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2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 2020 - 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11-08 21:21

三岁小孩爱摄影引发的思考(有PP)

三岁小孩爱摄影引发的思考


今天无事,,一家三口去平圩玩儿,小家伙玩得很尽兴。


从前一周的星期四算起,到现在也该有十天了,都是阴天或下雨,今天终于大晴,很好的天气,昨天傍晚看西边天际泛红,我估计明天定是好天气,便跟小孩说改明儿我们去百色水库玩。今早上,这小家伙早早就叫我们起床了,他还真记得昨晚说过的话,他现在是越来越记得事情了。


我们磨磨蹭蹭了一阵,到平圩时已是十一点半。平圩街上农民正在晒稻谷,想必他们也是对这个大晴天盼了好久了,今天很多“农家乐”的店子都不太理我们,他们都忙着晒稻谷了,当然,我们可以自己玩儿,本来我也没打算在那里吃中午饭。平圩的街道太短,我们一下子就逛完了,只能对着水库的排洪瀑布不断地拍照。


自从我们买数码相机以来,我和爱人一直不想让小孩动相机,他现在才三岁多点,我们怕他弄坏相机,所以尽管他一直想“亲自”给自己照相,但我们从来不给他拿相机,真到了非给不可的时候,就拿我那个有拍照功能的手机给他胡乱拍一通,他也拍得有模有样。今天可玩的地方不多,仅逛了十分钟左右他就嫌腻了,嚷着要回城里,去公园买玩具。我爱人这回就大着胆子给他拿相机拍照了,结果这小家伙还真行,他给我们两个拍照,居然取景还真对了,至少已经做到把我们两人都放入取景框了。我把相机调到最傻瓜的那一档,防抖动的,任他拍,结果我们要他拍的所有目标物都能摄入相片,还不错,他妈一个劲儿地夸他,他还真当自己是个摄影家了,拿着相机一阵狂拍,直到电池用完为止。平圩虹桥上有很多人在钓鱼,但那地方离平圩约有三百米,如果是在平时,这样的距离,这小家伙是不会自己走去的,但他为了拍到大坝上的排洪“瀑布”,居然兴致勃勃地走完了这段路,此前他甚至还想跑到江上小亭去拍照,但水太大,已经漫过通往江心小亭的木桥了,因此未去得成。我问他,将来长大最想当什么,他居然说要当“照相家”(他知道有科学家、画家,但不知道这领域的“砖家”叫“摄影师”)。


我们回来的时候,公共汽车开到总站前面,我们要下车了,这小家伙却不愿自己走了,一定要人背或者抱,还说一定要去肯德基,最后我们骗他说麦肯基就是肯德基的连锁店,他才愿意自己走,还煞有介事地问:“那麦肯基有没有薯条?”在得到确定答复后才乖乖地跟我们去麦肯基。


我们从事教育工作的,平时说得最多的就有这么一句话:“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话当然不假,今天在我的这个混小子身上再次得到验证,想必没有谁会反对这句话。但是,在我们的教育工作中,我们所谓的“兴趣”仅限于学校里开课的那几个科目,特别是那些高考科目,哪个学生如果对高考科目之外的专业产生了兴趣,那是必须先为高考让路的,否则你可能考不上大学,而社会上对学历的苛刻要求最终会削平这些有着浓厚“另类兴趣”的人才,让他们淹没在一片标准化教育下调教出来的庸才大海之中,而仅仅成其为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


我想起去年看到《读者》上的一篇文章,大概是说两份名单引发的思考吧,其中一份名单中有李鸿章、袁世凯、洪秀全等近代史上耳熟能详的人物,另一份名单上的人则鲜有听闻,我只认得其中的“王寿彭”和“张謇”两人,张謇在高中历史课本上也曾提到,他是晚清状元,后来成为著名的实业家,读过高中的人知道有这么一个他并不奇怪。至于王寿彭,我是从一些奇闻轶事的书中了解到的,他是因为名字取得好,又赶上慈嬉六十大寿时的恩科考试,主考官为了让慈嬉看到科榜第一行即为“王寿彭”,好似天意暗示她如彭祖一般长寿,因而最后主考官让他得了状元。既然两人都是状元,我想这一份名单中的人也应该都是状元吧,果然不出所料,再看下去,文中说前一组名单是科场失意者,后一份则是科场得意者。显然,科场失意者的历史知名度要比那些科场得意者要高出很多,你看袁世凯、洪秀全之流,哪一个不是响当当的人物呢?从这我们可得出这样的信息:科场失意者,未必就成不了大器,而科场得意者,也未必就能成就伟业。现在,我们来看看我们的高考,各省历年的高考状元,大学毕业后都成了什么?这可能还没有人作统计,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各行各业中成大器者,没有一名高考状元!我们当然不能就此武断地宣称这是中国高考制度的失败,但可以肯定,中国的受教育者,在其学习成长的各个环节上,肯定都碰上不利于其个人潜能发展的时段。也可以这么说:受教育者的兴趣在其成长的过程中没有被正确引导,甚至被打压,以至他后来不得不放弃他最喜欢的专业领域,在别的领域上穷其一生而碌碌无为。


由此而言,我们的基础教育是不是面太窄,而专业知识又太宽泛?如果一定要读得好书才能成就伟业,那么连小学都不愿读完的成龙又能有怎样的成就呢?


也许,对整个国家的基础教育进行大的伤筋动骨的改革尚不现实,但如果由一些社会精英先按照人成长的规律,创设一种另类的育才机制让兴趣去引导人的成长,最大限度地令受教育者在其最感兴趣的领域里发挥他的潜能,我想,这样总可以实施吧?说实话,我们不得不佩服童话大王郑渊洁,他对郑亚旗的培养,真的是那么的另类。


我家的小朋友很爱摄影,但是这种“奇技淫巧”将来在他就学的成长之路上会不会受到支持和鼓励呢?这确实是教育工作者和为人父母者最应该深思的问题。


 


附:小朋友拍的几张相片:




































本文论坛地址:http://hongdou.gxnews.com.cn/forumview.asp?topic_id=3772921




类别: 心情日记 |  评论(5) |  浏览(46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5 条评论
千叶花开 2008-11-10 00:56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ludoujia(未登录用户) 2008-11-09 09:04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我靠(未登录用户) 2008-11-09 09:01 Says:
【评论未审核】
马特 2008-11-08 23:05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