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031
用户名:  红颜弹指
昵称:  红颜弹指

日历

2017 - 11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17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12-20 21:28

大爱长存——还原一位真实的英雄

大爱长存

           文/红颜弹指

十二月,金黄的稻杆遍布田野,萧瑟而闭藏,却孕育着来年的希望和收获。群山林立,墨浓般浑厚。沉默一如负重的汉子。

来到靖西,是要采访一位道德模范,一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英雄。他背负着山一般的重担,努力要做好一名公务员、共产党员;一位孝顺的儿子、孙子;一位称职的父亲和丈夫。最终,却力不从心、积劳成疾,从此长眠不醒。留给家乡和亲人的,是无限的荣光也是无尽的悲痛。

20100329,靖西县安宁乡国土资源管理所原所长韦寿增,猝死在征地一线。他枕着平时常用的资料袋,本想抽空在车上打个盹。没想到,就此长眠不醒。年仅31岁。

当我们一行面对事隔一年多以后仍旧悲痛的家属时,会议室里的空气冰冷而又凝滞。他的妻子小赖和妹妹、姑姑,以及他的一位同事,都沉默着。只有未谙人事的5岁小女儿在无忧无虑地玩着。

是的,我们能理解亲属们的悲痛。在韦寿增过世后三十多天,他生病的父亲也与世长辞。不久,他的姑婆跟着也走了,患精神病的妹妹在上个月因病过世。留下83岁的老爷爷,独自住在老家那老旧的房子里。

接二连三的阴云笼罩在韦家上空。在这样的时刻,不断地去翻起人家的伤心事,揭人家尚未痊愈的伤疤无疑是残忍的。

但是纯朴的靖西人是好客、热情的。渐渐地,我们聊开了,当我安慰小赖说:“其实你算是幸运的了,嫁了个好男人。”,这位纯朴的妻子脸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微笑,她说:“寿增曾经说过,他是他们班里仅存的三个好男人中的一个。”

当我问及他们结婚之前,她知道他的家庭情况没有?她点了点头,说他是个老实人,这些事情都没有瞒她。我问她有没有因为他的家庭负担太重而犹豫,她摇了摇头,说:都是村里出来的孩子,不怕吃苦,没什么。

他的姑姑开始渐渐加入话题,回忆起当年小韦在百色工业学校读书时的情形,还把当年他的一些书信和照片拿出来给我们看。信中,韦寿增的一笔一划都显得工工整整。字里行间,体现出了一个农村孩子特有的纯朴、懂事和负责任。

他在信里说:老是麻烦姑姑和姑丈,拿了姑丈的50块钱,也不懂得说一声谢谢。心里一直很过意不去。还保证自己绝不会乱花钱。

而那些发黄的照片是八十年代照的。与两个妹妹和姑姑站在家门前的石阶上的韦寿增,还是一个头戴鸭舌帽,略带点顽皮、歪着头笑得灿烂的男孩子。

他的姑姑说,寿增是个好男人。小孩出世的时候,两口子都很忙。只好把孩子托到老家给老人带。往往是周一一大早6点半就起来,把孩子用背带系在胸着,开着他那辆老掉牙的摩托车,冒着寒风往老家赶。周五晚上又再接回来,很难得见一个男人这样爱孩子、顾家的。

平时里韦寿增也很懂得孝顺长辈,从老家带来自家种的柑子,总是挑好的送过来。长得不好的、酸的就留着自己吃。姑姑想要找蜂蜜,尽管他自己建房子也没有钱,蜂蜜很难找,但还是去找了来,而且坚持不要姑姑的钱。

说着说着,他的姑姑的眼圈又开始红了。

在他的同事的眼里:他是个顾家的好男人,每天忙得很晚才回家。一下班就往家里跑,拉他去喝酒,也总是婉言谢绝。大家都知道他家里很困难,负担重。

接着,为了还原一名真实的英雄,我们去了韦寿增的老家甘荷村。沿着村里的土路进去,在一座破旧的二层木房子门前,车子停了下来。

老人似乎不在家,邻居很热心地帮我们敲着门,又到处去找人。不久,从房子下层的通道里,走出来一位精神矍烁、满面沟壑的老人,他穿着磨破了边的夹克,戴着一顶很旧的帽子,热情地笑着跟我们握手。那双布满了裂纹的大手,有力而粗砺。是一双干农活干了一辈子的老农的手。

我们很意外,本来以为老人可能不愿意接待我们了,没有想到遭受了巨大变故的老人竟然这么热情好客。

穿过旧房下的通道,我们走入了里层的房子。老人热情地拎着个麻包袋,翻找出好些新鲜的柑子,给我们吃。陪同的国土局的小黄说:老人略有些耳聋了,说话要大声一些才可以。

他不断地说着他心里的郁闷:孙女的过世,让他非常悲痛、愤怒。墙上的粉笔字,也诉说着老人的愤懑和凄凉。曾是粮食局退休干部的老人,还当场给我们写了一首诗,以抒发他心中的郁闷。

“翠竹摇影入屋(),白发老翁独居宿。

闲来无事饮杯酒,不觉一生甚短促。

打开前扉观绿景。掀启后[石庸]瞰山谷。

借取此景解心闷,胸中惆怅略舒服。”

老人用桂柳一带的口音解释着句子。还特别解释“惆怅”里有悲痛万分的意思在内,说自己这些天悲痛过度,有些昏聩了。

随后,老人要带我们去看韦寿增的奖状,我随着一行人走上了那座七十多年的老房子。那是壮民常见的建筑。

在韦寿增当年住过的小房里,书架子上还放着积满了灰的中学生英语、一架旧收音机、旧的磁带。人去楼空,墙上的粉笔字却还写着少年韦寿增当年的希望和志气。

这个曾经热闹的大家庭,如今只剩下一位80多岁的老人。

我的眼泪悄悄地掉了下来。

临行,老人抓了好些柑子,非要我们带着路上吃,热情地送我们上了车。一直目送着,目送着。

韦家人是不幸的,但又是幸运的。老人教育出了韦寿增这么一个好孙子。这个男人有血有肉,负责任,肯担当。孝顺老人,非常懂事。一如千千万万的朴实的农家子弟。不管是生前还是身后,给家乡和家人带来的是福袛。

他爱他的家人,除了工作,心心念念想的就是怎么样才能让家人过得好一点。他很平凡,又很不平凡。他做了一名有良心的公务员、一名真正的党员所应该做的事情,兢兢业业的、正直不阿的。

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有些人活着,他死了;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

大爱长存,但愿他的精神,真正让学习他的人们能有所感悟,真正能学到些什么,并且做些什么。

韦的姑姑正在给我看他小时的照片。这一家人曾经其乐融融,如今却天人两隔。

他当年读书时,给姑姑一家写的信。字如其人,端正而又生动。

热情的老人,和他的诗。好客的热情。

谁想到离开前最后一眸,却看到老人落寞、孤单的身影。他心底的伤痛又能有多深呢?

 

 人去楼空,积尘的书本和收音机却留下多少关于他的回忆。

20111220


类别: 时评 |  评论(3) |  浏览(357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3 条评论
lbj00 2012-04-05 11:20 Says:
【评论未审核】
朱哥哥(未登录用户) 2011-12-30 22:34 Says:
【评论未审核】
胡里胡 2011-12-20 22:06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