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1-17 23:29

中学记事之“此女只应天上有”

“此女只应天上有”

在我的读书生涯中,曾有这么一位惊为天人的女孩,尽管我这样的“饲料狼”未曾与她有过任何可资曝晒的故事,但她美若天仙的清雅样子,已永远在我的心中定格,这位凡间仙女在我青葱岁月的记忆中已经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今后在我的脑硬盘中,预设存储与她有关的信息的仓位仍将继续运作而永不止息。

这个女孩,如果将她称为靖西县花也不为过,在此,我暂且以“清”称呼她。

清有着赵雅芝一般的美貌,又如林黛玉般人见犹怜。是男人,看到她都会陡生怜意,除了同志和BT男。

清跟我同一个年级,念初一那时我并未知道有这么一个美人儿,可能因为那时我们班的教室与她那班的教室离得太远吧,直到上了初二,我们班和她那班的教室成“对门”的时候,我才开始发现这位美女,当时刚刚学会一个成语“惊为天人”,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着:“‘惊为天人’应该就像她这样子吧?”接下来我就想打听她的姓名,本想先认识她那班的某个男生,然后再迂回问个明白的,谁知我首次在班里跟几个先成熟起来的男生说起“对面那个班的漂亮女生”时,他们即告诉了我她叫“清”(当然他们说的是真姓名,我在此暂且将之隐去)。

上高中前我从未跟清说过话,主要是不同班,很少有机会找到借口跟她搭讪。但是,东方不亮西方亮,我居然走了狗屎运先跟她姐搭上腔了。起初我并未知道她有个姐,只觉得清可能跟我很有缘分吧,要不怎么看到她的频率特别高呢?在放学或上学的路上,几乎每天都与她“碰巧遇上”。直到有一天,我刚刚在二楼我们班教室边的楼梯拐角看到“清”,却在走到一楼后又见清向另一边楼梯口走去,她那班的同学一般都走那个楼梯的,我想,不可能吧?难道她还有分身?但转而又一想,莫非是两姐妹?我赶紧假装忘了东西跑回二楼,真的还看到第一个“清”刚刚走过走廊拐角,我再跟过去看,见到她走进了初三某个班的教室,呵呵,果然有两个几乎一样的美女耶!我马上又来到班里问了那几个先成熟起来的同学,我们班有三个是从初三那个班留级下来的,其中一个还跟我同桌呢,我一问,他说没错,果然是清的姐姐。后来,经过观察,我发现清清雅文静,她姐则刚烈野蛮,感觉她姐很江湖。也许正因为她姐比较江湖,所以我有机会先跟她姐说上话了。事情是这样的:1988年春天,电视里黄翁版的《射雕英雄传》正在热播的时候,有一天,我在走廊里比划着郭靖的“华山论剑”招式,清的姐姐追着她那班的一个男生跑过来,她随手一扬,一把碎粉笔头天女散花般洒将过来,我“有幸”中了几颗,简直爽呆了!我正想看她怎么道歉呢,偏偏她那班的那个男生还说道:“哦,打中人家学弟了,我看你怎么道歉先。”他边说边跑下楼,清的姐姐没有跟他下楼,而是径直朝我走来,很郑重其事地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想说“没什么”,但那时色胆太小,居然脸红了,什么都没说就跑进教室,也不知她怎么看我了,她心里一定说我变态吧?过后也没有问过她,而且现在回忆起来,好像过后我还真没有机会跟她说过话。后来她考上了某金融类的中专学校,她画画很好,多年后我去平果找同学时知道她在平果某银行工作。

