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3-18 17:58

两个磨刀匠

两个磨刀匠

前几天看了野猪写的磨刀工,我想起了另两位磨刀匠。

第一位,是20071月底看到的,那时快要放寒假了,他来到我们学校的教师宿舍区,他高声喊了几声“磨刀——”,有几位家属便拿着刀来给他磨。待我发现他的时候,他旁边摆着几把菜刀,还有几位等着要刀的闲人,他则只顾埋头磨刀,很冷的天,他却挥汗如雨。我那时想想家里几把菜刀都不利了,就回家拿了三把菜刀下来给他磨,告诉他说等会我再来要,他居然头也不抬,只说每磨一把刀是两块钱,我就说那等要刀的时候再给钱吧,就又去上课了。我那三把刀,一把是切生菜用的,另一把是切熟菜用的,还有一把小的是去野餐时用的,07年元旦那天去澄碧湖边做竹筒饭时不小心碰中石头弄崩了刀刃,正好让他一并磨了。中午我回来时,要领回菜刀了,却只磨好了一把,磨刀匠解释说先给每户人家磨一把菜刀吧,这样大家都有刀切菜煮中餐。看来他还真会为人着想,也难怪他生意好。其实很多人都是把家里所有的菜刀全拿来了,好不容易来个磨刀的,算起来真是几年了才碰上一位呢。

我的另两把菜刀,是下午的时候才磨好的,傍晚我清洗菜刀时像往常那样用手抹了一下刀身,谁知手掌边和小姆指竟被划破了,出了不少血,从此小姆指还留下了伤疤,这样的磨刀匠,我想忘也忘不掉了,只是,那天我还真没看过他的脸。

第二位磨刀匠,只是听别人说的。那晚我被刀划破手后,到办公室里备课时人家不免问起了这事,我大概说了情况,同办公室的一位靖西猛男说,以前他在靖西的时候,经常见一个磨刀匠,每年大约有两次在靖西各单位宿舍区或商业小区出现,眼睛还是瞎的,但磨的刀特别锋利。我问他,瞎子怎么还能一个小区一个小区地找活呢?那猛男说:“嘿,说起这个,瞎子磨刀匠还养着一个健康人哩。”原来,瞎子雇了一个开摩的的,每个月给摩的佬八百元,要摩的佬每天负责送他到各个小区,中午还送便当来,傍晚再来接他。至于他的收入,估计每天有两百元左右,否则请摩的佬也不会给到那个钱。

看了野猪写的那个磨刀匠后,我真想去靖西找到那位磨刀瞎子,如果能有某位记者去采访他,兴许他就成为百色最牛的瞎子了。试想,一个瞎子,居然还靠磨刀活儿养了另一个健全人,多么伟大的残疾人啊。不过,也许正因为他是瞎子,野猪说到的人们对磨刀匠没准是小偷的怀疑应该不会落到他头上,至于他怎么记得哪把刀是谁的,可能都靠他那细致过人的听力和记忆力吧。

Tags: 磨刀匠  


类别: 城南旧事 |  评论(0) |  浏览(358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