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20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10-17 01:36

土地流转,中共抓住了新一轮改革的牛鼻子

我对土地流转的理解()

土地流转,中共抓住了深化改革的牛鼻子

世界历史将铭记2008年,这一年,中国改革开放满30年,并正在迈向更深层次的新一轮改革;对全球而言,2008年是世界金融危机爆发的一年,也是中国经济转向内需拉动增长的一年。

综观世界历史,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在资产阶级革命时代所实行的土地政策略有不同,但有一点却是值得处于而立之年的改革开放新中国借鉴的,那些能够让土地集中的政策非常有利于本国国内市场的扩大和工业经济的发展,相反,那些将土地分成小块的政策却严重地阻碍国内市场的扩大,也无助于拉动本国工业经济的发展。以英国和法国为例,英国在资产阶级革命时代,革命的资产阶级和新贵族将没收到的天主教会土地大片大片地赠送或廉价卖给本阶级的人,再加上此前“羊吃人”的圈地运动,英国的土地集中在少数新贵族或农业资本家手中,而广大失去土地的农民则涌入城里成为雇佣工人,这一措施非常有利于英国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发展,而农村里那些拥有大量土地的农业资本家和新贵族也可通过经营土地发家致富,使得英国农村的购买力相对比较大。而法国大革命时,先期掌权的吉伦特派改造封建土地制度,宣布在农村中按户分配公有土地,继而上台的雅各宾派又将逃亡贵族的土地分成小块出售,购地款在10年内付清(此项规定有利于贫困农民买地),农村公有土地则按当地人口分配。法国的做法,解决了农民的土地问题,使得雅各宾派获得广大农民的支持,巩固了资产阶级革命成果,但是,法国的这种小土地所有制到了后来主要表现出消极性,农民既不会破产成为无产者并为城市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发展提供劳动力,也不会发家致富提高法国农村的购买力,所以小土地所有制后来严重地阻碍了法国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发展,并最终使得法国经济实力在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被美德等国赶超。

从中共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以来在不同时期施行的土地政策来看,中国在土地政策上很像当年的法国。无论是1927年开始的土地革命还是1947年开始的土地改革,苏区和解放区的农民都分到了小块土地,他们也像当年法国农民支持雅各宾派一样支持中共及其领导下的人民政权。显然,英明的中共也认识到小土地所有制阻碍了中国民族工业(本质上就是资本主义工业)的发展,所以,解放后不久立即开始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并很快又建立起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实现了土地的公有化,建立起了形式上的大土地所有制。但是,这样的公有化与当时生产力发展程度不符,所以20年后又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 “分田到户”和生产“包干到户”,这种方式看起来与私有化无异,但聪明的中国人想到了“经营权”这个词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给解决了,实现了土地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由于新中国脱胎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各地生产力发展水平不一,所以这种经营权分到各家各户之后,大大地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于是农业很快就上来了,人们可以吃饱穿暖了,这也正是我们30年来改革开放在农业方面的最简单化的描述。

分田到户之后,中国的土地名义上是公有,但经营权是私有的,而且各家各户经营的土地仍是小块土地,这就像当年法国的小土地所有制。当然,小土地经营方式在生产力较低的情况下,其积极作用是主要的,改革开放30年所取得的成就便是明证。但是,过了一段增长期后,小块土地经营方式必然成为工商业发展的绊脚石。当生产力提高后,农民却仍处于既饿不死又发不了大财的困境中,如此一来,农民离不开土地,农村购买力低,国内市场很难扩大,改革开放30年后中国就进入了这样一种状况。但是,中国农民是很有创造性的,一些长期在外务工的“新市民”已经走在时代的前面,他们中有一部分人已将自家丢荒的土地转给他人承包,并收取一定的租金,这便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土地流转”。因此,实际上土地流转已经在那些外出务工者较多的农村试行了。中共17届三中全会作出的决定,其实只是适时对这种土地流转予以政策确认和支持并将其规范化,其目的是通过土地流转,让土地经营权通过市场调配,让能人支配更多的土地,实现农村生产资料的最优化配置,使土地发挥最大的“地力”提高农民的人均收入。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今后中国农村将发生的变化:土地经营权将流转到少数经济能人的手中,此前在小块土地经营方式束缚下不敢购置的各类大型农业机械将纷纷出现“在希望的田野上”,这种农业经营的集约化必将大大提高单个农村劳动力的生产效率,也必将解放长期被约束在自家土地上的农村劳动力,促使他们纷纷离开土地走向城市,中国城市化的速度将大大加快(当然可能会采取就地城市化的方式),从事第一产业的劳动力将大大减少,农村将继续为城市工商业发展提供充足的劳动力,近年来沿海各省“劳工紧缺”的现象也将有望暂时得到解决。另外,原计划在2020年让农民人均收入翻番,我想不用那么长时间,因为农业人口在这过程中还将大大减少,这一平均值的分母变小了。

