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19 - 1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9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2-08-20 20:48

今天母校来人

今天母校来人

    今天上午接到一个电话,是学校办公室打来的,我接的时候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果然不出所料,电话里说下午有个座谈会,与师大80周年校庆有关的一个座谈会,问我有没有空,有空就去参加吧。我不好说没空,只好答应去参加了。如果不去参加这个会,我原本是打算去澄碧湖拍“车盈水沛”图的,前些天下了雨,今天有点雾,但下午天气还是不错的,我想。

    记得师大60周年校庆的时候我刚入学不久,正好校庆庆典开幕那天是19921012日,就在那一天,北京有个重要的会议也刚好开幕,大家一定知道的,那就是中共“十四大”,不久后我们就学习十四大的重要文件了,也就在那时知道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那时我们校庆第二天就是田径运动会的开幕式,校运会共开了三天,我是在第三天的时候才有比赛,很自豪的是我参加了当时师大水平最高的比赛项目,就是男子跳高比赛,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参赛的某位师兄(叫陆*军)后来曾跳过214,是健将级运动员,而我早早就退出了比赛,但仍然可以自豪地跟女生们说我与世界记录相差不到一米。最后校庆和校运会闭幕的时候,有个外表很美的女生在后面问我:“马特首,昨天你跳高得了第几名啊?”我回身去一看,觉得她挺漂亮的,只是个子小了点,我反问她“你为什么懂得我啊?”她说“因为我看了你的比赛啊”,那时我们正好入学一个月,我们班101号人,如我这般能记人的瓜佬也没有本事记住全班同学,不过这以后我便记住她了,并且渴望以她为女主角发生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也正因了这,我对那届校运会和那一年的校庆记忆特别深。

    转眼,20年就过去了,如今师大要迎来80周年校庆。

    一般来说,对于校庆,大家都知道作为校友最直接的表示就是交钱,我们当然是很乐意的,但没想到这次小会上师大来的副校长要每个校友都说说话,我本不想说的,但他们前面说话的就说按顺时针轮着说罢,我看了一下,大约七八个讲完就到我了,我也想了想,准备说点好话,再谈点建议,也不枉了参加这次小会。我打算这么说:

    我是历史系92级的,我们毕业的时候系主任对我们班的评价就是:“这个班什么人都有”。这真是一种最高评价。我们班集中了各式怪才,每个同学都很有个性,看似一盘散沙,最后连毕业会餐和毕业留言册都不办了,毕业那天大家闷头走人。15年后,就在去年我们毕业15周年聚会时,我们班已经有8名同学获得博士学位。我在师大四年里,看到全校有三位同学获得国家级作协会员证,即成为国家级的作家了,三位中有一位是中文系的,两位是历史系的,其中有个是我们班的。我们班那作家同学读本科那时曾想转去中文系,但转不了,也可能是转不到中文系反而成就了他。但是,他要读中文系的愿望一直未变,就在2003年又考回师大,这次他成了中文系的研究生。前几天这家伙刚好来百色,我带着他在百色城区及周边县乡瞎逛了两天,他说我是百色最好的导游。当年他们也说我是怪才,其实我只有怪没有才,我不务正业,在师大图书馆借过的书不多,而且只借些高等代数或理论物理的书,也没什么目的,纯粹是因为爱看这些书,学校还用牛皮纸菜票的时候,我画的菜票能流通,师大首届漫画比赛我得了第一名,帮过不少男生向女生传话求爱,如此而已。可以说,我们班的同学当时受专业压抑太严重了,我们这样一群历史教育专业的学生中,出了中国“云计算”的发起人,其他有较大成就的也基本与本专业无关,这说明当时许多人入读历史专业,肯定是一场天大的误会,可是我们那时没有办法改变专业限制,没有条件发挥自己的特长,学校在学生个体成长上没有专业外创新的鼓励机制。所以,如果说要我向母校提些建议我就提这个:在本科教育这个层面上能否先修公共课程再让学生根据自身爱好再作专业抉择?在计划经济时代这样的做法是无法实现的,但现在已经有条件实行这个方案了:一是师大现有的师资力量可以满足各专业教学所需,二是学生在选择专业时仍然要遵循市场规律,不会一窝蜂全挤进某个专业。至于师大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才,我想可以在现有方案之外,可以再参照网友独隐龙先生在广西民大所做的那个报告《中介行业发展与执业资格制度研究》,师大学生毕业基本上人手一本教师资格证(当然现在好像是在毕业后才考到),但对于那些能量特别大精力过剩的学生,学校不妨创造条件让他们多考几本执业资格证书,即使没有他所想的那类证书,也鼓励他自创自组知识结构,想办法证明他在某些方面的特殊才能。比如说我马特首,平时不务正业,但我的作家同学说我是百色最好的导游,这是有原因的,本猪头由于长期关注百色市内各项建设事业,包括物质的和非物质的,我敢说我比任何一个政府官员对百色的了解更全面也更深入,当然这没有什么证书可以申领,但如果有外地朋友来百色,想了解百色,我敢大言不惭地说我就是最好的“备问员”。

    我正想着怎么组织这些要说的话,母校来的人开始“变调”了,某主持说,时间有限,我看基本就到这吧,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就以后再作交流,以后要让这样的交流常态化。如此等等。我便“只好作罢”,本来就不想发话的,但既然想过,那就赶紧写下来当牢骚发在论坛上吧。

    感谢师大,感谢大家。


类别: 心情日记 |  评论(5) |  浏览(4123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5 条评论
sglmm888 2012-08-25 10:44 Says:
【评论未审核】
马特首 2012-08-23 23:13 Says:
【评论未审核】
八步一景 2012-08-21 21:53 Says:
【评论未审核】
八步一景 2012-08-21 21:49 Says:
【评论未审核】
zhaojialu18 2012-08-21 20:46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