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19 - 1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9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2-09-13 21:06

龙须河,朋怀水库,鉴河源,八百里山水一日游

寻旧探新八百里,鉴源朋怀龙须河


                            ——812日和东路一起靖西朋怀水库行

    811日我爱人带小孩去北海玩,我自己留在家里,当天就决定准备去哪里偷欢,打电话问东路,在不在百色,东路说在德保,我于是决定明天去靖西,经德保时叫上他。

    我最近去哪玩都先上谷歌地图看路线和地点,看准了哪个地方有较大的水面,在哪里可以看得到,有没有路进去,看好后就记在心上,然后就选个有空的某天向该地奔发了。靖西朋怀水库在同德镇,从谷歌上看,水面还算宽,应是靖西的第二大水库,但面积恐怕比第一大的渠洋湖小了不少。

    我选择的路线是从百色西上高速,直达田东县城出口,沿江边上行到田东右江大桥经作登摩天岭往德保,再由德保经兴旺、武平转往朋怀村。经朋怀到同德,再回到靖西县城,然后才沿二级路回到德保,再沿二级路经布兵、祥周上高速回百色。

    那天我8点多钟从百色出发,原以为10点左右就可以到德保,谁知经作登到足荣的路上值得拍的地方太多了,直到12点才到德保县城。

    19927 18日,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因为那一天我在德保隆桑镇龙窜村无聊地玩了半天,整个世界没有人理我。那天我高考填志愿后跟某单位的车回靖西,而他们单位要找个定向委培生,那家伙老家在龙窜,他们必须到龙窜村部那里对该同志进行暗访式的政审,他们忙得很,到一个不通车的小路前停下车,让我留下看车,他们走进山里,我就只好在那自娱自乐了一下午。当地人把玉米种到山上,我那时觉得很新奇,河谷的水田都是种水稻,河里好像没什么鱼,后来我终于还是找到了乐子,通往摩天岭的路当时还是沙石路,路边有不少的愚人金,即铜矿石,可能是从过往的运矿车上颠簸下来的。那天我捡了一大袋“黄金”,后来龙窜村委某干部跟他们出来的时候,我想耍戏一下那村干部,说要送一袋黄金给他,可他笑着拿去抖了下就说这是铜矿,看来德保这盛产铜矿的县份,干部对铜矿都很了解啊。那次的摩天岭之行,我们是从足荣方向进去的,但没有到达田东作登,我印象最深的是路边的铜矿石和那段穿天然山洞而过的公路,我们几个曾在那天然隧道里停车小解,大不敬啊,呵呵。我第二次经摩天岭,是同一年的812日,那次是经摩天岭到作登,后来又去了平果,晚上回百色,我那时是搭某单位的顺风车去百高领师大的录取通知书的。那次到作登时,我看到龙须河边直接就是陡峭的山崖,这是此前我从未见过的,那时就觉得作登这地方的山水很美,好像那天又正好是作登的街天,作登桥上人熙熙攘攘,那情景感觉似曾相识,也许便在梦中。那次第一次到作登,距我这次再闯摩天岭整整20周年了,所以我想到这回要走摩天岭那条路线。其实细想起来,我此前只经过摩天岭三次,2001年的春节初几吧,我从靖西到田东,经摩天岭,曾看到有个村野莽汉在路边大便,中巴客车开过时他还将屁股跟着汽车转向,好像怕人家看到他的正面,不过当时同车的有个机灵鬼说那人未必是汉子,兴许就是个女的,否则不会只躲脸。再一次是2003年,我和在田东时候的同事一起去靖西自助游,回田东时经摩天岭,那次印象最深的是中巴车是开着窗的,到田东时个个灰头土脸。这次再过摩天岭,我主要是想拍一张在高处遥望重峦叠障的相片。

    车刚到作登时,有一家洗车店,女店主看着五官挺周正的,但路太窄了,我不敢停车偷拍她。直到到了作登圩的另一头,回过来拍了几张作登街貌街景。龙须河水电站(是叫“登高”吗?田东网友说一下)那里也停下拍了几张。进入摩天岭后,车少人更少,鸟特别多,而且似乎都不怕人的,建议豆豆表哥到摩天岭去拍鸟。有次我在山顶俯拍,拍摄当时没在意,但后来将相片放大看时居然发现有个女孩在偏避的路边一棵树下玩爱疯。我一路走走停停,到龙窜石场时又走错了路,沿着一条坑坑洼洼的山路开了2公里左右才觉得不对劲,返回,原来那条柏油路在石场前有个折返拐弯兼上坡,所以我刚才没看到路,偏偏正前方就是这条山路,只能说我上了那两条路的恶当。

