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1-20 10:09

"气排"蚕食下的排球往事

排球往事


我是从高二那时开始爱上排球运动的,当时有位不算漂亮但很有魅力的女生入选了女排校队,当时“向来惜香怜玉”的我每天下午都到排球场边帮她捡球。其实她们没有人会扣球,但基本都能发上手球,如果没有人在对面接球,排球会滚得很远,所以我总是在她们练发球的时候远远地在球场“对岸”等她们发来的球,然后将球滚回给她们,慢慢地我也学着把球发回给她们,这样,我渐渐地爱上排球运动,并且水平也不断地提高。


上高三的时候,年级的排球联赛里,我也可以加入班队并得以上场比赛了,但是,我只出场了不到十分钟,就被一个“资深”球星换下场了。不过,我没有气馁,而是利用一切课余时间不断地练球技,到高考完后,学校里有几位老师的在外地上大学的混混孩子们回来了,有一天他们跟我们打排球,居然有一个主攻手指定要我给他传球,这样,我开始对自己有了信心。上大学后,班里头搞了一个以宿舍为单位的比赛,我居然成了本宿舍的第一球星,可惜的是,我那个队没有人会扣球,而如果我当主攻又没有人会二传,结果我们只得了个第三名(八个队参赛),那时是每球得分制,我只能靠发狠一点的球得分,其他的,想配合进攻得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后来我入选系队,当替补二传手,但当时师大排球水平很高,1995年的暑假,师大校队曾获得全国高校排球锦标赛的亚军,因此我这样的三脚猫在学校的排球联赛中从未出场,仅能如球童般陪练而已,呵呵。不过,每一年系里的比赛,我都可以在班队出场,自我感觉良好,还能假装当女队的教练,哈哈,爽呆了。


感觉球还未打够,一眨眼就大学毕业了,那些爱打排球但没分配到学校的同学就基本上不再有机会打排球了,毕竟很多地方只有学校才有排球场。我还算走运,到田东县高中工作,学校里还有三个排球场,正好我刚到校报到时学校的教工排球比赛刚刚开始,我们教研组刚好有六个人,勉强组成一个队,我曾自诩为球星,但排球是一种讲究配合的运动,我们组里没有谁能扣球,而我当年在大学时是专攻二传的,扣球勉强可以打一些,这样我的水平没能发挥出来,那次,我那队仅在九个队中得了第五名。比赛打完后其他老师又不怎么打排球了,所以我度过了一段寂寞的“球荒”时期,幸好右江民族医学院的排球场里有很多排球爱好者,每周星期五和星期六的下午都有很多人在打排球,外单位的已经工作的爱好者也来,这样我还能在每个周末时到百色“爽”一下。


由于排球,右医成了我的乐园。刚毕业那年还在等分配的时候,我每天下午都去右医打球,一般都先踢一会足球,然后估计排球场人够了,就来到排球场打排球。从那时到现在,快满13年了,期间认识的排球青年男女有不少,还建立起了“忘年交”的友谊。记得刚开始到右医打球的时候,有一位挺有气质的女孩,95级的,专科,宁明人,她打排球挺好的,她也认为我打得好,所以在场上比赛时她主动跟我配合的比较多,后来有一次在城乡路百高门口碰上她,她居然问我“你不上课吗?”原来她以为我是百高学生了,呵呵,我告诉她其实我比你们还大三届。我在别的帖子里说过的想带个右医女生去澄碧湖边吟诗作画,说的就是她。刚毕业那时我一般只打二传,但后来在所在单位里比赛时同队的没有人会扣球,我就慢慢地改打主攻了,2000年时还自封为田东县第一主攻手,但到了2003年以后身体开始发福,跳得没以前那么高,就只能在女子网标准的球场里扣球了。这期间,我认识了一位除了专业队之外我见过的最会打排球的女孩子,当时她在右医成教院读书,听别人叫她作“植海燕”(大概是这个音,不知道对不对,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在红豆上发现有人还记得她),她是酷爱排球的那种奇女子,自己有一个排球,她的目测身高有一米六五左右,但居然能扣男子网的球,很厉害的一个美女,很可惜,自1999年暑假以后没有再见过她。我调到百色工作后,20038月起,几乎天天去右医打排球,这以后认识的排球青年比此前任何时候都多,而且交情也很深,可能也是因为我有了点经济基础,经常请他们吃饭的缘故吧。我发现海南来的学生会打排球的比较多,广西各地市中,以北海市的学生最会打排球,特别是合浦县的。阿慧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生,很开朗也很幽默,她就来自合浦,我是那种什么球都能扣的主攻手(限女子网),阿慧最喜欢给我传球,她说看到自己传出的球被狠狠地扣下去最有成就感,所以比较喜欢给我传球,也比较喜欢跟我同一个队,每次扣得一个好球,她还会伸出双手等着跟我击掌。也许有人看到这里就说“马特首又有桃花运了,”其实那没什么,因为我那时是带着女朋友去打排球的,呵呵。阿慧2005年毕业,据说去了南宁一所**工作,不知道她在南宁有没有经常打排球,她毕业后来过百色一次,我没来得及问她。我在右医打球多了,他们根据我的表现送了我一个绰号,叫“垃圾王”,是一个平果妹先这么叫的,她在右医教工女队里是第一球星,平时爱打羽毛球,“路透社”盛传她在广西只输给周蜜,她为什么这么叫我呢?因为我这些年练扣球的时候没有好的二传手,所以习惯扣那些传得不好、很垃圾的球,当别人都以为这个球没戏了的时候我就扣得爽爽的,而当他们以为谁都能扣的时候,往往我就扣不下。


