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1 - 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 2021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1-12 15:36

我在田东的春夏秋冬

我在田东的春夏秋冬


话说1996年我分配到田东中学以后,我要做的第一件好事,就是在第二天的早上七点钟左右,在很多老师都还没有来办公室之前,把我所在的办公室的地板扫得一尘不染。我这么做并非是我有意做给同事看的,这只是我从上初三那时起就养成的好习惯,当初是为了做给一个同班的女孩看的,结果一不小心就成了习惯,当时的女孩现在已经成了“京妹”,我却保留了这个习惯作为对她的遥想之举。


当时我到田东中学上班的第一天,正好民院的实习生也是在同一天到,我成了他们的指导老师,而我也仅仅在1995年的时候上过三节实习课,刚来的实习生中我发现有上课非常好的,我自己都自渐形秽,我想我唯一能起的“示范”作用恐怕也就是这个扫地的好习惯了,所以我一直有一种动力坚持下去。如果说我希望有个什么人能看见我这么做,那么这个人一定是这帮实习生中的一个,而且如果是那个邕宁女生就更好了。


后来,在我的“暗示”下,那位比较可爱的邕宁女生“果然发现了”我每天都主动地打扫办公室,从此,我自己就不用再扫了,因为她来得比我还早,每当我打开办公室的门的时候她就会“适时”地出现(她没有钥匙,只能等我们的某位老师来了才能进办公室),然后就抢在我前面先抓到了扫把,我也只能让她扫了。


一个月以后,实习生们返校了,我才又开始做那一份令我自己感到愉悦的苦差。


这本来没什么,但是,同办公室的一位很勤快的大妈发现了,这一个多月来她不用再扫地,原来都是因为“新来的那小子”在做着好事啊(我来之前他们轮值的),而且用她的话说是“扫得史无前例的干净”。哈哈,开始有人对我刮目相看了。而与我同一年到校工作的另外几个,却明显是丢三落四的主。


接下来,在学科组开会的时候,开会之前等人的那段时间,那位可敬的大妈问我一个私人问题:“你在大学期间谈了女朋友了吗?”我说我有很多女朋友,但连手都没牵过,也不知道谁会愿意嫁我这样的情种。她说,那算了吧,我看啊,你还是在田东找一个吧。我从未想过我会在田东娶妻生子,所以也不当一回事,然而,就在次日,她便拿她以前的学生的照片给我看,说你觉得谁漂亮就直说,帮你介绍。我本来也不太在意,但看了一下相片,发现一个挺耐看的女孩,我越看越想认识她,便说好啊,就这个。可敬的大妈神秘地笑笑道:“你果然看中她,好说,好说。”这话听起来好像早有预谋,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个女孩,便是"春夏秋冬"的故事里的第一位姓黄的女主角——春。(四个都姓黄,中间那个字分别是“春、夏、秋、冬”)。


 


(一)我与“春”的故事


说起这个春,虽是第一个女主角,但我见到她的时候已经是2001年的时候了,此前我曾有三次认识她的机会,都错过了。这不能不说是上天给我开的一个玩笑。


第一次,19977月,春刚刚大专毕业,有一天可敬大妈专程找到我,叫我马上去本校的一个刚退休的老师家里,说那老师就是春的舅舅,刚才他还跟我说春今天要来看他。我当然很高兴,即便不是为了与她成亲,就当认识个美女,那也不错啊。可是,我以什么理由去他家呢?当时我的脸皮也没厚到像现在这样可以“轻车熟路”地先夸人家长得标志。我不敢冒失地去她舅舅家,就这样,我错过了第一个机会。


第二次,有个与春在高中时同班的女生在19987月成了我的同事,就在那年年底,一个很冷的周六,春来到她那里,可我并不知道,等她走了以后,第二天那女孩才告诉我,我大叹可惜,但也不能怪谁,因为人家新来的并不知道我还有这么一件心事。她说,那以后她再来我就第一个通知你。但是这样的机会没有再出现。


不过,通过这位同事,我知道了春所在的学校了。


1999年的元旦,我邀上本校的两个男文青,去那个春所在的学校。当时心中想的就是要找她,嘴上却说去那个乡玩,正好又是圩日,他们并不知道我的真实目的,只道是带我到田东乡下去玩玩。当时要去那个乡须摆渡,就在渡口等船的时候,我想象着阿春每个周末可能都会到这个渡口如我现在般等船,一片石滩上,一位美女立在江边,夕阳照在她的脸上,给原本就很俊俏的脸庞镀上一层金,那不更美若天仙吗?转而又想,如果下着雨呢?那可苦了这个美人了,还真替她担心,只盼天悯红颜才好。下船后,我们便上了早就在对岸等候的微形车,车很快就开了,跟我同去的其中一个文青叫我看不远处刚开着摩托车来的一对男女,看起来应该是情侣,他说:“哎,你们看,那妞挺漂亮的。”我赶紧用心望过去,车却已开走,已经看不到他们了,也不知男文青说的美女是不是就是阿春。


