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2-08 01:45

一个馒头引发的暗恋

那年,老子刚上大一,军训的时候,发现另外一个""有个美女.

后来打听了一下,他们说是历史系的.老子学的是理论物理,怎么办?先到图书馆借点历史书看看再说......

谁想到后来老子竟然胡思乱想编造了一个中西文化交流的姑且称为观点的东东出来,于是,演出开始了........

第一步,先找机会跟她搭上话......

一个男生要怎么做才能让一个素昧平生的女孩变成“熟识的人”呢?首先,你得变成一只大蜘蛛,编个大网,把她网住,也把自己的生活网住。

网有多大,那得看她周围的人,跟她玩得好的人有多少。

那时我注意观察了好长一段时间,发现有个长得不太对得起观众的女生常常跟她一起玩,好,先从她那里取得突破,我把她称为“线人”。

线人长得不怎样,但嘴巴轻快,这样的女孩子之所以跟个美女凑到一块,并非是美女要她来反衬,而是丑女发现跟美女在一块,很多俊男会有意无意地跟她套近乎,即便大多是打听些美女的琐事,但只要是有男生和她讲话,那也是提高了档次的。

有次我在校门口见到那丑女,看看旁边也没什么人,就上前单刀直入对她说道:“你不是历史系的大一学生吗?”她很惊讶地看着我,但她裂开的嘴角掩饰不了她心底的兴奋,很快说道:“是啊,我跟。。华是最好的朋友啊。”你看,就这么一句,她连美女的姓名也让我这样心怀鬼胎的人弄到了。我故意说道:“哦,你说的是那广西女生吗?”其实我是乱说的,我不知道华是不是广西的,但我希望她跟我是老乡。没想到线人竟确认华偏偏就是广西的:“啊,你这么厉害?你早知她是广西人了?”

我心中暗喜,佯装不知,说道:“我那是瞎说了,你要是考我她是广西哪个市的,那我就没辙了。”线人并没有马上说出华出身何地,反而很卖弄地要让我自己猜。我说:“我也是广西的,但我偏不猜了,也不想知道。”她又上当了,马上抢道:“你不想知道,我偏要告诉你,她是桂林人,她妈妈还是桂剧演员呢。”

哈哈,你看,线人真和贱人差不了多少。

过了几天,再见到那线人时,美女也在,我还没想好说什么,线人先说了:“华,他也是广西人耶。”美女并未表现出老乡见老乡的惊喜,只是淡淡一笑,嘴皮像利智般“哦”了一声。我当然不放过吹捧她的机会:“不像广西人,感觉像是西湖边上的美女。”华还是淡淡一笑道:“哦,又是‘美女’,讽刺我啊。”我没接茬,只跟线人说想找机会去看看秦淮河或中山陵,想找历史系的同学一起去,以后有空再说。

又过了几天,在食堂再见到线人,就她一人,我便装作已经去过中山陵了,对她说道:“我去过中山陵了。”她说:“坏蛋,上次还说叫我一起去,结果是你自己独自去偷欢了。”我赶紧佯装向她赔不是,并借机说道:“这样吧,我上次也只是在林子里转转而已,还没看到那两尊中山石像呢,下次你叫哪个好朋友一起去,我再带你们去。”我说这话自然是暗示她叫上华一起去。

 

后来,我实现了第一个计划:认识华,并和她一起出去玩,当然,还有那线人。下一步,我想着怎么甩开那线人了。

真没想到,线人在我认识华的过程中“居功至伟”,可要甩开她好难。每次有事找华的时候,她总叫上线人一起,好难缠的。在第一次寒假回家时,线人在浏阳河附近的一个站下车,我能跟华“独处”(车上人挤得要命)的时间只有六个钟头,因为是凌晨,华坐在位置上睡着了,我不想让旁边那些想占便宜的粗汉们碰她,所以一直没睡,在一边护着。她的睡态可不太雅,后来我叫她用围巾围住大半个脸,只漏出眼睛,还翻出我的地摊买来的默镜给她戴上,她酷极了,后来1998年克林顿来华时希拉里戴着默镜的样子都不如华有型。快到桂林时,天已大亮,她还没睡醒,我把她叫起来。帮她从行李架上拿行李下来,话还没得说几句就到桂林北站了,她原本打算在南站下车,我起码还有十分钟时间和她说话,可是上车的人多得不得了,又碰上几个在桂林读书的百高校友,我被迫随着人流挪了一下,便离她好远,也不好说话了。再后来就只能眼巴巴地看她下了车。她下车后走到我所在的窗边说了什么,因为隔着玻璃,不知她说啥,但见她用手指了指另一列货车,我看了一下,才发现那列车上已经落满了雪花,堆了厚厚一层,显然是车过湖南时下的雪,原来她是叫我看雪的。我不管那么多,只想反正她听不见我说话,就隔着玻璃正对着她小声但嘴形夸张地说道:“I LOVE YOU”,连说了三遍。我记得同样的话我在高考前曾对一个即将放假离校的女生说过:“告诉XX,我爱她!”。哈哈,每一次心动都是初恋。她当然不知道我说什么,但我终于说出来了,心里特高兴,旁边几个校友还骂道:“妈的你这卵仔,泡了个利智一样的美女。”

