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3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0 - 3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11-25 10:12

纪念改革开放30年之吃篇——缺粮的日子盼吃肉

纪念改革开放30年之吃篇


缺粮的日子盼吃肉


改革开放前,农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缺粮,大伙儿饭都填不饱,更别说吃肉了。那时吃肉也得凭票,我印象中家里养了猪,过年也是不能杀的,得先交到食品公司,当时大人们都称之为“购猪”,现在看来“购猪”就好象是我们到食品公司买猪似的,其实“购猪”是指农民们每年都要把自家养的猪卖给食品公司,这是任务,你得卖了猪才能从食品公司领到肉票,然后才可以凭票去买肉和油。那个年代,就算你有钱也未必买得到肉,有票才是大爷!笔者现在择几个关于“盼吃肉”的往事晒一晒。


(一)盼吃肉盼出的江湖骗子


我的曾祖父早在三年困难时期(19591961)就过世了,据说他走的时候是吃饱了撑死的,不过他并非吃大鱼大肉撑的,而是多吃了几两碎玉米窝窝。所谓碎玉米窝窝,就是将玉米粗略过磨,让每颗玉米粒裂开成三四份的样子,不需磨成粉,直接拿来蒸,蒸出来后再切成小块,这就是碎玉米窝窝了,那时是人们的主食。听我爸说,那三年里最困难的时候每人每天只能分到二两碎玉米窝窝,但他当时正在读初三,学校里的学生可以分得多一点,至少管饱。那次我父亲要放寒假了,已经86岁高龄的曾祖父走了十五公里的路去接我父亲,他看到我父亲和另外几个小叔没吃完的碎玉米窝窝,就拿来吃了个饱,结果回到家就犯病了,并且不治而亡。


我曾祖父虽然已经过世,但关于他的“江湖骗子”故事却传了下来。


“牛吃秧苗了——”这是一个与我曾祖父有关的趣事。话说当年小队里有人办喜酒,没请到他,他就在人家开餐的时候特意跑到酒席边叫道:“你们还在喝酒呐,牛吃秧苗了——”村里人当然知道他的是来混饭吃的,因为办喜酒的没有不吃肉的,他恐怕是盼吃肉盼疯了,所以想出了这么一个法子。我老家的人都是在吃完午饭后才放牛的,我曾祖父说话的当儿,牛就在牛栏里面,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骗吃的。不过其他人还真不好意思不叫他吃饭,人家一叫,他就入座了。


我曾祖父还有个骗吃的典故,至今仍在村民中流传。故事是这样的,老家的人们在夏天最忙的时候,也许是为了犒劳自己,总会在收完春稻后准备再插秧的间隙里做卷筒粉解解馋,而卷筒粉是要放馅的,这馅得有肉才好吃,于是,每次做卷筒粉,就等于有肉吃了。我的曾祖父有一次为了吃卷筒粉,竟然想出了一个用过即废的妙招:他先跑到屯里靠前的巷子去嚷嚷说:“后面几家做卷筒粉呢,你们怎么不做?”待得这几家都开始泡米了,他就走到后面的巷子又嚷嚷道:“好哇,前面几条巷子的人家今天做卷筒粉,米都已经泡了,有些都开始磨米了,咱们后边的巷子怎么不快点泡米呢?”村民们有跟风的习惯,既然已经有几家人做了,那别家再忙也得先放下手中的活儿,这样,家家户户都开始泡米,并设法置办做卷筒粉所用的肉馅,这样,我的这位骗子曾祖父又有肉吃了。不过,后来村里人知道这事的“内幕”后,没有人再相信我曾祖父的话。当然,现在的人们也只是将这事当成茶余饭后的笑料而已了。


(二)“今天每人分得多少块肉?”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我就有个“每五天才能吃一餐荤菜”的印象,后来再长大点了就知道,那是因为镇上每五天才有一个圩日,只有在圩日,大人们才有空到镇上买东西,包括买肉。现在人们爱吃茶油,但那些日子里,每个人的肚里都缺油,所以大人买油的时候总爱买猪油,就是买肥猪肉来炼油,当时肉票少,怕油不够吃,所以我印象中父亲买的基本上都是肥肉。不过,改革开放后,日子逐渐好起来,镇上开始有不用肉票也能买到的猪肉了,于是,这个每五天才有一天的圩日,让我也可以“常常”有瘦肉可以吃了。


我们家兄弟姐妹多,吃肉时“抢吃现象”比较严重,自从我记事以来,我父亲早已要求我们平均分着吃,每次切肉时先数好有多少片,然后还煞有介事地考我:现在有*片肉,要分*人,每人可分几片?当然,自从我上了小学一年级后,每次都是答对的,偶尔还因此而得额外的奖励,多吃一片。我下边还有个小我两岁的妹,她自己不知道怎么算,于是每次吃饭前总是问一句:“今天每人可分到多少片肉?”在得到如我这般的“大人”答复后,她才开始数着肉片一块一块地吃。


有一次,家里来了个远房表哥,据说他喜欢上了我们村的一位大姐,想叫我妈找人帮说媒。偏生那一天不是圩日,不过当时已无需凭票买肉,这样我父亲特意到镇上买了些猪肉。吃饭的时候,我的妹妹很习惯地当着表哥的面问了一句:“今天每人分得多少块肉?”就这么一句,弄得全家人都很尴尬,我妈只得说“小孩子不要乱问”,但仍然无法圆场,表哥也觉得不好意思,不过他还算机灵,立即回了一句:“我那边的村里家家户户都这样,吃肉都平均分着吃呐,这样吃得明白。”最后我妈补了一句说:“还好,表哥也不是什么外人,都是自家人了,说了也不怕惭愧。”还叮嘱我妹说以后有外人来不要这样问。