初中时虽然未曾跟清说上话,但我的心里却是装有她的,只要一下课,我就会跑出教室,向着对面大声说话,故意引起她的注意。清那班有好几个美女,比我们班的漂亮多了,用当时我们的评分来说,她那个班起码有一个十分三个九分,其中有个九分的是我的小学同学,我们班女生最多只能评上八分。我还从别的途径打听到清的成绩很好,初二那时她应该成绩比我好,这对我是个动力,当时我就想,只有把学习搞好,才能在学校里“扬名立万”,才能引起清这样的美女注意。后来当了老师,我反对早恋,但不反对暗恋,正常的暗恋其实用好了是一种动力,可以说,要不是在生命航程中遇上清,我还不知道努力学习呢,哈哈。当时我所在的班是一个被遗弃的班,没有谁能够在年级排名中进入前20(当时全年级才四个班,200多人),在那样的班里学习,需要一种另类的动力,于我而言,扬名立万就是我的动力,而最终目的是要让清知道有我这么一个混蛋。但是,在整个初二阶段,我们班几乎没有谁能够扬名,初一那时曾获年级三等奖学金的同学又因家庭困难休学了,我们班再也没有人能够在年级里露脸。说到这,不得不说另一位很江湖的女孩,我们都叫她阿英,她那班跟清那个班是隔壁,也在我们的对面,小学那时我就认得阿英了,初一那年阿英得了二等奖学金,初二那年好像也是二等。阿英很野蛮,还留个短发,活脱脱一个假小子样,还经常跟我们年级的男生打架,我们都怕她。不过,有阿英这样一个人,却让我知道即便是烂人一个,也可以取得好成绩,由此我对自己开始有了信心。当时我们班最美的那个8分女孩,在初二下学期时转去其他班了,那时我还在班里任学习委员,这对我是个讽刺,我认识到自己并不适合当这样的班干部,后来上初三我就不再当任何班干了,我们班还有一位8分美女在我们上初三时留级到初二去了。初三那时,清应该还当着她的班干部,但因为不同班,我不知道她具体任什么职,只知道在开年级班干部会议时见过她,那时尚且没跟她说上话,“卸任”后就更没有机会跟她搭讪了。

初三那时,我仍然混混恶恶地过了一个学期,直到最后一个学期了,才开始“真正”努力起来,其实我只是英语差一点而已,初三上学期期考仅得40分(百分制),到了最后一个学期,按一个插班的友仔说的做,每天早上朗读英语单词,一个月后我的英语成绩就上来了,至少每次模拟考试都在75分以上,这样我的总分终于可以进入年级前20名。我从各种途径打听了一下,清的成绩此时已排在我之后。1989年的那个多事之春,我终于有机会跟清做“同班同学”了,因为在那个学期,学校里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弄了个“第二课堂”这样的东东出来,当时所谓的第二课堂是每周单日下午最后一节课合班上课,正好我那个班与清那个班合起来上,成绩好的到她那班教室上课,成绩差的在我们班教室上,每周三节,正好上得数理化各一节课。我心中有说不出的兴奋,每天都在等那样的课,在课上回答问题也特别积极。清那个班美女多,偏偏有几位美女成绩又好,这样我过了几周快乐的日子,理科成绩特别好,可惜好景不长,在我还没有机会跟清说上话的时候,这样的第二课堂就结束了。之后学校组织尖子生参加县里的数理化竞赛,每晚第二节到音乐教室上课,可惜清的成绩又没达到那个高度,她“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课,对我而言,这样的课等于白去了,即便后来得两个一等奖也不如能跟清同班那么爽。

初三最后100天冲刺期间,我还听到一则与清有关的趣闻,说是她那班有个活宝很喜欢她,而且敢于表露了,有次那活宝骑着自行车一路死皮赖脸地跟着清到她家门口,结果被清的父亲拿着扫把追到靖西人民会堂那里,这事引起不小轰动,后来我们还知道那活宝有露阴癖,他经常在自习课时跑到走廊脱下裤子大喊大叫引班里的同学看他的光屁股,据说自从他被清的父亲追打以后就觉得做人很失败,于是叫唆另一个班的一男生卖了那男生的自行车,得了130元,然后哥俩跑到柳州打工去了,当然最后花光钱后,他们打电话给家长去柳州把他们接了回来。这两厮真牛A,那时我们特佩服他们。