开学后,那个线人又整天和她在一块了,这灯泡可是刺眼得紧,我没有机会和华再进一步。不过,至少,别的公子哥想追她那也没机会。还好。

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但我发现喑恋更能塑造人。在等待独处的机会时,我抓紧时间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成功的人士(可能说成功的学生更准确些)。到大二时我在系足球队打上主力前锋,校运会上还得过一枚铜牌,撑竿跳高的,那年头这项目刚开设,比赛那天才练,谁上手快谁就能得好名次,后来我再参加两次都不得了,体育特招生太多。我还在这两年看了很多历史书,特别是中西文化交流和我自己想主攻的“宇宙观演化史”(我自己瞎编的,历史系那帮混蛋想不出这种南北),待得华写毕业论文时,也许我就可以显山露水一下了。我还学会了自己谋生,每个星期天(当时没有双休)就到几个建筑工程队那里帮他们写宣传标语大字,那是在百高打下的底子,我算是靠自己的双手吃饭了,别人都是用油漆写的,成本高,写得慢,我用水和铁红粉兑另一样好东西(机密,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很滑,写得快,他们每个字12元,我只收10元,所以那几个工头就定下来只让我写了,害得老子现在见“百年大计,质量第一”就直想数钱。一个月能有五百元的收入,比我刚大学毕业那几年的工资还高。有钱了,腰杆自然直,经常可以邀请华和那线人去玩,玄武湖畔少不了我们蠢蠢欲动的倩影。

后来,直到大三最后一个学期我才想到出钱让个哥们把线人请走,后来他们反而成了,帅哥配丑女,过得却也幸福,生个女孩长得像老爸,挺漂亮的,现在老想和我做亲家。

 

言归正传,支开线人后,第三学年的暑假就要到了,大家都在联系实习单位。华靠着她老妈的关系,到桂林博物馆实习。

我先在学校呆了一阵,走遍了南京的工地,为了揽活,5块钱一个字我也做了。最后,那年七月底,我拿着一千块钱去桂林了。

到桂林后,先拿着学校的介绍信去激光研究所,因为我认识的校友不在,出国渡假了,单位里没人认识我,他们好像是军工企业,不敢留人,我只好再去找广西师大的百高同学,希望能到物理系实习,但最后有个姓孔的教授说放假了也不好实习,给函授生上课嘛,你又不是师范类的。他推荐我去出版社搞校对,每一万字还得一块钱,到时还可以由出版社帮我写个优秀评语。我很高兴地去了出版社领了一份样稿。后来才知道那不是个好差事,看小说可以一目十行,可校对不行,得一个字一个字看。最后我才得了一百块钱(因为是几个人一起干的,所以得少点)。

那时,白天我是不干活的,桂林天气太热,他们也不愿在白天做,所以我又想着是不是去外边找建筑工地捞点钱。可是,桂林这鸟地方很难打开局面,扔块砖到街上能砸中三个画家,这种写大字的活自然早有人承包了。人在倒霉的时候放屁都能砸伤自己的脚后跟,我还被一些无良职介骗了六百块钱,其实也不是他们存心要骗我,基本上我每到一个单位都确实有要人打杂的,但他们想要长期的,我头几天就连要了十五个信息,每个四十,所以血本无归(现在想想,如果无良职介跟某些单位合伙骗勤工俭学者的钱太容易了)。

这样,我在桂林呆了半个月,就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怎么办?我作出了一个令自己后悔一辈子的决定:

找华借钱!

本来借钱是没什么的,她也知道我在南京还能混到几个钱。但是,就在我向她借钱的时候,我的“邪恶”出现了!