有时候真的不得不佩服中国共产党,她是个伟大的英明的党。改革开放30年以后,中国面临的问题颇多,我所能想到的至少有这些:1、国外市场即将饱和,以扩大内需来拉动经济增长是形势所迫,增加广大农民的购买力是关键;2、中国劳动力优势日渐丧失,即将面临“未富先老”的严重问题,提高农村生产效率,解放农村劳动力是解决未富先老问题的关键;3、涉及到户籍、人均收入等各方面社会问题的城乡差异亟待解决,惠及全民的社会保障制度亟待建立并完善;4、深化改革,路在何方?

我说中共伟大英明,主要是因为她太会抓住问题的关键了。这一次深化改革,可以说一如当年,仍从农村开始着手,但这次“土地流转”真的是深化改革的绝佳突破口,它将推动户籍制度、社会保障等各方面的改革,中国靠出口拉动增长的经济将向内需拉动增长型转变。如果说前30年的改革开放成就还仅停留在量变阶段,那么从今以后的改革将进入到“质变”的层次。可以说,这次全会上,中共抓准了在科学发展观指导下的全局性的深化改革的牛鼻子。

另外,我说中共伟大英明还有个原因,那就是,她所选择的质变层次改革的时机太准了。中共选在中国财政宽裕的时候,也是中国外汇储备达到近半国内生产总值的时候,择取这样的好时机,可以让中国在和谐稳定中继续深化改革,让国民经济继续健康发展。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在发展资本主义之初都经历过近乎血腥的资本原始积累阶段,这一阶段造就了利于发展资本主义的两类人,一是有钱资本家,二是破产的自由劳动者(即无产者)。历史上,这一过程的确很血腥,比如英国的圈地运动和殖民掠夺,而且,有时候这一血腥过程是由政府主导的,即政府制定政策让大部分人破产以变其为自由劳动者,这就会造成社会矛盾激化,甚至引发社会动荡,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1861年俄国的亚历山大二世改革。俄国1861年的改革主要目的是废除农奴制,发展资本主义并巩固统治。从本质上说,这场废除农奴制的改革是由政府主导的资本原始积累的一个血腥过程,当时沙俄规定农奴通过购买一块份地便可获得自由,但这块份地的地价却是当时正常地价的三倍还多,这样一来,农奴为了买份地,有的倾尽所有,有的以份地***,最后他们得到了份地,获得了自由,但是,由于很多人还不起贷,最后抵押的份地也要不回了,于是这些人成了自由的无产者,为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劳动力,而原先的农奴主通过卖份地或提供贷款不仅赚了钱,还把土地要了回来,这就有丰厚的资本扩大生产。虽然这样的确有利于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但也使得俄国社会动荡不安,改革后俄国农民暴动无论在次数或规模上都比改革前要大得多。反观中国的这次土地流转改革,农民可将自己的经营权转让并可获得补偿,这等于农民在获得自由身的同时还可得到丰厚的收入,这与当时的俄国农奴相比简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同样是资本原始积累,可中国是在国家相对富裕的时候正确地选择了时机,使得整个社会不至于像当年的沙皇俄国那样动荡不安,这也是中共的英明所在吧!

本文论坛地址:http://hongdou.gxnews.com.cn/forumview.asp?topic_id=3717186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2) |  浏览(549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游客] 马特(未登录用户) 2008-10-18 01:08 Says:
【评论未审核】
千叶花开 2008-10-18 00:43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