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031
用户名:  红颜弹指
昵称:  红颜弹指

日历

2021 - 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 2021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06-01 10:05

红薯叶的记忆

红薯叶的记忆 文/红颜弹指 他是从来也不肯吃红薯叶的,一年也不会吃一次。据他的说法:在老家,红薯叶是用来喂猪的猪食,人是不吃的。但小的时候,因家里兄弟姐妹多,粮食不够吃,天天会在饭桌上看到红薯叶。那种剁得烂烂的,由一口大铁锅放些水一起熬的红薯叶子,再盖上木制的锅盖。熬到最后往往成了半黑、灰不溜秋的一团菜糊糊,没有油,拌些盐。和着清得可以见底的稀饭,阍囵地扒下肚,就是一餐了。 他最记得的,是那股带些枯叶意味的、略苦的怪味,和半饥不饱的感觉,纠结一天,挥之不去。——那是代表着穷和饿的感觉。 那样的日子啊,苦,是真的苦。 所以,待到日子好过起来后,他再也不肯吃红薯叶了。 可偏偏,我从来都是跟他对着干的。他不爱吃红薯叶,我偏偏就爱吃。从小就爱吃,那嫩嫩的、绿绿的红薯叶子,翠绿的细梗,洗干净了,青青地摆在那儿,看着就令人感觉舒服。 炒的时候,先放些油热锅,待油在锅里滋滋地响时,把白生生的拍好的蒜米倒进去。滋地一声响,蒜米在油锅里挣扎着翻着身,略变金黄,散发出蒜米特有的香来,此时便可以倒入红薯叶子了。 锅要热的,炒时不能盖盖子,当红薯叶子的颜色渐渐开始变得深了起来,青青的梗子变得更翠,美得如同透亮的翡翠,这时便可以放盐了。略翻炒一下,洒些味精。如果嫌不够爽滑,还可以勾些芡,这样,便可以起锅了。 嫩嫩的红薯叶,就这么清炒,也不用放肉。叶子那特有的味便出来了。吃起来爽滑可口,鲜嫩入味。这样的一盘,我一个人就可以配了白饭吃得碗底朝天。 他照例是看也不看的,更勿用说动筷了。 哪怕我是配了先炼过了油的肥猪肉,用那香香的肉渣来炒,令红薯叶子显得更好味。他也是懒得去瞄一眼的。 反正,各吃各的。井水不犯河水。如同,他爱吃那甜甜的红薯,同理我不爱吃一样。 红薯叶的炒法,在近年来又有了翻新。饭馆子里不知何时,发明了用酸笋先清炒,炒去酸笋特有的那种酸臭味,然后趁着锅热,滋地一声把洗好择好的红薯叶丢进去。翻炒几下,趁着菜叶方才变色的时机,下高汤、盐和味精,再翻炒几下起锅。 那酸笋拌炒的红薯叶,奇妙地散发着一股非常和协的味道,新鲜地刺激着你的味觉,令你食指大动,馋涎欲滴。 我于是更爱吃了。 他开始是不吃的,后来瞧着我们吃得香,终于有一回肯趁我们没留意下了筷子。那一晚的米饭,他是破例吃了两碗的。 再后来,慢慢他又不吃了。我们也由他,毕竟人老了,总有那么一种习惯,那么一种记忆是跟随一生的。 时代不同,成长的环境不同,对于同样的红薯叶的记忆也就不同。干吗非要逼他去接受这种新事物的转变呢。更何况,他是我爹呢,再对着干,这也是不能否认的不是吗? 互相尊重,互相忍耐,这才是一家人相处之道。


类别: 情感 |  评论(0) |  浏览(114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