我们到春所在的学校时,问了一位大妈,她说,你们找她呀?刚跟她男朋友出去了,大概半个钟头前走的。如此说来,刚才那男文青看到的也许就真的是她了。那位大妈说到“她男朋友”时加重了分贝,不知道是不是特意以这种方式让我们识趣点快点滚开。一年后有个认识春的人跟我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还好你没找到她,否则……呵呵。”她说这话时脸上故意露出杀机,我也猜到一些道道了,哈哈,总之“还好没找到她”。


我认识春的时候,已经是20016月的时候了。当时她已经调到县城,在一次全县庆七一的歌咏比赛上,教育系统组了一个队,我“有幸”成了这个合唱队的一员。而她,就跟我是同一个队的。哈哈,有“冒险”的机会了。第一次排练点名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她也来了,中间休息时便过去和她说话。此时的我已经因为跟“秋”有过一段故事,变得“曾经沧海难为水”了,并且已经和“美青姨”基本确定恋爱关系,所以胆子大了,直接就问她:“美女,你结婚了吗?”她转过头来便道:“那我也问你,帅哥,你有女朋友了吗?呵呵。”她既然敢这么白地问,那肯定是知道以前有热心人想搓合我和她的事。我就再问她,我们之间的事,你都知道吗?她说:“知道,都是我那个班主任和我舅舅跟我说的。”


“那你觉得我是怎样一个人呢?”我问。说真的,“不成”的时候才想知道对方如何看自己。


她说:“当时我舅和我表妹就非常欣赏你,现在认识你了,果然是个人物。”


我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客套话,我觉得自己是个十足的混蛋,但不管那么多,她说的让我听着舒服就行。


此后,没再擦出什么火花,只是两人相见的时候,有一种前世相识今生再见的感觉。


20049月,有一次我在百高门口见到她,当时好像是各县的英语老师来市里学什么东东,我叫了她,她很惊讶,“你也教英语?”我说没有,“那你来这干嘛?”我说我已经调到百高了。她更惊讶,说道:“天啊,那谁嫁给你了?岂不是很幸福?”


也许在她心中百高是个可望不可及的地方,又或者,她以为百高是如外边传说的那样“月入万元”,我怎么说呢?想了想道:“哪里,我和她是:‘两颗受伤的心走到了一起’。”


哈哈,我乱说的。


 


(二)我与“夏”的故事


夏与我有近似的学习经历,曾就读于百高,后来考上师大,毕业后直接到田东中学。她是春夏秋冬里跟我最识趣知心的一位。


1998年的618日,上午九点左右,我坐上开往南宁的火车,在南宁又转车上了一列开往南昌的火车,当晚九点钏到了桂林,下车后直奔师大。很多同学见面少不了喝酒,我连续喝了两天酒,第三天,我晕倒了一次,第四天才去桂林医学院附院看病,结果是胃出血了,妈的,差一点就在桂林“永生”了。后来一直住院到79日才回到百色。就在这次住院期间,我的一个当年毕业的师弟跟我说起了夏,她是他高中时的同学,“看起来还不错”这是我听到的第一个对夏的评价的话,而一句“从身材看和你挺般配”的话让我对尚未谋面的夏有点想入非非。


那年,我到7月底才恢复元气,8 月底才重新开始踢球。


8月中旬的某一天上午,我从外边走回田东中学,从车站那边要过马路的时候,因为过路车多,等久了一点,我的贼眼便寻寻觅觅起来,忽然发现我的左边稍后三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位白净的姑娘,像李湘,却又比李湘胖些,我想,也许她就是新来的老师?后来,她和我一样,径直走进了田东中学,果然是个新老师。但是,我当时并没有主动跟她说话,也不敢跟她“正好”一起走进校园,而是有意地落在了后面。


后来我问了学校的中层才知道她就是新来的老师,哈哈,真的是她,一个平果籍的女孩。


后来,学校后勤领导把她安排在和我同一排“贫民窟”住,他们将以前的教室重新粉刷了一下,再建个小厨房,就可以住人了。从此,我开始盼望着这位像李湘的美女搬进来的那一天,我决定,一定要去帮她干活!搬东西、扫地什么的,对我而言,这些伎俩太拿手了。


我所渴望的那一天终于来了。那天早上,我到外面吃早餐,回来时看见原先我预测的属于她的那间贫民窟房子开着门,里边传出挺热闹的各种声响,我便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想帮她搬东西,谁知我冲到她宿舍门口时迎面出来一位比我高大威猛的小伙,一声不吭地就在外墙的电表旁胡弄着什么,我想,这人莫非是她哥?可是,当她出来宣布这个混蛋就是她的男朋友时,我的热情瞬间就熄灭了。


