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2-01 09:11

被雪浇灭的"热"恋

本该风花雪月,却是一声叹息

在桂林混了四年,只在1993115日碰上过一场冻雨,此后便没在桂林见到下雪,19962月据说桂林下雪了,我却在靖西过了一个温暖的大年,还是没有机缘巧合碰上,传说中的雪花便也只能看着电视发挥我的想象力“意淫一下”了。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居然在田东看到了我来到这个世界后亲眼看到的第一场雪,而这场雪,却伴着一个风花雪月的故事,一段令我火热的心如雪般冰凉的凄美爱情(如果那也算爱情的话)。

这段凄美故事的女主人公,本豆在此暂且叫她晴吧,因为她有多张照片酷像许晴。

我从未想过要在田东完成立业前的大事(成家),然而那种“缘分”,却如这场雪般悄然而至了。自从晴来到我的身边,我首次感到了自己也拥有了被人关心被人惦记的幸福。尽管她出现在我眼前时是带着她的“试婚”男友来的。

她曾有着烈女一般的傲气,然而当她看到我的几篇鸟毛文章在右江日报上发表后,更主要是单位里几位热心肠大妈巧舌如簧把我夸赞过后,她突然闯入了我的空间,我原本平静的感情生活开始泛起了一阵涟漪,这些涟漪却在即将消失于岸边沙滩上的绵怀里时却化为海啸般的巨浪。

救命啊——!

我已经无法自拔。

那时我上毕业班的课,特忙也特轻松,2000130日,我们评完试卷后开始放假了。那天,我们同单位的几“对”人马还一起到龙须河边的一个好地方去烧烤,我专门为晴做了一个建起来是为了破坏掉的艺术品——红薯窑。红薯的味道是其次的,建窑的过程才是最美,我小时候在靖西练就的这门手艺关键时刻派上用场了,五分钟内建成一个红薯窑的我成了明星,北风刮起时我舍己为人立于晴的身后为美人挡风的举动让她感动得差点没五体投“床”。吃饱喝足后,晴用她那可爱的鞋尖踢了踢我的脚后跟,我回过身来看她,她的头随着迷人的眼神朝河边那竹丛侧了侧,我很会意地跟她离开了还在狼吞海饮的灯泡们。

哈哈,有戏。

来到竹荫下,估计没有哪个灯泡照到我们了,她终于说话了:“你到外面帮我看着,我要小解一下。”

妈的,失望,原来是这样。

我悻悻地站在外头把风,很想扭头看一看她,但显然是看不到的,这应该是她选中这鸟地方的最基本要求。为了显示我的清白,我还唱起了火风的歌,以我的破锣嗓门宣示我与她保持着“安全距离”。

末了,她出来了,我正想着要不要喊“有鬼”试试看她会不会过来没命地抱住我。谁知她竟然先喊“我害怕”,然后就向我冲来,我张开双臂准备迎接她的拥抱,令我大感意外的是她没有如我所愿抱住我,而是抓住我的手将我往后一拉,然后甩开手,我还未明白咋回事便已落在她身后,她诡异地吃吃笑着走了。

上当了!

虽然未能“得逞”,但是她一个姑娘喊我来把风,那自然是很信得过我了,下来的问题应该是我能不能接受她这样一个已“试婚”的女孩了。

我忽然就陷入了沉思,我做好准备了吗?我打算在田东结束单身了吗?好多的问题,好多不能跟她的理由,统统在我的脑子里过了一遍。那晚在娱乐室打乒乓球的时候,她与我配对打得别的几对毫无还手之力,这对我而言真是超常发挥啊。我曾与几位同一年毕业的师大同学谈论过什么是爱情,得出结论:“爱情应该是能促进人的身心提高和升华的一种愉悦的异性间的以走向结合为目的的交往行为。”我快乐了吗?快乐了,但是,我想过要与她走向结婚殿堂了吗?这似乎从未有过,那我算什么呢?揩油?天啊,我好矛盾啊。

第二天,也就是2000131日,晴的老家那个乡的街天,我早已与她说好要一起去赶集的。但那天上午十点左右突然下起雨来,我们决定照去不误!到车站时,这雨竟然变成了冻雨!天啊,路会不会很滑?管它呢,真要是“完了”那也是跟个美女在一起的,值了!就这样,我们出发了!

