡的水面附近,真正的惊涛骇浪,说话都听不见了,总之只能看,用相机不断地拍,我本想偷拍赛陶红的,但又想几天时间,应该有更好的机会吧,毕竟虎跳峡这里水汽太浓,远了就不清楚了,而她又撑着一把伞,总也无法让我这样的摄郎拍到最美的她。后来我把那天的相片全看遍了,没找到她的任何影子,可惜了。

我们回到停车场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坐车从虎跳峡出来时,我们是在金沙江的北岸往上游走,因而车的左边与我们隔着金沙江的山正好是玉龙雪山的背面,刘导游说了以后,很多人就凑过我们这边来看玉龙雪山,但山上全是雾,根本就看不到顶,只看到有很多水从山上往下流,很美的景致。有一次我听到赛陶红说“看到山顶的雪了”,其实那并不是雪,而是冰碛岩碎石,在阳光下泛白而已,不过我没有点破她,如果她能够为看到“雪”而欢呼雀跃,那为什么要扫了她的兴呢?

我们从虎跳峡出来后在一个小镇上吃饭,然后汽车就朝着心中的圣地香格里拉进发了。我不知道虎跳峡一带的海拔具体是多少,但既然虎跳峡离三峡也不远了,从三峡库区再抬升上来几百米,估计也不到一千米的海拔,而香格里拉的海拔是3300米,与虎跳峡落差应在两千多米,所以,这段路给人的感觉就是汽车在不断地爬坡。路边都是乱石,而且路是沿河而建的,河里的水非常洁净,真是一路泉水叮咚响啊,车上正好放着韩红的《天路》,我心里感觉我们此行就像行走在天路上,虽然歌里唱的天路是指青藏铁路,但这并不影响我把丽江到香格里拉的公路想象成天路,这一带的空气也很洁净,视距很长,车窗外总是出现高山峡谷和瀑布溪流,感觉我们都要成仙了,而坐在我前一排位置的赛陶红则是最美的一个天使,她旁边的女士老想把窗帘放下,但她总是说:“收起来吧,让大家都看看外边的美景。”多好的天使啊。

我们到香格里拉的时候已是下午三点钟,刘导游安顿好我们后,让我们先自由行动,我们“四人帮”就一起坐公共汽车逛了一圈,还到菜市场去买了些没见过的小吃,回来以后就在入住的宾馆处吃饭。席间听赛陶红她们说没怎么去玩,而是休息了一个下午,跟她同单位的一位大妈有点高原反应,买了个氧气瓶,久不久吸一下,我问她们“等会去藏族家访你们去不去?”美女说不去了,太累,以前也去看过新疆维吾尔族,想来都是看些节目表演吧,不去了,休息要紧。后来我们先回房间看亚洲杯小组赛中国队对伊朗的比赛,看到中国队20领先时我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跟着南宁那一家三口下楼,刘导游已经在下面等我们准备去看藏族风情表演了。在楼梯拐角,我见到那个赛陶红,此时气温已经降到15度左右,她双手交叉拉着一张柔软的披肩裹着上身,正在走上楼,一副人见生怜的样子,楚楚动人,很美很妩媚,我不禁叫了她一声“美女”,并假装问她“你们不去吗?”(其实早就知道她们不去了),她说不了,帅哥你们去吧,跟她一起的那个大妈手里还拿着氧气瓶,我假装却也真心地问了一下赛陶红,没事吧?她说,不碍事,说这话时我已经到一楼,而她已到了二楼。

那天晚上的藏族家访很热闹,别的团到的人挺多的,不过我们团的赛陶红不来,我心中总感觉缺了点什么。回来的时候,气温降至13度左右,我还穿着短袖衬衫,我爱人则穿有两件T恤,为了跑步取暖,大伙儿都快快地小跑回住地了。

16日早上,我们早早起床,然后去逛了香格里拉的什么古城,大约九点的时候,我们离开了香格里拉,开始踏上了回程。早上很凉,我仍然穿一件短袖衬衫,整个车子好像就只有我这混蛋不怕冷。我们的车经过一块草甸时,导游说昨天本想带我们去看草原的,但时间排不上,就在这草甸稍做停留吧。大伙儿下了车,很多人去骑马、拍照,我没有骑马,只顾拍照,这回打算要大着胆子将赛陶红摄入我的相机了,可是当我要拍她的时候,相机没电了,待得我换了电池,却又找不到她了,可能骑马去了吧?真扫兴,***。过了一会,我们上车时,见她已经在车上就坐了,原来如此,我却已经没有胆量直接在车上将她摄下了。回丽江的途中,导游说我们的行程要改,有部分游客的游程安排是明天上午去玉龙雪山,但由于人数不多,正好现在有另外一个团是今天下午去雪山的,因而想去看雪山的游客只能在今天下午跟随另一个团去,其他人则自由活动,晚上就住在丽江。我们“四人帮”的游程安排本来也有去玉龙雪山的,但后来我们同意裁减,不去了,可赛陶红和坐在她旁边的另一女士坚持要去,而且是要求按合同上写明的那样,明天才去。这样一来,导游很为难,她极力劝说她俩今天下午就去看雪山,赛陶红很快就同意了,可她身边的那位女士就不答应了,一定要明天才去,今天下午先休息,她还跟刘导游吵了起来,并扬言要告发她。最后还是赛陶红劝了她,她才气呼呼地同意下午去看雪山。从这事看得出来,赛陶红还是个善解人意的大姐(也许她年纪还比我小,但很有大姐风范),多好的人儿呀,谁娶了她一定很幸福吧。