    到德保县城,按东路的电话遥控,我到山水碧苑找到他,由他带路,朝兴旺方向进发。未到兴旺时那段路确实烂,都是修路惹的祸,那一带好像都是高速路工地。过兴旺后,路好走多了,2002年修靖西至德保二级路时百色去靖西的客车都过兴旺,那时那段路还是沙石路,现在好了,全程沥青路面,车少路宽,如果不是因为弯多,完全可以当高速路开飞机。不过由于前几天下过暴雨,边坡塌方不少,久不久就有铲车在作业。东路有午睡习惯,没人跟我说话,直到近武平时我才叫醒他。

    刚从武平那里的叉路走乡村公路去朋怀时,看到有几辆重卡停在路边,原来他们在等装煤,再一看,***呀,居然这里有露天的煤矿!一辆铲车像推土机那样作业,挖剩的小煤丘上还插着多年前埋的电杆,难道以前他们不发现吗?而路边的田埂干脆就是用煤来垒成的。我们继续往里走,忽然就看到一片水域了,但水边的山长得不够秀气,我们看不出哪里可以拍到想像中的好照片。后来再看一条水泥路的走向,好像是往山里延伸的,可能绕过山方可看到更大的水面,我问了当地村民,这条路可否开车进去,有位放牛的大哥说可以,“他们领导来种树,都是开车进去的。”于是我决定开车到山那边。可是,到了“那边”,还是很失望,空气不太洁净,能见度不高,山长得不够俊,如果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可以爬到某座山的顶上俯拍,也许会得到好照片,但当时没有时间了。我问东路:“你觉得有必要再来吗?”他说没必要,于是我们决定走了。

    从朋怀水库到同德途中,看到一所小学,校门门楣上写着“足表小学”,这便是我的偶像冯碧红老师当年读书的地方了。校门前面不远处就是一条河,水很清,看来这地方养出来的人都很灵秀。今年百高再出理科状元,冯老师就是状元的班主任。

    我们没在同德逗留,直接回靖西县城,途中看到有一处泉水清澈见底,就停下来休息一会,正好天上有一朵千变万化的彩云,东路不停地拍,我却不知道那云美在哪。途中还有个屯令我印象深刻,当年我读初中的时候,那几年靖西县在每年开春时都号召城市居民“支农”,搞什么“送肥下乡”,就是叫城里的机关干部、老师、学生把肥料送到农村去,可是城里人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找肥料,也不可能真的就掏粪运去给农民,所以很多人就想到要送火灰,因为曾看到农民种黄豆时先撒火灰嘛,可当时城里烧煤的多,于是如我这样的学生就直接铲要靖西中学食堂堆在围墙外小溪边的煤碴,装入纸箱后送去给农民们,那三年每一次我们进入那个屯送“肥料”时,村干部都在那里毕恭毕敬地接过我们给的每一箱肥料。真悲哀啊,记得靖西中学围墙外的小溪本来有鱼的,后来煤碴撒下去后寸草不生,鱼也不见了。那天我跟东路经过那里时我还特意看了一下当地的庄稼长势,20多年过去了,可能煤碴污染也过了吧,水稻长势还不错。

    我们不在靖西县城逗留,直接回德保,途中快到鉴水源时我停车拍了些相片,我早就想在这地方拍些好照片了,这次终于得偿所愿,却不见东路激动,可能他在德保经常可以来拍吧。到德保后,东路叫了几个朋友一起吃饭,但我自从那次胃出血以来就不再饮酒,这次还要开车回百色,就更不喝了,安心做我的“饭袋”。我原本想在天黑前回到祥周的,但从德保出来还是晚了点,到定夜天就黑了。那段路曾听人说晚上开车过那里会“有状况”,我小时候曾见过鬼,据说见过鬼的人阳气不盛,容易在那段路看到某些东西,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但我尽量不往那想,在最寂寞的时候东路打电话来问我上高速了没有,我正好可以心平气静地过了那段路。当看到布兵长坡急弯的时候,又有支工程队在那作业,谢天谢地,没有发现任何“敌情”。

    9点左右我上到高速路。回到百色是10点多了。

    几天以后,看到右江日报的816日和17日那两期都有涉及朋怀水库的图片或报道,其中一篇说朋怀人“耕水”的通讯提及作者一行于11日到朋怀水库,如此说来我的心血来潮如果早一天的话就会在那地方“偶遇”他们了,兴许会是个美丽的邂逅。
本图片已被缩小,点击查看原大小图片。
龙须河上通往陇穷村的大桥
本图片已被缩小,点击查看原大小图片。
龙须河和通往摩天岭的公路
本图片已被缩小,点击查看原大小图片。
摩天岭

本图片已被缩小,点击查看原大小图片。
天然隧道洞内景观,下同
本图片已被缩小,点击查看原大小图片。

本图片已被缩小,点击查看原大小图片。
朋怀水库
本图片已被缩小,点击查看原大小图片。

鉴河源

想看更多图片请到本网百色论坛搜.


类别: 游山玩水 |  评论(2) |  浏览(9380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马特首 2012-10-20 20:51 Says:
【评论未审核】
疯掉的记忆 2012-10-20 19:34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