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19 - 1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9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10-20 12:48

为土地流转担忧无异于为腋窝长毛犯愁

我对土地流转的理解(二)


为土地流转担忧无异于为腋窝长毛犯愁


在我的家乡,杞人忧天有另一种说法,叫“什么不愁愁腋窝长毛”。腋窝长毛,这是每个人长大后必然会出现的生理现象(涂脱毛剂或有先天性疾病的不在此列),就算你为此犯愁,腋窝毛依旧会我行我素地冒尖儿,你可以求上帝,也可以告如来,但都没有用,你要长大成人了腋窝毛就会长出来。因此你不必为此犯愁,每个人都这样,你愁啥呢?


我们再来看看土地流转农民根据自愿原则,实行承包土地使用权的流转,尤其是采取转包、租赁、土地使用权入股等方式,促进规模经营,并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和农业产业化经营。此外,还可以试行‘土地银行’经营方式,即外出务工的农民,或家中缺少劳动力的农户,把所承包的土地存入农村信用社,按年取得利息。


居然有些豆友为此担心,还怕什么“抛弃了土地的农民,土地也会抛弃你”。我想说的是,这农业走向集约经营,是生产力提高后农业发展的必然趋势,西方资本主义各国都这样,这并非某个混蛋经济学家想出来的昏招,而是一种规律,规律是不能改变的,只能认识和利用它。这就像腋窝长毛,人长大了都会有,除非你有病,这时候你要是为腋窝长毛而发愁,那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此,土地流转既是为集约经营铺路,谁再为此而担心,那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有豆友这么说:


进城多年,很多年轻人已经融入了城市的生活,喜欢这热闹非凡,充满了生机活力的城市。有些人有一技之长,已经生根于城市了。大部分人已经不会种田,也不肯回去种地了。


土地不幸地正在被这些年轻人们抛弃!可是,别忘了,打工是不能打一辈子的。抛弃了家乡,抛弃了养育了你们的土地,搞不好,城市也会抛弃你!弄丢了祖辈辛辛苦苦留下来的土地,你又能留给子孙什么呢?


这种话,如果仅仅是表明你关心农民朋友,那还过得去,但如果因“被土地抛弃”而担心,那也无异于为腋窝长毛犯愁了。不是我存心要说刻薄话,这位豆友的思想实在太落后,仍停留在明以前的封建社会“农本思想”时代,可是,早在明末清初,即便是在已经落后的中国,也有人提出“工商皆本”了。农业固然重要,民以食为天嘛,但这并不是说农业是本业,工商业是末业。事实上,在当今社会,最能创造财富的是工业,而不是农业。人有逐利的本性,在同等的劳动时间下,哪种行业(或工种)能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劳动者就会流向这个行业(或工种)。显然,工业革命后,工业更能创造财富,所以劳动者更多地流向工业,也即流向工业集中区——城市,这就是城市化。现在的英美等国,城市人口占总人口90%以上,中国目前“城市人口毛比重”也就40%,城市化的潜力仍很大,今后五十年农村人口仍将大量流入城市。


中国农民如果仅想吃饱穿暖,那就守着那块责任田就够了,但是,前面说过,人有逐利的本性,农民也不例外,当城里的打杂所获得的报酬比他在家务农要高时,他就会主动地流向城里,久而久之,他甚至连地都不种了,丢荒了,这时候就必须有人把他的土地承包下来继续耕耘,否则总的农业产值就会下降。但是,国家为了让别人去耕种已经城市化的人的原承包土地,就必须让那些有承包打算的农民(或想投资农业的城里人)看到继续务农比到城里打工更能创造财富,那么这时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农业生产扩大到一定规模,即必须规模化、集约化。这让我想起当年读小学时语文课本有一篇毛主席小时候放牛的课文,大意是说,毛泽东把小伙伴们分成几组,一组放牛,一组打柴,一组采野果,最后,牛吃饱了,人也有果子吃,还打了柴,大家都很满意。在这个故事里,本来放牛是一个人也可以干的事儿,但如果每个人都只顾自家的牛,那大伙儿就被牛缚住,别的事也干不成了,也就不可能吃到野果和打得柴火了。现在,当生产力大大提高之后,耕种大片的土地已经不需要那么多人了,让一部分人离开土地去打工,正像毛泽东放牛般统筹安排劳力。所以,土地流转就是盘活小块土地让其集约化,也是促进城市化的好办法,这是促进社会进步啊,那位豆友你愁什么呢?


还有,那豆友想得也太简单,“土地也会抛弃你”,这很痛苦吗?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今天,人必须得种地才能活下去吗?“搞不好,城市也会抛弃你!”请问,在远未城市化的中国,除了变态的文革时期,你有见过在城里混不下去了跑到农村去找吃的吗?一个农民工,如果在机会更多、工酬更大的城市里都混不下,你还巴望着他能到农村去谋得一口饭吃?你是怕经济危机吧?但你看看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从1825年英国爆发首次经济危机以来,有过工人返农吗?没有!只有大资本家想玩玩才会到农村去买地,而这等于是工业资本流入农村,是提高了农业投入,有利于农业增长的。如果说经济危机时有人饿死,那就说明农业生产已经大大下降,这一恶果只能是拒绝土地流转、任由土地丢荒造成的!


西方国家在城市化的时候,有些农民是被生生地逼离土地的,如当年沙俄强迫农奴买份地,英国的圈地运动。中国现在的农民在涌向城里的同时还可获得土地补偿,就冲这农民也应该偷笑了,因为至少这个结果比原先他们只想将土地丢荒而没有任何报酬要好得多。


如果你是担心改革的过程可能出现新的特权阶层,那还无可厚非,但是,如果你是为土地流转这种规律性的东西而担忧,那就无异于愁腋窝长毛了。



    以下图片所示的是百色城西郊山里的流转地,城里人以一定的价格承包了农村林地,用来搞养殖(主要是养鱼和鸭),如果土地不流转,农民不会有资金和能力去弄这些东东,土地流转后,城里的闲置资本流入农村,这样一来这地方才有了生气,农民收到流转补偿,投资者获利,是双赢的,比起任其丢荒好多了。






































 

 


Tags: 土地流转   腋窝长毛  


类别: 喜笑怒骂 |  评论(5) |  浏览(564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5 条评论
[游客] 马特(未登录用户) 2008-10-22 13:36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马特(未登录用户) 2008-10-22 13:29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千叶花开(未登录用户) 2008-10-22 13:08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马特(未登录用户) 2008-10-21 10:16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老树那生(未登录用户) 2008-10-21 09:27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