有时候我也去百色学院打排球,但那地方网太高,我发福后就少去了,有时右医学生排球队缺人,叫我去凑数,我仍然会去,偶尔还能后排扣球,不过,那些跟我玩得好的学生现在都毕业了,新招上来的学生目前还打得不咋的,所以近来我少去右医或百色学院打球了。


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为了打排球,我花了不少钱,拉同事们参加两次市里的比赛,参赛费都是自己掏的。有次单位不愿组队,我只好拉了个右医二队去跟他们玩玩,那时纯粹就是玩,只赢过两局,场场皆负。比赛的时候又是晚上,我近视,戴眼镜又不方便,不戴又看不清,后来再有晚上的比赛,我就少打了。


百色城爱打排球的人我基本都认得,我们打球的地方也换了好几回,有时在右医,有时在百色学院,有时又在农校,晚上的话一般都在二建公司球场,有一届比赛也安排在百中,记得2003年那时我们还去航运站宿舍区那里打排球,但是,现在,二建、航运站的球场都挂上了气排球网,我们打排球的地方越来越少了。我所在的学校,以前有四个标准的排球场,我来的那一年正好全部改建成篮球场,只在一个旧篮球场那里设了一个排球场,但两头常有学生玩投篮,所以在学校里已经基本上不打排球了,跟领导反映,他们都说现在的学生,打气排就行了。看百色城的排球形势,感觉真悲哀。20051月的市运动会,居然不设排球比赛。而别的所谓的“排球赛”,全是本该让老年人玩的气排。


我玩气排比多数百色市民都早,1999年到南宁评高考卷的时候,我就在广西民院开始玩气排了,但当时规则还不像现在,当时网比较高,可在任何位置扣球。在没有硬排球可打的时候,我在民院也玩了一阵气排。2001年那时还在民院玩气排球时认识了一位普通话国测员,正好那年我参加省级普通话测试员资格考试时她就是主考官,可惜她没给我高抬贵手。


我看到很多原来玩排球出身的人打起气排也有滋有味,但我对气排却永远喜欢不起来,那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太令我郁闷了,虽然我的排球基础基本上可以让我“胜任”气排的比赛,他们组队时也像“买球星”般比较爱叫我加入,我也陪他们玩一玩,但冬天的时候打了三局还没出汗的感觉真没劲。不过,这还不是最郁闷的,最郁闷的是气排球正在蚕食我们的排球“市场”,我不知道全国各地管体育的那些官员们有没有想过,气排球能不能让中国排球在世界赛场上再现辉煌?


每次走过百林桥头看到下边的沙场,我就想着如果我有钱,就在这里建几个排球场或沙排球场,那一定爽歪歪吧?自己没有钱,但知道有市场,叫别的大老板建也行吧?可我去跟桂淞的业务员说过(因为没能见到他们老板,只能跟员工说),他们居然说排球场不如气排和足球赚钱,呵呵,其实,真要建个排球场的话,每天赚我们几个郁闷的排球爱好者的钱都够了。


本文论坛地址:http://hongdou.gxnews.com.cn/forumview.asp?topic_id=3931569




类别: 城南旧事 |  评论(3) |  浏览(384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3 条评论
[游客] 千叶花开(未登录用户) 2009-02-08 00:20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