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1-29 02:28

巴头红叶之二:腊月廿九,提前拜年去

腊月廿九,提前拜年去

2009124,农历廿九日,我们一家去杨姐所在的那个农场玩。

这个春节,杨姐的先生没有回家,在广东过年,她的儿子回来了,女儿这几天在田阳实习,23日才能离开田阳,她叫我们如果去她那的话就在24日跟她女儿一起去。

24日早上,天气比较冷,我六点就起床了,小家伙也很配合,听说去“大大”那里,他一早就起来了,还说,路上乘车时还可以睡。我们在750到车站,原以为8点整有车去阳圩农场的,但后来等到9点才成行。旧阳圩街,我去过两次,一次是1997年元旦那天,我和一个朋友一起去看望当时在劳改场“无期徒刑”的海边山人。山人带我们一起去了一趟阳圩街买菜,这算是第一次到阳圩。第二次是20006月初的一个星期天,我那时跟现在的家里那位刚勾搭上的时候,我带她去看平圩虹桥,后来又“顺便”去了阳圩,但不敢惊动到山人,他太帅,怕他抢我女朋友。这是我去旧阳圩街的两次经历,后来蓄水以后,据说旧街就完全浸入水下了,山人也离开那里去了海边,我们还笑他去钦州“不是男的被淹女的被泡那么简单的”。当然,杨姐说的阳圩茶场跟当年山人所在的那个劳改茶场不同,我原来想象中两个场应该很接近吧,谁知后来才知道离了好远呢。

24日早上我们到车站的时候,杨姐的女儿阿芳已经在那儿等了,她有个堂姐来送她,她堂姐原先也是在茶场的,但她的父亲去世后母亲改嫁到了百色城里,她也跟着出来了,她很漂亮,想不起来像哪个影星,08年大学毕业的,现在在深圳打工,当英语翻译,聊天中她说她去年考英语专业八级仅得57分,但此前已经考得剑桥商务英语证书,现在勉强胜任公司里的翻译工作。当我们上车要走的时候,阿芳叫她堂姐一起去农场,可她姐不愿去,阿芳很失望,她说:“那太寂寞了。”九点整,汽车才开动,后来又到三中旁边的加油站加油,待得离开百色城,已经九点半了。

车过平圩后,路况开始变差,车开得比较慢,还在车站等车时我就看过距离,大约有44公里,到平圩正好是一半的路程,但后22公里的路走起来却比前22公里多花上两倍的时间。我们的车过平圩后不久,到一个坡陡弯急的地方,我坐在车的左侧,看到一辆二轮摩托车撞向我们乘坐的中巴车,还好不是迎面撞上,摩托车手紧急拐了个弯,与中巴车的前侧面撞了一下,嘣地一声“巨响”,摩托车便横摔出去,跟在他们后边的另三辆摩托车又从后边冲上来,第一辆摇摇晃晃避开躺在地上的那两人驶过,另两位车手则紧急刹车,也摔在了地上。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撞中巴车的这俩厮完了,不死也是重伤。”却不料那天阎王大赦生灵,这两个家伙摔跟头后,摩托车看起来已经散架,人却没事,很快就爬起来,过来听中巴司机怎么处置他们,他们也知道他们开车越过中界线到路的左侧了,自知理亏,想私了。“100块”,他们先开了价。后来好像车主(在车上卖票的少妇)叫到了2000元,我们都以为要等交警来处理须得一个钟头以后吧,看来今天去不成农场了。我今早特意看了一下台历,今天忌出行,宜会友,我们这是去会友,也是出行,果然不太顺呢。不过,司机是很有办法的,他让那女的在事故现场与他们交涉,他则继续开车带我们先去农场。途中一位大爷指着自己下巴的伤疤说,去年腊月二十九,我就是在这里出的车祸,下巴缝了几针呢。其他人马上说今天也是腊月二十九哎。于是车上很多人立即劝起司机来,以后逢腊月二十九要开慢些,另有几人还说:“万幸啊,没出人命。”听他们说的,都是用农场的桂柳话,看来都是阳圩农场的人吧,他们真的很纯朴,也很善良。

我们到阳圩农场的总场时,时间已近十一点。阿芳去看了一下有没有柳微车,回来告诉我们说没有。我本想走去他们的分场的,据说相当于东坪到澄碧河水库大坝的距离,但阿芳说不用,打电话叫他们出来接就好。过了一会,她的一个伯父开着摩托车来到总场,后来又有一个叔和一个伯来,这样我们分乘三辆摩托车,在1115分的时候到杨姐所在的那个分场。