对不起,补充说明一下,我们在百高时把情敌称为“邪恶”。

那天应该是8月15日,日本投降50周年的日子,我第一次到桂林西山公园找华,桂林博物馆便在公园里面,公园里有“桂林熊本友好”石刻,那天来了些日本人,做了些什么仪式,老子也不懂,反正就花了六个大洋进了公园,如果找不到她我就只能走回师大了,仅剩的50元钱说什么也不能再用了。

还好,很快就从看门人那里问到华的情况了,卖票人帮我把华叫了出来。见到我的时候,她很惊喜,大叫“天啊”,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她不是惊喜,而是惊奇,或是惊骇,一则她没料到我会到桂林,二是我当时又黑又瘦,简直不成人样了。我见到白净优雅的她时,来桂林后所有的不快与委屈,全都在顷刻之间化作眼泪,尽管我拼命佯装坚毅,但眼泪还是不听话地掉下了几颗。人在脆弱的时候很容易自我矮化,我只觉得长期以来一直是小鸟依人的她突然变成了大姐大级的人物。我开门见山说道:“我落难了,姐姐帮帮我吧。”此前我从没喊她作姐,尽管她大了我两岁,我一般都是直呼其名,但现在我的舌头和声带已经逃出我大脑的控制。说了什么自己都记不得了。

她向领导请了假,带我上西峰(好像是这么个名)顶上逛了一圈。她给了我五百块钱,并说不用还了:“在南京只有我用你的钱,这钱你就当是做姐的给红包得了。”她还说她现在每天收入不下一百,因为馆里经常叫她带团到公园讲解,而她又长得甜,常有阔佬给小费,那些人出手很阔绰的,最少都有一百,她曾想上缴,但他们说小费是对你的奖励,不用交公,所以就得了不少。当时我想,这算什么呢?我做那么苦才得点钱,她讲几句话就能有个百儿八十的收入?不过,看着她谁都心情舒畅,世界好美,能给世界带来美的人,多得点钱也是应该的。我也想通了。

那天我们只是随便聊聊,连手都没牵过,其实三年来我所谓的初恋也只是处于互相关心的阶段,三毛说是“白骆驼”之恋(伯拉图之恋),现在网上流行叫“意淫”的那种。大学刚毕业时我们几个朋友曾探讨过什么是爱情,得出结论大概是:“爱情应该是能促进人的身心提高和升华的一种愉悦的异性间的交往行为。”原本还想加入“以走向结合为目的的”这么一个定语,但后来发现很多狂恋过的人最终都没走向婚姻殿堂或XX,所以我们取消了这个定语。

那天日薄“西山”时,我们从西峰顶上下来了。华说:“去我家吃饭吧。”我同意了,正巴不得呢。

到公园门口,她打了个电话,过了十分钟,来了一辆轿车,当时也不知是什么型号的,反正是很流线型的那种,很漂亮。她打开车门,叫我一起上车,并指着开车师傅说:“这是我爸,我们家刚买的车。”天啊,我从没想过她家有这么阔,往常在学校,她都是很朴素的,像个农村姑娘,难道越富越视钱财如无物,而像我这样的穷鬼却拼命装大方?

她家在雁山镇,她爸长期做竹艺、凉席生意,早就发了。到她家时,天已黑,但仍能看到她家好大好豪华,一栋五层的小楼。她妈也很漂亮,可能快五十岁了,但风韵犹存,不愧是桂剧演员出身,现在桂剧不吃香了,她闲赋在家。言谈中知道华还有个妹,在北京读书,放假不回家,这个以前她从未跟我说过。我想,将来谁娶华的话,一定很幸福。我忽然意识到此时我已经不敢对她有什么想法了,可能我的所谓的对她的爱就到此止步了,我没有信心把这份可能是我一厢情愿的“爱情”发展下去,而且无意中已经越来越把自己变幻成她的胡斐式的弟弟了。

吃完饭后,我原本以为她爸会开车送我回市区的,没想到他竟说:“今晚就在我们这住吧。”我很想在这住,但要假装很为难的样子,我正愁装不出来呢,还好华先说道:“是啊,我们这房间很多的,你就留在这住吧,顺便帮我写一份策划。”我很爽快答应了。当晚华简单地说了一下她要写的策划,如何开发博物馆前面的大草坪,叫我明天再写,先跟她妈妈对唱卡拉OK,我其实唱得不好,但她爸更不愿唱,所以那晚都是陪她妈妈唱歌了。

一夜无事。(豆友很失望)

第二天,华早上去博物馆上班,她叫我自己到雁山各处走走,我自然很无趣地自己玩了一个上午。看马君武墓,看广西大学旧校址,总之是尽量磨蹭到十二点,估摸着该到吃饭时间了,我才回到她家。很意外,华也已经回来了,她说怕我不自在、不习惯,所以请假回来了。

