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20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8-01 04:30

再访田东(有PP)

再访田东

2008728日,早上,有位可亲可敬的姐夫从田东来百色,他返回田东时正好时近中午,他见空车回去不爽,便打电话问我们一家要不要一起去田东,于是我一家三口又再次到田东玩儿。原本计划好在27日到田东看芒果节的,这节不办了,我们却仍有机会到田东看看,时间上只晚了一天而已,仍然很爽。

我们到田东时已是下午两点半,我就从两点半开始逛田东县城,手里拿个相机,一到街上即叫了辆三马仔去火车站,然后返回再到金穗商场,那开车师傅对我上下打量了好久,问我是不是去那读,我说非也,拿相机的不一定是记者,还问他到火车站再出来要多少钱,“四块。”他说道,我很满意,也许我的样子像个纨绔子弟,要不就是个十足的傻蛋。他只是笑笑,话并不多,只在火车站广场那里说了一句“我以为你是来采访矿难的记者”。我当然不是记者,不过倒有个新华社的朋友小记正在那读采访,但可能他已经不当我是他老友了,人家现在发达了嘛。现在的田东火车站跟当年我离开田东时(五年前)相比好像没有什么变化,那些当初在火车站进站大道买地起房想等着升值的人可能看走眼了,田东站毕竟只是个小站,停站的客运火车不多,没有人流,火车站一带仍很荒芜,而宽阔的进站大道则成了真正的晒谷场,这也是它的最大贡献。呵呵。回想当年的我,从田东出行坐火车的次数不多,这与公共汽车很少开到火车站有关。

我返回城区后,在金穗商场前下车,然后沿着大榕树西南向的那条小巷走,穿过芒果街到达原庆平市场,现在那地方好像起了一栋楼,是不是改叫商场了?不得而知。转眼走到小学生们称为“公园”的那个水塘前的巷口,当时太阳很大,我看见一位比较丰满的少妇撑着阳伞在前面走,我很想跑到她前面去看看她的庐山真面目,如果美的话就偷拍她,可是她走得太快,我即使是跑步也没能跑到她前面相对较远的距离处(因为偷拍要远一点才不让人发觉),她人还不错,只是我不敢正面拍摄,只拍到她的背面,只能让豆友们说她皮肤比较白而已了。哈哈。从公园看老班那栋楼,感觉田东还比较像点城市,我拍了几张。

后来我走到中山市场斜坡处,发现以前摆地摊的那些补鞋匠都不见了,可能城乡清洁工程那会他们已经“被主动”租门面了,以至于现在不见再有人摆地摊。我正纳闷,忽然听见有个熟悉的声音:“老弟,好几年不见你了。”我循声望去,见到了那位慈眉善目的浙江补鞋大姐,我向来就当她是自己的亲姐,说:“哦,原来您已经租了门面了?”她叫我进去慢慢聊,“外边太阳晒,热着呢,”她说。这位大姐此时头发白了不少,从我刚大学毕业到田东认识她起,现在已经12年了,金庸笔下的英姑一夜发白,何况是12年?她是我在田东的所有非亲非故的人中最亲切的一个。1996年冬天,我第一次去她那补鞋,她就称呼我“老弟”,并叫我称她“大姐”,从此就算认识了。后来有一次我在作登圩日里看到她,当时她摆摊的地点就在作登桥头,那次我挺闲的,和她聊了很久, 知道她从1980年来到田东,至2000年时,光是补鞋擦鞋的收入都上20万了,供小孩读书,还买了房。我那时月工资刚过500,很难想象平均每年收入一万元会是什么样子,眼前这么一位看似卑微的修鞋匠居然就是高收入者!我不由得对她崇敬起来,浙江人真是不简单。由于我还想去二牙码头,所以没跟这位可敬的大姐多说几句,只问她现在还去不去作登赶集,她说已经好几年不去了,还说是现在的年轻人都去打工了,老年人很少来补鞋,所以不去了。我也很简单地告诉她我的近况,然后就打三马仔去二牙码头了。

二牙码头,据说当年邓小平第一次踏上右江土地就在二牙码头,现在为纪念这个第一步,二牙码头已经改称“红军码头”,码头下的江面上还停着一艘仿造的“红军船”,码头上还建有红军亭,我小的时候看到亭子最容易想到里边会不会有尿骚味,还好这个红军亭还打扫得挺干净,此时亭子里的长凳上就坐着一位中年女清洁工,她的双目正盯着亭外打麻将的四位老太,我想她一定是专门负责这个地方的卫生工作的。我走上亭子二楼,朝对岸望去,但下面长上来的树已经档住了视线,没办法,只能看附近的航运站旧楼,印象中2001年的大水是把这楼淹到顶了,我想,应该在红军亭上作一个最高水位线记录,提醒来此参观的人都记得曾有过这么大的洪水,而如此高的水位只有在上游水库决堤时才会出现,可当时并未有任何政府部门向公众讲明真相,更以此凸显2008年五一以后实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重要意义。

从二牙码头红军亭上下来后,我经沿江的那条小巷走到四平渡口,乘渡船到对岸走走甫又返回,共花去两个“五角”。我来到四平渡口主要是寻旧。2000年五一黄金周,我在大学时好上的最漂亮“女哥们”那几天来百色游玩,她是桂林人,说没看过香蕉地,我就是带她到四平渡去看香蕉的。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夕阳西下,跟一个绝色美女在渡口旁的香蕉地里无忧无虑无牵无挂地踏青,这样的情境怎能不让我时时想着旧梦重温呢?当然,2008728日那一天的四平渡口,没有美女,只有烈日。

从四平渡出来,我“长途跋涉”来到百谷村。这里便是田东最有名的红军村了,过了“百谷红军村”的寨门,就是一条长长的巷子,里边晒满了谷子,居然还看到有两小无猜者在打气排球。由于我要赶时间回百色,不敢在百谷村呆太久,只拍了些自认为有意义的相片就往城西果菜批发市场走了。果菜批发市场里车多人多果也多,节不办了,买卖还是做的,看起来仍是一派喜气洋洋,很多为芒果节准备的标语也没拆下,果农们自己仍然在过节。其实有没有节无所谓,丰收就是最喜庆的节日。

后来我到田东高中看了些以前的同事,就留小孩和他妈在他姨妈那里,独自一人乘快巴回百色了,因为我说好了晚上要给学生放电影。到百色时是750,还好赶得及。

本文论坛地址:http://hongdou.gxnews.com.cn/forumview.asp?topic_id=3547255



类别: 游山玩水 |  评论(2) |  浏览(292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游客] 深圳酒店资讯网(未登录用户) 2008-08-04 17:35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