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031
用户名:  红颜弹指
昵称:  红颜弹指

日历

2021 - 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 2021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03-25 13:31

名份之痴


 

                                               文/红颜弹指

男人是永远也不能真正理解女人深至骨髓里那种对名份之痴的。--名份算什么呀?不过是一纸契约、一个承诺罢了。(尚且不知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也许,只有到了那种一妻多夫的时候,男人们苦于争夺女人之难时,才可能理解为何千百年来,女人们对于名份的痴迷了。

女人痴于名份,更甚于对爱情的痴,对幸福的向往。

名份之于女人,便如同名利之于男人;五谷之于麻雀;少有女人不追逐的,看得开的。

事源之始,也许是在几千年传承下来的一夫多妻制。正室手持理家大权,就算不获丈夫欢心,也轻易得罪不得。正室所生之子,往往得以承继家业,风光无限。小妾们,却难免会在男人另觅新欢之后,色衰而失宠,处处看着大婆们的脸色过日子,在人下低着头过日子,连带个儿女都没个好前途,搞不好性命都不保。这种不公让小妾们在愤愤之余,难免生了觊觎之心。

小妾们的争宠夺利之战,几千年来一直在上演。一个搞不好,冷宫、休书、被赶出家门也就罢了,若是象那可怜的戚夫人样成了人瓮那就太可怕了。就算如此,小妾们还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早些年,改革开放之初的二奶们,不惜爬上有妇之夫的床,夺他人之夫,借胎逼婚,行无颜回乡之丑事,身败名裂,都在所不惜。

哪个料到休了发妻再娶的老男人们,很快便郁闷了。神马情啊,爱啊,全是浮云。二奶们不过是图男人的身份、地位、钱财罢了,哪有几分真情实意呀。

往往就在男人们受困落魄的时候,二奶们一如食尽鸟投林,各自卷了细软投人去了。倒是令得费了千辛万苦休了糠糟妻,背了种种骂名的老男人们攥着一本离婚证书,望着满地狼籍,一脸苦涩。

于是后来就有了“家中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的口号,令学精了的老男人们一脸暧昧,游刃有余地周旋于诸色青春美女之中,大享齐人之福,而不必负起终身养活二奶之重担。这倒也苦了后来的二奶们:人老色衰之后,她们又何以为生?难道象东莞的第一代二奶那样?带了个不知父亲在何处的私生子,苦有乡归不得;有亲认不得。落得穷困潦倒,三十好几了还得为三餐一宿阻街卖笑。

有了危机感的二奶、小三们往往为了扶正,不惜威胁利诱、上窜下跳,闹得老男们家里家外一个头比两个大。不由得对狼一般的步步紧逼的二奶、小三们生出了几分厌弃之心。

不狠的小三,无非也就是挺了个大肚子,直接上男方家逼婚,指望着逼得那大婆一怒之下,休了夫、让了位,自个好扶正。再不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去逼男人就范。

泼些的,就直接冲到人家的夫妻店门口,勺了滚烫滚烫的热水往人家大婆的身上泼去。

狠些的、有心计的,或者绑了人家儿女加以威胁。再不就抓住男人的命脉,直接威胁或匿名上告法院、中央,意外的成了雄纠纠、气昂昂的反腐大军中的得力女将——不光彩的反腐“英雄”。在反腐工作上竟然相当得力,一抓一个准。却令得这种社会怪象让人哭笑不得,无从嘉奖。

那男的就范也不是---(女人贪得无厌,肯定没知足的时候);不就范也不是——(搞不好就坐了牢或见了阎王)。两难之下,哪个男人又会是吃素的?

于是,女的一个搞不好,就成了车下的亡魂、楼下的孤鬼,牢里的女犯。有苦还没处诉,反落得了世人的白眼与唾弃。骂一声:“活该,自做自受!”

由此可见女人对于名份之痴,已然是到了深入骨髓、死而不悔——“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地步。

——痴得令男人畏之如虎,退避三舍。

那手持了名份的大婆呢?不明智的,或装聋作哑,或死抱着一纸婚书不放,在绝望中苦守,试图换那男人的浪子回头、良心发现。明智些的在挣扎良久之后,却往往手起笔落,干脆断了这份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感情,另觅新生。——却又有几个是真正幸福的呢?

芸芸众生,究竟又有几个痴女子是看得透的,真正明白幸福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呢?

名份神马的,也不过是浮云罢了!


类别: 情感 |  评论(1) |  浏览(112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色唐僧 2011-03-27 09:20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