吃饭前华的妈妈去买木瓜,后来她叫卖木瓜的老农桃木瓜到她家。那老农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我们拿凳子给他,叫他坐,他不愿,很怕事的样子好像谁。

我突然想起了我家中务农的爸爸妈妈,

我的爸爸如果能有机会在华的家里出现的话,

那也只能是因为像这老农一样的理由

——挑东西来卖给她家!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我至今仍无法用语言表达。。。。。。

华的妈妈把箩筐里剩下的木瓜全部搬到二楼小阳台放好,然后下来拿了一张十元面额的钱递给那个老农,老农从裤兜里掏出一张手帕包成的钱包,正要打开,看样子像是要找零,华妈妈说道:“不用了,这十块钱你都拿去吧。”老农还是打开了“钱包”,把十块钱放了进去,重又包好,塞回裤兜。华端来一杯开水,叫他喝了再走,那老农一个劲说“不了不了”,就退出门去了,然后还微微鞠了一躬,转身走了。

我怔怔地看着老农的背影,华说:“发什么呆?吃饭了。”我不知说什么好,即便是最会说话的人,恐怕也不懂怎么把“我觉得他好像我老爸”这话说得端庄些,干脆不说了,吃饭。

吃完饭后,华的爸爸开车送我们回市区,到西山公园后,她爸爸便回去了,华带我去认识了一个桂林某高校的老师。他是个博士生,当时正在博物馆搞企划,他的很多观点比我先前想到的强多了,还好我没有帮华写那个策划,否则跟他的比起来,太丢人了。

后来,华叫那博士帮我弄个差事,他叫我帮他整理电脑上的资料。他很豪爽,还独身,第一天便问我“你是华的男朋友吗?”我怎么说好呢?我有没有信心说是呢?在他一再追问下,我说不是,他击掌欢呼道:“好,我追她。”

啊,我就这样把自己的所爱拱手让人了。博士成了我的邪恶(情敌)。

过了几天,我也不在博士那里干了,等到弄到实习“优秀”证明后,我就离开了桂林。去一趟老家,就回南京了。

到校开学后,我仍然跟华去秦淮人家、南京长江大桥等地方玩,到紫金山密林去散步,线人已经不和我们一起去了,但是,情窦初开的那种感觉已经没有了。博士不断地给她写信、打电话,她也常常把博士的意思拿来让我帮分析,其实我知道博士追她,但还是装作不知道。我心里还是很爱她的,但必须收住,有这样一个美女关心我的饱暧,我还有什么奢求呢?

后来,到写毕业论文的时候,我把我写好的有关中西文化交流的一篇论文给她(所以我先前在有关布洛陀的讨论中提到“这涉及我的初恋”)。博士当然也给她写了一篇,后来她把我那篇还给我,我想博士肯定是写得比我的好了。谁知她却这么对我说:“你这篇太好了,不过涉猎太深太广,我怕答辩时我通不过,所以还是选我所熟悉的有关桂林文化城的那一篇吧。”不管她说的是否真心,反正我觉得博士也不过尔尔。哈哈。

毕业的时候,靠博士的帮助,她分到了桂林某高校。现在博士也已经有车有房了,不过他们的小女孩长得可不怎样,可能帅哥加美女反而生不出漂亮的后代?要不就是。。。。。。。哈哈,机密,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她结婚前一周曾打电话问我:“你这么关心我,是怎样一种爱呢?”我说是胡斐对苗若兰的爱,她反问“是杨过对小龙女的爱吗?我不看飞狐系列的。”我说应该是,她说那你怎么不早点说出来?我该怎么回答?说我自惭形秽吗?说我们家太穷吗?最后,我说:

“1993年1月16日上午十点,在桂林南站,有皑皑白雪作证,我在火车里对车窗外的你说‘I LOVE YOU’,连说了三遍,你没听见?”

她说:“我也一直为此事纳闷儿,看你的口形,我以为你说要我帮买馒头呢?我买到的时候,火车早开了。”

最后,我决定把我的大学初恋定名为:

《一个馒头引发的暗恋》

Tags: 初恋  


类别: 情感天地 |  评论(8) |  浏览(749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8 条评论
尘埃(未登录用户) 2012-03-08 09:42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mai7608(未登录用户) 2008-08-27 12:40 Says:
【评论未审核】
千叶花开 2008-08-22 01:20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村里阿香(未登录用户) 2008-02-11 16:18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村里阿香(未登录用户) 2008-02-11 16:17 Says:
【评论未审核】
你的微笑 2008-02-09 22:39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8届(未登录用户) 2008-02-09 01:13 Says:
【评论未审核】
马特 2008-02-08 01:48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