转眼就到中考了,成绩公布之后,我这人渣得全县第八名,那年百高在靖西招36人,这样,我自然考上百高了。至于清,好像分数也挺高的,跟她那班的另一个美女,还有上面说到的阿英一起,都考上了百高。到百高后,因为我跟清是老乡,所以此后可以有正当的理由在见面的时候打招呼了,不过也仅限于见面时打招呼而已,而且清基本上都跟阿英一起行动,所以每次打招呼好像都是那个比较江湖的阿英说话了,清基本上只是行注目礼,不过她的注目礼很撩人,让我看着比听她说话还受用。现在想起来,在百高三年里,我也只是跟清“正式”地说过一次话,那时应该是在高一下学期即将分文理的时候,有次我碰上阿英和她在一块,就问她们读文科还是理科,她们都说读理科,而我选了文科,我们那时听从校医的建议,色盲色弱的读文科比较好,将来考大学专业限制不多,所以后来我发现我们班集中了百高所有色盲色弱的男生,否则我的人生轨迹可能跟现在会有很大的不同。记得那时清是这么跟我说的:“你理科不是很好吗?怎么读文科?”我反问她怎么知道我理科好,她说:“初中那时我都知道了呀,”停了一下又说:“那时我们数学老师和物理老师总夸你。”我这才想起当时我们班和她那班的科任老师是同一套班子的,呵呵,真有点相识恨晚的感觉。现在已经记不得我说了什么了,如果是现在,我会说:“因为我现在跟你不同班,读文科就是重新洗牌,也就有可能跟你同班,尽管机会不高,但我自己要先创造力所能及的机会,其余的就听天由命了。”不过,当时我没有胆量说这样的话。有次准备开学时,在靖西汽车总站,我见到清的父母亲来车站送她上车,她的姐姐也来,我倒是跟她姐打了招呼,却没跟清说话。她还有个妹,那天也来到车站送她,看起来她妹长得比她粗糙多了,年纪看起来也比她小了好多,我想,她家三姐妹看来还是她最漂亮啊。

高中三年就这样在我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流走了。我读文科的日子真不好过,高考后我被师大录取,清则去了沿海某特区的某高校。到师大后,我发现以前在初中时跟清同班的两个男生居然在大学跟我同班。有一天,忽然看到那个有露阴癖的活宝在我们宿舍楼道里出现,原来他是来找那两个家伙的,我当时没跟他聊,过后从那两个同学口中知道了一些活宝的情况,据说他初中毕业后到体校练摔跤,1991年在广西区内的选拔赛里冒了尖,得以代表广西参加了那年在南宁举办的全国民运会,退役后到桂林某酒店当保安,那天他就是来师大找同学问清的下落的。呵呵,这家伙还真行啊。又过了几天,活宝又来到师大,找那两厮出去喝酒,说他已经辞职,准备要去清所在的那个城市了。我忽然佩服起那家伙来,他真是个敢爱敢为的猛男啊,我们都知道他对清真的很痴情,搞得我都情不自禁地在心底还默默地祝福他了,希望他能在特区找到他的真爱。呵呵。

大三那年放寒假的时候,有一次我在靖西百货大楼(现利客隆)前面的“大街”那里看到了清,她和阿英一起,阿英远远就叫我了,我回头一看,清出落得更加楚楚动人,我不禁在心底惊呼“此女只应天上有”,阿英跟我说了什么也记不得了,只记得我当即大胆地夸了清,说她比以前更漂亮了,她笑笑说“你这家伙几年不见,变油腔滑调了。”呵呵,那时的我确实油嘴滑舌了,我心里也很高兴听她这么说。