我们坐的是中巴车,中途又上来一群人,车厢内一下子就人满为患,经过十多分钟的颠簸后,“人肉”很自然地平铺充塞了整个车厢,我又可以平视前方了。车拐离二级路后开始爬坡,到坡顶时,前面的雨越来越怪,变得轻飘飘的,有个与晴认识的大四女生忽然说了一句:“大家看,前面飘飘的是什么?”众人都惊叫起来,对呀,没见过这种雨,是什么呢?南方人就是很少见雪,还真不知道眼前纷纷扬扬飘落的就是“久仰”的雪花,待得看到两边的山头都白了,才有人意识到这是雪。啊,我终于看到下雪了,可以确信,这不是冻雨,而是真真正正的雪!

坐在我身边的晴忽然用她那可爱的右手挽住我的左手,将脸贴到我的耳边说道:“跟你,没错!”我兴奋起来,大胆地却又小声地说道:“那,你嫁给我吧!”她以为这只是我开玩笑说的,在她看来,哪有谁在毫无准备之下说出这样的求婚话呢?

现在想来,好像当时也是一时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其实我还未认真想过真要跟她确定恋爱关系我还须解决哪些问题,特别是心理上的问题,她是一个“享受结婚待遇”的人,我会否不计前嫌地从一而终地爱她?我又怎么去面对即可预见的长舌妇们的笑话,而我又怎么帮着她去拒绝现在仍与她保持恋爱关系的她的男友?太多的问题我都没想过,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就让我抛开所有的顾虑了,我是不是太过轻浮?这些想法,都是后来痛定思痛时才想到的。当时可没想那么多,只要她甫一答应,我立马就向全世界人民宣布我对她的爱恋!

可是,她说了一句话,马上就把我打入冰窖,她故意拉长了话说道:“不行,我只答应做你的——”我急切地问:“新娘?”谁知她续道:“伴娘!”我晕!

三个月后她跟我说,如果当时你敢再大声点说“嫁给我吧”,让全车的人都听见,我就答应嫁给你了。但这简直就是马后炮,她这么说的时候已经是在她和男友在我眼皮底下同居后,当时我心已死。

其实如果我不跟她结合,那伴娘是谁也说不定的,因为我今后要找的伴侣,自然不会是她的好朋友,而新娘找伴娘一般都从好朋友中选的。

我想起白雪唱的的《久别的人》,觉得与一个知心知意的人相伴,莫过于与之牵手“夏夜听蝉鸣,冬日踏雪行”,而我与眼前的这位晴格格,这全天候的“相伴”不是都履愿了吗?可是,我只“小声”地对她说“嫁给我吧”,说明我当时也没到可以抛开一切世俗偏见义无反顾地爱她的地步,这正是我心虚之所在。

在那个乡下小集镇上,我和她一起堆雪人,抛雪球,玩得不亦乐乎。但是,赏雪已经是次要的,皑皑白雪将我的爱之火浇灭,这才是这场雪给我的最大收获,而在那时,却是一种刻骨铭心的伤痛。只是,一切都过了,现在,再来一场雪又如何?

八年后的今天,晴已经到了她的第一任男友的身边,虽然我离开田东后就没再与她联系,但是,我想,那场雪后的选择是对的,保住了她的名节,也不辱了我的一身“正”气。还是那句话:“若非遇见你,我青春只是空白”。

谢谢晴格格,祝福晴格格。

 

Tags:  


类别: 情感天地 |  评论(1) |  浏览(374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游客] 千叶花开(未登录用户) 2008-08-25 01:35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