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031
用户名:  红颜弹指
昵称:  红颜弹指

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12-08 01:21

乌水疑案(上)

乌水疑案


  天才蒙蒙亮,乌水镇东,一条清洌的小河从石拱桥边流过,桥下的石板上是镇上居民们日常洗衣打水的地方。




王氏摸黑来到了这里,放下担子,把木桶取出,熟练地一扔。“扑通”一声,水桶掉进了河中。王氏慢慢地收起了手中的桶绳,桶被拉了过来。一声闷响,似乎是碰到了什么东西。细心的王氏听出声音有异,连忙加快了收绳的速度,桶绊着一样东西向岸边渐渐靠近.




    王氏蹲下身子,看着水桶中那乱纷纷的水草样的东西,奇怪地伸出手来捞了一把。不料,却带起了沉重球状的东西.那东西晃荡着转了过来.她就着微弱的晨光一瞧,顿时慌不迭地松了手,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继而尖叫了起来:“来人呀,杀人了......”




一时间, 那尖锐刺耳的惨叫声划破了乌水镇上的宁静。




当知县王行之得报匆匆赶来时,乌水镇的石桥边早已经围满了人。




王行之心烦意乱,乌水镇民风淳朴,人心向善,一向安居乐业,就连一般的吵架纠纷都较少。突然间就发生了这么一起重大案件,令他震惊不已,就在他快要升任知府的这个关键时刻。




仵作早就来到了现场,正在验尸。目前,捕头燕五爷也带人沿河搜索去了,一切都处理得井井有条。




情况如何?王行之按耐着内心的烦躁,叫来陈仵作问道。




陈仵作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摇了摇头:“死者是一年约50许的老年妇人,发色灰黑,枯缟,长二尺五寸,头顶心未见异常。左额角有寸许长一道旧疤,两眉较开,双眼圆睁,鼻中无物,口中舌齿未见异常。死者头颅,伤口厚薄不一,呈青白色,血已结块,而且看伤口应该是死后才被人砍下来的。而按入水尸身肿胀程度而言,入水应未足一日。”




王行之一言不发,只是点了点头。




一个衙差从外飞奔而至,拱手为礼。“大人,死者的尸身找着了,就在百花巷内李屠户家门前的井中。”




“哦?”王行之惊异非常,立即提起了官袍,带头往百花巷内行去。




2




百花巷内,李屠户家门口,里里外外早已经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了。李屠户一家被持刀衙差逼视着,呆立一旁,人人都是吓得脸色发白,瑟瑟发抖。




尸身被放置在槐树荫下,用白布盖住了。王行之随即上前查看,然后他要来包尸首的包袱,解了开来,提出头颅,试着安在尸身上,头颅大小合适,正是从此尸身上砍下。




头颅方安得上去,周围的人便开始嗡了起来。一个老妇惊叫道:“这不是住在巷口的陈张氏吗?”“啊,果真如此,是陈张氏,还死不瞑目,肯定是李屠户干的。他们两家可是世仇了。陈张氏的丈夫就是被李屠户那个凶残的老爹砍死的。




王行之皱了眉头。一边的衙差已然大喝了起来:肃静,肃静。




人群的嗡嗡声渐渐低了下来。




这时,突然从外围传进一阵喧闹声,几个人跌跌撞撞地挤了起来。




为首的是一个中年壮汉,后面是两个瘦高汉子、两个妇人。他一眼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无名尸,顿时红了眼圈,跪倒在地,还未必反应。那两个妇人已然扑了过去,扑在尸体上哭号了起来。