这以后没有再见过清。2002年的夏天,有一次我去靖西中学玩,碰上一个曾到田东喝喜酒并在那时与我相识的一位帅哥老师,我跟他聊了起来,聊到了他补习的时候跟他同班的一个很高很帅的男生,说是那帅哥娶了一个比他高一届的同校师姐,也是靖西人,很漂亮的一个,我第一反应便想到他说的那个靖西美女可能就是清!因为1993年夏天我就注意到那帅哥考上了清正在就读的那个学校,我反问他“是清吗?”他说“你怎么知道?以前她也是在百高读的高中,对了,是在百高那时认识的吧?”我点点头说是。呵呵,其实早在上初二的时候就认识清了。不过我没跟他说清楚,说了也没啥用。他说到的帅哥,正好姓名与那个活宝只差一个字,光看名字还以为他们是兄弟呢。那帅哥上初一的时候我上初二,曾在放学的时候一起在龙潭河边用自制的炸弹炸鱼,由于他长得帅,有很多女孩喜欢跟他玩。那帅哥也很不错,有次我们班跟靖西中学校队踢了场足球,我们17输得心服口服,他这家伙一个人就进了5个球,全场女生都在为他加油,搞得我们班那些自诩为帅哥的几个猛男羡慕得要命。那天跟靖西中学那老师说到这些的时候,我心里真的为清能嫁给这么一个帅哥而高兴。记得《孝庄秘史》里的一首歌《你》里有一段是这么唱的:“你在那万人中央,感受那万丈荣光,看不见你的眼里,是否也藏着泪光。我没有那种力量,想忘也总不能忘,只等到漆黑夜晚,梦一回那曾经亲爱的姑娘。”历史上,多尔衮后来真的娶了孝庄皇太后,所以那首歌所描述的那种感情总给我一种很假的感觉,但这歌词用在我对清的暗恋上却很贴切,她是那样的清雅可人,我这样的人渣哪怕是对她动点想追她的念头,感觉都是对她那天仙般美貌的亵渎。呵呵,不好意思了。

2006121的晚上,我和几个同事从贵港回百色时路经南宁,清的一位初中同学,高中和大学都跟我同班的一个家伙请我们吃饭,地点就在南湖边上某海鲜城,席间进来一位款姐,据说是搞文化传媒的,这家海鲜城也有她的股份,我记得她在初中时跟清同班,其实她也挺漂亮的,只是以前我们看她那班的女孩时全都关注清了,看不到比清稍逊的众多美女。在她的面前,我们又聊到了清,那美女叫我用一句话评价清,我脱口而出说:“此女只应天上有!”很多豆友说马特首眼光不咋的,他笔下的美女压根儿就不入流。但是,皇天可鉴,即使是紫霞仙子朱茵,我也未曾用上这一句,清可以说是我看过的美女(包括看相片)中最美的一位了。

2007617的晚上,当时我在南宁评高考卷,那天已基本评完,正好悠悠的表弟从北京某总署来到南宁办事,当年他念初中时曾跟阿英同班,上高中则跟我同班,他好不容易来广西一次,高中初中的老同学就聚会为他洗尘。上边说到的美女也来了,席间总共有一男两女在初中时与清同班,阿英则在高中时与清同班。席间又说到清了,清那班的另两位款姐美女就说到了我对清的评价:此女只应天上有,这真是对一个女孩的最高评价了。我看到阿英忽然拨通了一个长途电话,只见她在电话一接通便说道:“我们这有人说你‘此女只应天上有’。”说着就把她的电话递给我要我说话。

电话的那一头,出现了多年来一直渴盼听到的温柔嗓音:“谁呀?谁把我夸得这么好?”电话那头是清!可是我说什么呢?情急之下我说道:“我说的,我是……”她又追问道:“谁呀?快说吧,你把我急死了。”我想了想道:“我是谁不重要,因为我相信很多人都这么夸你,我只是这千百万正常男人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位。”说完我把这次通话摁断了。

第二天,618日的晚上,阿英又请我们吃饭,我问她昨晚有没有跟清说过我是谁。她说,没有。我想,像清这样的奇女子,夸她美貌的何其多,是谁说她“此女只应天上有”又算什么大事儿呢?我只知道,并非一定要得到你所爱的那个人才是幸福,世间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你不可能全部拥有,但是,人生旅途中能跟这么一位美女相识,从心底里祝福她,爱她,也爱自己,这也是一种福分。

Tags: 中学记事  


类别: 城南旧事 |  评论(11) |  浏览(534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1 条评论
[游客] 千叶花开(未登录用户) 2009-01-18 11:11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