我和我家的小家伙先到农场,远远就看到杨姐站在她家门口等了,可能她听到了摩托车的声音吧,她看起来还跟以前在我们家那时一样,不黑也不瘦,可能不用做那么多农活吧,去年那场冰冻灾害让农场的芒果都开不了花,想来户外的农活也没那么多了。我们一下车,杨姐立即抱起我家的小帅哥亲个不停,还问“你记不记得大大?”小家伙有些害羞,但后来就恢复常态了,怯怯地说“记得”。杨姐带我们进她家,她家不算大,平房,两房一厅一卫,后边原来是窗的位置开成了门,她说原先自治区农垦局给他们起房子的时候并没有后面的厨房,她昨天刚刚把后窗改成门,门外又起了一间窄小但仍然够用的厨房。我进厨房看了一下,地还有点软,泥还是湿的,显然刚完工。厨房里有另两位大姐在煮饭做菜,杨姐说两位都是她先生的嫂子,她跟孩子称呼她们为“伯娘”。两位伯娘可能一早就来帮她做菜了,客厅那里饭桌已经摆好,菜也基本上齐。杨姐的儿子阿泽正在看电视,他头发很长了,据说前天他刚到的时候跟一个朋友一起走回分场,分场里的人还以为他那朋友带女朋友回来了呢。后来我们吃饭时聊到他的工作,他说他本来在一家制衣厂做工的,后来老板跑了,他没领到多少钱,就回家了,过年后什么时候再去广东也说不准,不过他还很乐观,他说:“做衣服,我技术好,很多老板抢着要呢。”

我看看时间好像还未到吃饭时,所以想爬上山坡看一看分场的全景,但杨姐说马上要吃饭了,吃完饭再上山也不迟。于是,我们在十一点半的时候就开始吃饭了。杨姐叫了两位伯伯和一位叔叔一起来吃饭,我想她可能是怕我一个人喝酒不爽,想叫人来陪吧。不过,他们可不太喝得,只有一位伯伯(我称呼他为大哥)跟我喝了一支啤酒,后来又忙着去杀猪了,倒是阿泽能喝一些,一直陪我喝,其实我来农场只是想让孩子看看他的大妈,并不是要来胡吃海喝的,但人家执意要陪我喝酒,我也不好拒绝他们的好意。席间阿芳叫我们明天再回百色,就在农场里住一晚吧,但我估计我家小朋友可能住不惯,没答应,说下午还是要回去。于是,吃完饭后,杨姐和另一位“伯娘”带我们去看她在路边开的菜园,顺便给我们摘些“无公害”青菜,阿芳则带着小家伙去篮球场玩,我爱人跟杨姐一起摘菜,我一个人爬上了山,杨姐家的果场在山的另一边,我本想翻过山看看的,但刚爬到山顶,我爱人就打电话叫我下来,说是准备回总场乘车了,否则错过这最后一班车就只能等明天早上才回百色,我只好下来了。山顶上还有未开垦的树林,06年暑假杨姐曾被王蜂蜇过一回,这回虽是冬天,我还是有点怕,也没敢在林子里乱窜,循原路下来了。

我们要走的时候,给阿芳一个红包,但没想到阿芳和阿泽居然分别给了小朋友各一个红包,而阿芳却再三推却我们给她的红包,最后倒是我家小朋友的一句话起了作用,他说:“老师说,别人给红包,你不要是不对的。”这样,阿芳才愿意收下红包。

还在分场的时候,我感觉场里好热闹,杨姐逢人便把我们介绍给他们那的人:“喏,这就是小帅哥他爸爸妈妈了。”从这话看得出来,她到我们家做保姆的事可能农场里很多人是知道的。以前,杨姐说的农场,在我的想象中是一片开阔地,旁边有一脉连绵起伏的丘陵,而他们的农场就在丘陵的山坡上了,人也很多。这回真正看到她所在的农场,才发现我的想象与现实差了十万八千里,农场附近根本就没有任何开阔地,四周都是土山,就连他们住的这个台地,也是在2005年那场山洪暴发后区农垦局把一座土丘推平给他们建房的,而且人很少。我们离开分场时,我感觉这个小分场又恢复了平静,我想,在这样的地方一定很寂寞,也难怪阿芳和阿泽很希望我们住一晚,他们的理由也很简单:有你们在,热闹。在那样的地方,有时人们的追求也仅仅是“热闹”而已。回来的时候我就想,如果我有机会,一定叫上很多很多朋友去他们那里热闹一下,闹他个“鸡犬不宁”!呵呵。不过那天杨姐家真的“鸡犬不宁”了,她送给我们两只公鸡,另外还叫我们帮拿一只鸡带到百色城给阿芳的那个漂亮堂姐。

 

到阳圩农场杨姐所在的那个分场了:







杨姐在路边开的小菜地,蹲在地上摘菜的那位就是她:

去年刚嫁接新品种的芒果:

种满了茶和果的群山:

山头未开垦的处地:

这是蕨菜吗?

果场和守场简易房,据说有狗的,我不敢靠近:





俯瞰小分场宿舍区:

这便是茶吗?铁观音?



通往杨姐家果场的小路:

芒果快开花了,今年最冷的时间已过,再躲过暴雨和冰苞,今年芒果就丰收了:



远看阳圩农场总场:

地里种甘蔗的是当地的农民,农场的职工只能把庄稼种在丘陵上:

别看这小溪很柔和,05年6月发大水时能把农场的房子给冲走了:

百色水利枢纽库区的一部分水面:













 

 

本文论坛地址:http://hongdou.gxnews.com.cn/forumview.asp?topic_id=3943479



类别: 心情日记 |  评论(1) |  浏览(75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游客] 千叶花开(未登录用户) 2009-02-08 00:34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