但是,我后来还是帮她搬东西了,并且此后长期帮她做些力所能及的琐事,甚至还帮她先生做过一次版报,而且还高兴着她的高兴,痛苦着她的痛苦。可以说,自那以后,夏成了我的“女哥们”,她跟我一样爱吃面,每次我煮面,她闻到味道后都过来叫我匀一点给她,哈哈,真正的哥们。


现在,夏已经不做教师了,前些日子碰上她那个在百色工作的妹,问了一下夏的情况,她妹说好像现在已经当上某镇的副书记了。


我真心地祝她好运,希望将来其中一位百色副市长就是更发福的她。


()我和秋的故事


(此处略去5687个字)


这就是秋,我与她未曾"负距离接触",这是我在这场"卿我花月"中最大的遗憾.从此,我的心便"曾经沧海难为水".


 


()我与""的故事


        ""是个小美女,认识她时,我已经有"美青"女友了,只是忽然发现在我来田东后有点意思的女孩正好是"""""",心里便想干脆再凑个冬吧.于是,我的故事里便凑了这么一个冬上来.


认识冬,也是在2001年的那次“庆七一”合唱比赛。那时每次开练之前都有人来点名,我每次都注意那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教师,其中自然少不了田东县花阿S。但是,几天后,我就看得腻了,开始转而注意那些比较朴素的女孩儿,其中有一个,我觉得是阿S以外最美的女孩,于是,心中便想,如果她就叫“黄冬什么”,那该多好啊。果然,点名的时候,发现她的名就真的叫“黄冬*”。哈哈,又有故事了。


因为当时“春”也是合唱团里的一员,而我算是和她已经“前世相识”,所以就在休息的时候找她说起了“春夏秋”排排坐的瞎掰艳史,她也觉得有意思,毕竟她是“老大”啊,她甚至还帮我想到了再找一个冬,我说不用找了,就那个。她就叫那小姑娘过来和我们聊天,我当时已经“曾经沧海”,而且有女朋友了,胆特大,就直接跟她说,我想请你和几位大姐吃饭,她说为什么,我更直地说道:“没什么,我就是喜欢你。”她可能觉得我好冒昧,只说“我不信”就不理我了,或者说,正好又要开始排练了,她走到前排去,而我只能按领导安排站在最末的一排。等排练完后,我再找到她说,其实也没什么了,只是你的名字很特殊,你跟我们几个去吃饭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答应了,我很高兴,这次合唱团训练还真没白来呀。


可是,这以后直到七一唱完歌后都没有机会叫齐了春夏秋冬,主要是秋不够哥们。比赛完后就没有机会再见到冬了。


后来那年7月初“榴莲”台风造成右江发大水的时候,我有事去教育局办,见到一位热心的大姐,她“早”就听说我想认识冬了,所以不用我问,在我请她吃田螺的时候,她便很识趣地把冬的家庭情况全告诉了我,还叮嘱我“你想表现出关心她,现在正是时候,她们家被水淹了”。我知道既然被水淹了,那她家的电话恐怕也用不得了,于是假装“试着”打电话给她,真的没人接听,心中忽而产生某种忧虑,她家真正是男的被淹女的被泡了,好严重,但是我算什么人呢?我以什么理由关心她呢?所以一直没能“假装”慰她问一下。


后来,2001919日,我和“美青姨”要去登记结婚的时候,我在体检的地方见到了冬的妈妈,我假装问了她一下,你女儿是我哥们,她现在有男朋友了没有?她说,还没有。当时我心里假装跟自己开个玩笑:那我不登记了。当然这话并未说出来,可是后来却有来自各方的压力,害得我直到20038月才正式和“美青姨”登记结婚。这是后话,以后在别的帖说明,当时这事着实让我在“春夏秋冬”之外的另一个圈子大大地出了名。


2002年冬天,正是我办理调动手续的关键时期,一天晚上忽然有个退休同事的女儿打电话来找我,说:“你要找的那个冬妹妹叫你请她吃‘串串香’。”我马上赶过去,冬和好多个在唱歌时认识的姑娘早就在油城路“串串香”那里等了。冬以前是“砍”男式头的,当时却已经蓄起了我喜欢的马尾辫,有点像黄奕,确实很漂亮。席间,我说起了我瞎掰的我在田东的情史,冬说:“哇,好浪漫哦,可惜我是凑数的。”我心里想,她的确是凑数的,如果先有冬的故事,可能结果就不一样了。


不久以后我就调到了百色。


别了,我热爱的田东,别了,我的春夏秋冬。


 


 


……

Tags: 春夏秋冬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586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