后来,能吃上肉的天数多了起来,村里有几位小青年还干起了屠夫这一行,每天杀好猪后拿去镇上卖之前都先平价在屯里“开市”求个利好,乡亲们每天都可以买到肉,吃肉也就不用再数着吃了。


可是,就在我前一次回老家,又见到我哥的两个小孩嚷嚷着数肉片吃饭了。原来,我哥让他们到镇上中心小学寄宿读书,怕他们营养跟不上,所以在他们回家时就分了“任务”下去,每人每天必须吃十片肉,结果两个小家伙吃了五六片就想开溜。唉,这年头,不知道是因为圈养的猪不好吃,还是因为吃肉吃腻了,感觉都味同嚼蜡。


(三)想吃肉的法儿五花八门


那时候,正规的吃肉法儿只能是在赶集的日子里用肉票到集镇上买,但那是“正规的”,我们的乡亲们有非正规的法门。


法门一:进山林打鸟。鸟儿是天然的,打鸟不能算是“资本主义尾巴”,而且,伟大领袖说过麻雀是害鸟,该杀,于是打鸟成了解肉馋的第一选择。打鸟时小孩用的是弹弓,大人用砂枪,那时小队里集体种有田七,晚上去田七地守护的都配有砂枪,小队里的两位民兵也有用步枪打鸟的。记得1979年那阵子,我们屯里的民兵拿步枪用自卫还击时“省”下来的子弹,打死了屯子左侧悬崖绝壁上的雌雄两只鹰,然后就有三兄弟从山顶放绳索爬到鹰窝洞里取出了两只鹰,还意外地得到了刚孵出不久的两只小鹰。


法门二:下水抓鱼虾。流经我们小队田野的一条小溪里有很多鱼和虾,我们屯里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个竹做的捕鱼筛筒子,筛筒的一端呈漏斗状,但漏斗底部的竹篾很长很尖,鱼可以进去,却出不来,用杂草或树叶把筛子的另一头堵死,每天傍晚将竹筛筒子绑上石块,沉入水中,第二天大早去把它捞上来,里边就有很多小鱼儿了。有时也可以拿网筛去捞虾,但那是女人干的活儿,我妈就是捞虾的能手,我们小时候补钙全靠吃虾。冬天,小溪断流了,我们就到冬水田(专门用来种春稻和育秧苗的田,冬天也要蓄水)里抓泥鳅,记得刚分田到户的那一年,我们家分得的一块冬水田,每天都有人去抓泥鳅,后来居然都不需要专门犁一遍了。不过,这些捉鱼捕虾的事儿,好像已经不可再现了,我记得最后一次到稻田里还能捉到鱼已经是1985年秋天的事儿了,后来普遍使用农药,田里的鱼虾都绝迹了。


法门三:赶牛上陡坡。这个法儿有点儿血腥,但想来那时负责放牛的老人一定经常这么做,因为我记得小时候经常有生产队的牛从陡坡跌落致死的“美事”,然后放牛的老儿就兴致勃勃地回屯里告诉人们这个“好消息”,于是屯里的男女老少就兴高采烈地去到陡坡下,把牛抬到平地,然后就抽签排定顺序准备剥皮分肉了。这样的“美事”每年有两到三起,我对这事儿印象特深,因为我那时手气特别好,抽签时总能抽到第一,所以我父亲每次赶上分牛肉的“好事”时就叫我去抽签,其实抽到最末的签儿,能分到的肉也不会少,但早分到肉的人家能更早吃到肉,所以当时很多大人羡慕我家出了我这么一个手气好的孩子。1980年分责任田后,生产队的牛也给分到各家各户,从此就再也没有谁家的牛从陡坡跌落了,屯里的人也都重新拜起了佛,都不吃牛肉了。


法门四:盼喝喜酒。喝喜酒自然会有肉吃,不管要结婚的冤家有没有肉票,都得想办法至少杀一头猪,所以那时的人们天天盼着“别人结婚我吃肉”。当时的喜酒有两种,一是结婚酒,结婚“当事人”一般都选在秋天收完稻谷以后,因为那时喝喜酒仍然需要带上自家米,如果请酒日子选在夏天,就会有好多户人家没有大米,办喜宴的家庭就吃亏了。另一种喜酒是第一胎新生儿的满月酒,这种喜酒是不能随便选日子的,只能“听天由命”,如果小孩生于夏初,那就只能硬着头皮办喜事,“当事人”收到玉米也是常事,不过还好,“至少能吃肉!”哈哈。


法门五:盼过节。当时我老家那里一年到头的节日,主要有春节、元宵、清明(不知何故不过三月三)、端午、鬼节、中秋、霜降、冬至、元旦。霜降和冬至本来不算节日,但因为霜降正好在秋收后,大家都想庆祝一下,至于冬至,就不知道为什么了,只记得老家的人到冬至了都要做肉圆和汤圆。后来,因为要拥军,也许也是因为大家都盼吃肉,所以从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那一年起,八一建军节也过,而且很隆重。还有,每年的二月初二、八月初二,屯里的人们会每家每户收点钱一起聚餐,自然也是要大鱼大肉的。现在,可能不那么盼吃肉了,所以八一和农历八月二都不算节日了。


哈哈,看着我说到这里,你们谁还想到别的吃肉法子吗?现在已经是想吃就吃了。

Tags: 改革开放   吃肉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5) |  浏览(361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5 条评论
[游客] 千叶花开(未登录用户) 2008-11-26 12:56 Says:
【评论未审核】
聆听者 2008-11-25 16:18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小小鸟(未登录用户) 2008-11-25 15:18 Says:
【评论未审核】
马特 2008-11-25 13:19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绿豆荚(未登录用户) 2008-11-25 13:11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