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20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3-08 01:22

爱上一个人所在的城市


爱上一个人所在的城市

三月,桃花盛开的时候,也是爱情流行的季节,多少怀春少女与懵懂小伙在三月相逢相知相约相爱,最终真正走入婚姻殿堂的又有几对?

我所说的女孩生于某一年的三月,用她的话说,她一生下来便注定是个女孩,因为她的生日,正好就是三月八日。

与她认识,却可追溯到我念初一的时候,也许是前世有约,就这么天缘地意地分在了同一个班,并且,我还与她被委以学习委员的职位,那年月男女生间不敢讲话,所以每个班干职位都安排男女各一个同学“分别”担任,她成了我的对头。

我这人单相思的神经元发育较早,从小学开始便有自己暗恋的对象,然而当我上初一的时候,却从未想过我后来会喜欢上她,可以这么说,我就是暗恋一百个女生都不会想到她。

可是,上初二那时的三月,已经开始长个的我,忽然觉得她仰起脸来的样子好美好美,也就是在那时,我不知不觉地对她有了好感。从此,向来惜香怜玉的我,便认定了她是一个值得我关爱的女孩。

后来的日子,我和她开始频繁地说话了,两人成绩都挺好的,一起考上了百高,虽然未曾涉及恋爱领域,两人间却也互相关心。初三时曾有同学说我和她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当时我置若罔闻,上高中后也有同班同学向我打听她的情况,说想追她,我也很热心地将我所知道的倾囊相告,可以说,我虽然喜欢她,却从未想过要把这种喜欢升格为爱恋。

高考完后,那一年的718日,我回到家乡,忽然感觉到眼前总缺了点什么,直到后来在一个小型初中同学聚会上见到她时,那种丢魂的感觉才消失,然而在分开后的日子,那种丢魂感觉又卷土重来,此时我才意识到,原来我是爱上她了,我的日子不能没有她!

然而造化弄人,到手的录取通知书宣告了她将从我的身边离去,她的大学在北京!,而我,仍然留在区内的某高校。也许因了此前六年的同窗缘,往后的日子,我将倍感孤独。在未入学的日子里,我把对她的思念,都写成了信,却没有寄出,因为当时根本就不知道往哪寄。

后来她是怎样到北京的,她的学习、生活又是怎样的光景,这些都只在我的头脑里凭空捏造,有时日记中我会把对她的想象写下来,她今天可能像我这般去打排球,打完球后要洗澡,有人帮她提热水吗?她前些天可能去圆明园,回来后会不会像我这般赶任务地写一篇游记?1992112日,北京下了那一年的第一场雪,她会不会去打雪仗,又会不会想办法让我们南方的同学也感受一下北方有趣的冷天?因为要经常想象着她在那边的生活,所以我从那场雪起就特别关心北京的天气预报和北京的新闻,每天总爱到学校图书馆去看人民日报和中国青年报,目光总不自觉地在搜寻有关华北的一切新知旧闻,再后来甚至唱起了“我爱北京天安门”。啊,我是爱她还是爱北京?

大学毕业的时候,她留在北京,成了我想象中的京妹片子,也许因为她离家乡较远,每次回老家就显得很隆重,总要找同学们聚一聚,这期间我也有几次见到她,男生们仍然爱将我和她说成“老相好”,我心底也喜欢听他们这么说,但现实中,我已经越来越不可能跟她是“相好”了。我自己也开始要尝试着将她想象成仅仅是我的一个普通的同学,但我对北京的喜欢却更深了。

后来在2000年的时候,我有机会跟本单位的同事们去北京旅游了三天,啊!北京,我终于可以摸到你了,我爱你!可是,北京怎么是这个样子呢?游客吃不饱饭,晚上回宾馆迟了没有热水,当地土著对待外地人就像皇帝对臣民,想买点东西得走好远的路,天啊,这就是我无限热爱的北京吗?!其实北京一直都这样,只是我们没钱的南方土佬更不习惯而已,可以前我为什么那么喜欢北京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她就在北京?当我打电话到她原先所在的单位时,接电话的人却说单位里没有这个人。那时听说北京年轻人流行“跳槽”,莫非她早已另谋高就了?也许我先前对北京的热爱是因为她,现在对北京的失望却也是因为找不到她?直到现在,我想应该就是这样了。

后来的日子,虽然心底不喜欢北京了,但我还是不能自己地从各种媒体上搜寻与北京相关的零碎资料。可是,2001713日,那天我在南宁,当北京申奥成功举国欢庆的时候,我却成了唯一无动于衷的冷血动物。原来北京除她之外的一切均与我无关。因为一个女孩,我爱上一座城市,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了。

现在,我与这位女孩都已经分别结婚生子了,可是,我对北京的关注却依然如故。今天就是她的生日了,我的小朋友常说今年要去北京看奥运会,而我的心里却从未将北京的一切与奥运相联,相反,当有人说到“北京”时,我往往先想到的却是她,这位美丽大方的女孩(现在是一位北京小朋友的妈),然后又关心起北京的天气了。如果是冬天,我会想,北京冷吗?她受得了北方的严寒吗?如果是春天,北方的沙尘暴会不会吹痛了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如果我有机会能跟她凑在一块聊天儿,我更乐意听她说到北京的好。

每年到她的生日,正好是北方沙尘暴频发的季节,我总不忘向上苍祷告:就算不是为了奥运,北京的天气,你能为她好起来吗?

今天,以此文再次祷告,北京,你变好吧,行吗?

Tags: 爱上一个人  


类别: 情感天地 |  评论(5) |  浏览(352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5 条评论
[游客] 四十才开始(未登录用户) 2008-03-11 23:13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