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031
用户名:  红颜弹指
昵称:  红颜弹指

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5-22 22:42

当小三转成后妈(19)

(19)


马楚同只身一个人走出了小区,惹了这么大的麻烦,说不害怕是假的。搞不好等下警察就会找个门来问她话了。更搞不好的是,也许她会给关起来,时间多长她就不知道了。听说绑架算是重罪啊。天哪,说不清了,她本来没想过要关凯凯的啊。谁知道这事居然就这么闹大了,大得没法收拾。


一想到坐牢,警察,她就打寒颤,怕得不行。从小她就对警察是又敬又怕的,她家虽是农村的,但一直也是良民百姓,祖上至今都是安分守已地过日子。她要是真坐了牢,这一生就完蛋了。


怎么办?她慌乱地想着,逃吧。对了,她的钱存折什么的还在天明家里呢,得赶紧去弄出来。天明看来是靠不住的了。她把他儿子关了,他能放得过她?不太可能。还是把钱拿出来,先跑了再说吧。


这么一想,她慌乱的心,总算找着一个目标。


打了个车,她赶回了天明家所在的小区里。小区里依旧是平静如常。她用自己的钥匙打开了房门,家中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大厅的茶几上随便放着一些招待客人的果品什么的。看到这些,马楚同这才发现,从早上到现在--下午三点多钟,她还是水米未进的呢。一边抓起了个苹果啃着。一边她走进了卧室里。


卧室里凌乱不堪,床前的烟灰缸里满是烟灰。房间中弥漫着烟味和香水味。


香水味?她使劲地闻了闻,不是她常用的那种,她常用的是一种浓烈的花香,是她在商场里零估买回来的。可这一种,好象是名贵的香水味,香味很纯正,好象就是那个柴米用的。


一股愤懑与嫉妒咬啮着她的心,凭什么这个女人能占了所有的好?她拥有那么多的东西,好出身,白领,美貌能干。从小没吃过苦头,长大了到处都春风得意。就连离婚了,居然也还能钓上了个金龟。她招招手,看来天明就得屁颠屁颠地滚回她身边去了。老天爷太不公平了。


她恨恨地想着,一边翻着抽屉,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出来,装到了行李箱里。存折也翻到了,有她自己的,还有天明的。天明的存折密码是他自己的身份证号码的最后六位数,这她是知道的。打开存折一看,嗯,还有个十几万。


她刚想放回去,回头一想,不行,不能便宜了那个女人。她也跟了天明五年了,这笔钱,就当做是天明给她的补偿吧。嗯,这么一想,她就下了决心。把存折收到自己的行李箱里。


抽屉里还有些金饰,有些是天明的,有些是他给她买的。她一并卷进了自己的包里。一边恨恨地想着,这么多年来自己白白浪费了青春,这些补偿,怎么说也不过分吧。


东西匆忙地收拾了两个大行李箱。她都分别把它们拉到了门边。回头看看这个房子,她毕竟在这里住了满长的一段时间,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是这所房子的主人了,谁知道,唉,到头来还是得搬离这里。她郁闷地想着。


看着窗台边的玻璃樽,那是她买的东西,不行,她不能让这些东西给另一个女人用着。这样她会郁闷死的。于是,她冲了过去,一把举起了玻璃樽,摔到了地上,“碰”的一声响,她郁闷的心得到了快感,还不过瘾。于是,她又举起了果盘,又是一声。一连摔了七八件东西,这才舒心了起来。


哼,她马楚同是什么人啊。怎么着也不能吃亏了。


拉着行李箱,她把门给锁上了。黯然地走进了电梯,当电梯门关上那一刻,她听到了从一旁的电梯间传来的门打开的声音,还有一个小孩子天真的笑声。这孩子的声音,不是凯凯吗?她们回来了?这么快?马楚同做贼心虚地缩到了一边。电梯下行了。她慌慌张张地从小区后门走了出去。打了个的,直奔车站。


买到了回乡的票,终于坐上了火车。她的眼泪突然掉了下来。看着这座寄托了她梦想的城市惭惭地被远远抛在了后头,她的心空落落的。


拿出手机,她给天明发了个信息:“天明。我要走了,不要来找我。我把自己的东西拿走了,还有你的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就当做是我跟了你五年,你给我的青春损失费吧。好难过。我们真的没有未来了吗?我走了。可能以后都不会再见面了。再见了。”

Tags: 后妈  


一共有 1 条评论
[游客] Steel Castings(未登录用户) 2009-05-27 14:46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