娘啊,娘啊,你怎么死得这么惨哪。是哪个挨千刀、丧尽天良的混蛋干的啊。




那中年壮汉,突然立起来,红了眼睛,挥起了豆大的拳头直扑向李屠户,喝道:李屠户,你害死俺娘,俺跟你拼了。




悴不及防的李屠户失去了常有的嚣张与凶狠,直怔怔地挨了几下拳头之后。这才反应过来,急忙伸手格开,大声吼了起来:不关我事,不是我干的。




王行之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抬眼,却看在那尸体边哭号的妇人,眼中无泪,却流露出一点得色,眼见有人看了过来,顿时敛去了得色,低下头又哀哀地哭了起来。




一时间,现场乱成一团,衙差们急忙拉开了两人。




这时,负责搜查的衙差奔了出来,禀道:大人,在井里打捞到杀猪刀一把,沾了血迹,是用一件血衣包着的,刀柄上还刻了个“李”字,请大人过目。说罢,便将证物呈了上去。




王行之吩咐道:来人哪,把这一干人等尽数带往县衙,本官再一一详问。言毕,掉头往巷外去了。




遵命,大人。一众衙差躬身应道。




大堂之上,端坐着不苟言笑的县官王行之。




堂下正中,跪着的是里正与发现尸体的王氏与钱氏等人。左边跪着是李屠户一家六口,李屠户跪在中间,那满面肥油的脸上全是汗水,吓得呈死灰色,手还在微微地发抖。身后,李家娘子带着三个半大的孩子跪倒在地,一个老娘在后头哀哀地哭泣。




右边跪着的是死者陈张氏的三个儿子及两个儿媳妇,后面是围观的众人。




的一声,惊堂木响过,堂上堂下肃穆一片




王行之已分别询问过了老里正与钱氏、王氏、死者家属等人。得知事发前两天,陈张氏并无任何异样之处,只是喃喃地哭着说要去找女儿。昨夜,陈张氏吃过饭后便自行回了房,并不曾外出。家人直到早上邻居来报,这才惊觉她失了踪。




此时,王行之断然喝道:“李屠户,你家与陈家两代世仇,互相暗算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这回,陈张氏死于你家门前的井中,头颅却被弃于河内,这究竟作何解释?“




李屠户战战兢兢地抬起了头:“草民冤枉啊,还望大人明察。”说着还重重地磕着头。




据仵作初步验尸所得的结果,陈张氏的死亡时间应该是昨日,是死后被人用杀猪刀砍下,把头颅丢弃于河中。而在井里发现的杀猪刀上,沾有人的血迹,包着刀的那件血衣是你的吧?




冤枉啊,大人,衣服是草民的,可是早几天,浑家晒到外头时就给人偷了。那杀猪刀是草民的,可昨夜草民喝酒,并没把刀带在身边,怎么就不掉井里去了。这是有人要污害草民啊。”




“草民昨日因生意不佳,猪肉难卖,就早早收了摊子,正好老张找了过来,俺与他打了两壶酒,就着付猪大肠下酒,喝了起来。直到半夜三更,醉得迷迷糊糊才走了回来。一觉睡到大天亮,听得门外喧闹声,这才惊觉有人死在了俺家门前。草民实在冤枉啊!言罢他抬起了头。




王行之侧头询问似的示意仵作,陈仵作无言地颔了颔首。




胡说,正在抹泪的陈大顿时痛斥了起来:大人明察,昨夜小人因走亲戚回来得晚,远远听到沉闷的水声,然后看到槐树下有个胖胖人影一闪,就不见了。那人影,化成了灰,小人都认得,正是李屠户。”




 你乱讲。李家娘子顿时尖叫了起来,堂下一片喧哗。




的一声惊堂木响,好了,今日天色已晚,嫌犯李屠户暂且收监。其余人等暂且退去,明日继续升堂。王行之沉着脸站了起来,袖子一甩,背在了身后,便向堂后行去。






Tags:  


类别: 小说连载 |  评论(4) |  浏览(41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4 条评论
红颜弹指 2009-12-10 23:28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闪电(未登录用户) 2009-12-09 18:10 Says:
【评论未审核】
鬼栖葬花 2009-12-09 15:04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