我们在丽江的那一天,天气挺好的,晴天,玉龙雪山的云雾不多,远远望去还能偶尔看见山顶。那天我们四人小团队中有人认识了一位丽江的网友,我们就叫他过来,他好像是哪个旅游公司的经理,还带了他的一个女秘书来,晚上去喝啤酒时那女秘书的先生也来了,我们有点纳闷,是不是我们不知道这里的待客之道呢?今天所有的支出都是我们的钱,他们却从不主动掏钱付账,奇哉怪也。

17日早上,我们离开丽江赴大理,这回在车上,我终于可以跟赛陶红好好地聊天了。聊天中得知她的一些情况,她已经有小孩,两岁多了,正好跟我的小孩同岁,我问她那你的小孩跟谁呢?他不粘你吗?她说她家公家婆很能干,即便是去年小孩刚一岁多的时候就已经可以出去疯玩了。她真是好命啊,我想。不过,她本人却是经过了“磨难”才到市区“享福”的,原来她刚做老师那时分配(当时还是分配)在一所农村小学,是后来才调入南宁市区的,当然,她没有透露到底在南宁哪所小学,不过她旁边那女士经常提到“天桃”,想必也在东葛路一带吧。车到洱海的时候,导游问我们谁想去洱海坐船,结果好多人报了名,我们“四人帮”也报了,并交了钱,每人40元,但赛陶红并不想去,后来她和她身边的女士在岸边跟南宁来的另一对年轻情侣打扑克,这样我想偷拍她已经不可能了。我越来越有预感,可能我想摄她入画的愿望要落空了。

从洱海出来后,我们就一直坐车直奔楚雄,导游说我们今晚要住在楚雄,途中车里有小朋友喊饿了,正好大家都没有吃的,倒是我们“四人帮”袋里还有个面包,我们就先拿给了小朋友。我们这个团明天就要散伙了,现在大家都想好好珍惜一下能凑到一块的“猿粪”。到楚雄时已经天黑,我们草草吃了饭就分头回去休息了。当时正好临近农历六月二十四,火把节快到了,我想出去看看,就叫了那位同事到街上逛荡了一阵,很奇怪街上基本没什么人,我们买了些速食干粮,几支啤酒,就回宾馆了。然后四个人一起打“怪路”,输的喝酒,十二点以后,就休息了。

18日,我们早早从楚雄出发,向昆明进军,路上终于在导游的说明下,知道了所谓的“碧鸡关”的碧鸡,原来是孔雀,昆明人真够大气的,孔雀也叫“鸡”,而号称“中国第六大淡水湖”的滇池居然只是“池”,比起北京什刹海那点“海”面,真是大得太多了。车到昆明后,我们先去看一个茶市。中午,天下起了小雨。我问了导游,等下去哪,她说下午去花市。我和我爱人便离开大团,去金殿“还愿”。当年,2002年国庆节,我和当时的女朋友(现在的也是永远的爱人)一起到昆明玩,那时我正在调动工作,在金殿一带碰上一位师父,当时他给写了一份什么符,我们也捐了点钱,现在我已经如愿调动了,想趁这个机会到金殿还愿。我们找到那个寺庙的时候,说明了情况,有位小僧带我们去见他们的师父,我一看到他,感觉好像并非是五年前的那位师父,不过这地方算是找对了,因为我记得有只石牛摆在那,现在看到了。我们还了愿后就下山了,出了公园,打的到导游说的那个花市。我找到了我们的车,我爱人要去花市逛,我陪她逛了一会,觉得无聊,就先出来了,回到车上,她则跟我们同事继续逛。我回到车上,看到赛陶红已经在车上坐好了。我跟她们讲起了在金殿时我们是如何“狠”地降低捐款额,她们哈哈大笑,末了,赛陶红说:“你老婆真漂亮。”我知道很多女的说这话时是指我不够帅,配不上我的爱人,我马上问她说:“你该不会在她面前又夸我有才吧?”她没说什么,只是笑笑。过后我想想,其实我应该说“我爱人没有你漂亮”的,虽然像她这么美的一个女子听到的奉承话多如牛毛,但那毕竟是我爱人不在身边时我的真心话,呵呵。

下午五点多,汽车把我们这个“岭南团”送到昆明火车站,我们本来跟赛陶红是一起进站的,但我们的美女同事有个网友正好在昆明,他曾资助过我们的五个学生,每个月给每个学生200元,他说想请我们吃饭,但我们没时间,他就想到火车站送我们,我们也想在昆明“至少见他一面”,所以我们四个就在车站进站大道边等他,这样就不能跟赛陶红一起进站等车了。我想如果真的有缘,我们应该能在火车上再次见到赛陶红。然而,也许是天意,自那以后,我就再没有机会见到那个美女了。

前些天去南宁参加广西陶行知教育思想研究会的年会,见到很多南宁市内的小学校长,其中有些看起来像那几天跟赛陶红一起去云南旅游的那个有高原反应的大妈,我问了她们有没有在2007715日前后去云南的,很失望,她们都说没有。

从南宁回来,赶紧写下这些字字,要不然,以后时间久了会把曾经发现的难得的美女给忘记了。如果她也是红豆豆友,那可要谢天谢地谢红豆了。

本文论坛地址:http://hongdou.gxnews.com.cn/forumview.asp?topic_id=4067311



类别: 情感天地 |  评论(5) |  浏览(435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5 条评论
[游客] 爱江山更爱美人(未登录用户) 2009-03-29 22:32 Says:
【评论未审核】
千叶花开 2009-03-29 18:54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000000000000000(未登录用户) 2009-03-28 19:29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我靠(未登录用户) 2009-03-28 16:57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我靠(未登录用户) 2009-03-28 16:56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