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031
用户名:  红颜弹指
昵称:  红颜弹指

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9-17 22:43

谁怀鬼胎(32)

刘芳很快到了,两个女人也有些日子没见了。于是,刘芳便拉了于星,走到了附近的小咖啡馆里坐着,叫了两杯牛奶和一些点心。两个女人低声地聊了起来。

当于星把她发现的情况有所保留地告诉给刘芳的时候,刘芳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出神了好一会儿,突然道:“豆豆你信那个鬼胎的事吗?”

于星迟疑了会儿,还是心事重重的摇了摇头。

刘芳一下子释然了,想了想,她举出了两个求子成功的例子,说人家求子就求得平平安安的,哪可能她们来求就会遇上这种事呢。

“对了,这种事宁信其有,不信其无,是灾也可以请人来帮算,做个破解的呢。我去打听打听,有消息了就告诉你啊。”

于星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她们还有两个月这样就要到预产期了。她这阵子老是心神不安,受的刺激过大,自己也希望不要再生什么事了。现在她就担心这种不良的情绪会带给肚子里的宝宝不好的影响。这就麻烦了!

提到那个女人的事,刘芳犹豫了下,说出了一件事来。

原来,于星追踪那个女人的那一天,刘芳也曾在家附近看到这个女人在徘徊。她不想与她再有接触,所以就躲开了。当说到李铁时,她犹豫了下,也说李铁当晚很晚才回家,不知道与这事有什么关联没有。当警察问时,她当然什么也没有说,只说李铁加完班就回来陪她了的。

两个女人都沉默了,有一些东西是她们所不愿意去正视的,虽说两人是好友,但在这种时候,她们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同一种方式:沉默!

刘芳走了以后,于星回到家中,闲来无事,在楼下小花园处慢慢地散步。一边回想着那首墙上的诗。记得以前听课的时候,老师曾说过,方位诗一般用于指示方位,也就是说,这类诗里一般都是在暗示了某种东西。

那个家族的城堡已经毁于一旦了,但唯一只有那个祠堂得以保存了下来。这不得不说是太巧了一点吧。那么当年,从土匪们的手中救下祠堂的人是谁呢,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样一想,她的好奇心就越发强烈了。上了楼,她又打开了书房,坐到了电脑前面。找出纸笔,她抄下了那首诗。然后按藏头诗,藏尾诗,跳诗的方式来各自读了一遍,却还是一头雾水,糊里糊涂的,不得要领。最后,她气呼呼把纸揉成一团,丢到了一边。找吃的东西去了。

好不容易从冰箱里翻了个苹果出来洗干净了咬着。于星晃到了阳台上,看着阳台上的珍珠玫瑰开得正好,不由得低下头去,闻了闻花香。暖暖的阳光照到了她的身上,呵,活着真好。

把遮荫的竹帘放了下来,于星坐在阳台外的摇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肚子里的宝宝踢了她一下,她轻轻地笑了起来,对着肚子里的宝宝说:“宝宝,跟妈妈在打招呼啊。妈妈在晒太阳,好暖和,你感觉到了吗?这里还能听到鸟叫声,闻得到玫瑰的花香,喜欢吗?”肚子里的宝宝似乎在回应着,又踢了她一脚。

于星笑了,吃了东西有些犯困,不一会儿,她躺在摇椅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她似乎感觉到了身后的大厅里有人声。窃窃地说着什么。她睡眼腥松地试图睁开眼睛,却听到后面的声音略大了起来:“嗯,明天就开始挖挖看,就在上回说的那个地方。”“嗯,嗯,哪里?好,我马上就去。”

砰的一声关铁门的声音,终于把于星给惊醒了,她睁大了眼睛,看到天已经黑了下来,不远处的街灯纷纷地亮了起来,外头漂起了细雨,凉意袭来。

她吃惊地回过头,家中没有开灯,门是关得好好的。刚才好象有人在说话?她试图镇定下来好好回忆,却是不得要领。站起身来,她打开了家中的几盏灯,回到书房,电脑还没关,地上,还丢着那张写着方位诗的纸。

Tags: 鬼胎  


一共有 2 条评论
红颜弹指 2009-09-20 21:16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citylink(未登录用户) 2009-09-20 11:30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