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031
用户名:  红颜弹指
昵称:  红颜弹指

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5-31 10:13

连载小说:防空洞秘窟(32)





56

“当时看了,简直是晴天霹雳。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泪流满面,路什么的也看不清楚了。我漫无目的的到处游走。恍恍惚惚地走出城西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江边。看着滔滔江水,我真的不想活了,只想跟着他去,也好省了这一生的苦难。

我闭了眼睛慢慢地走下江岸,水渐渐地没到了腰、腹、脖子,当水灌过头顶时,我心里一宽,默默地说:“平哥,等等我。”

恍惚中,好象听到有人在喊叫,接着被人抓住了胳臂往回拉,我挣扎着,灌了几口水。就失去了知觉。

醒过来,睁眼只看到一位颇有几分姿色和富态的中年妇人坐在我的床边,她只是不住地安慰着我。

为了让我活下去,还特意把生病的婆婆也接了来,每天好饭好菜地供着。

我很感激她,想做牛做马地回报她。谁想得到,她竟然是南城里头号花艇“玉楼春”的老板娘花氏。后来才知道,她说是瞧见我美貌,觉得死了太可惜,况且当时战乱,原有的妓女四处逃散。她无业可操,总得备些行货才行。

不久后,日本人打了进来。全城的人都在逃命,我们也逃往乡下暂避。这期间,我们吃的用的都是花氏的钱。我的心早就已经死了,但为了生病的婆婆,只好苟且偷安罢了。

不久,日本投降了,我们就随船回到了南城。

花氏重开艳帜,把我当成了一棵摇钱树。没有办法,我欠了她太多了。于是,在约好“卖艺不卖身”情况下,我就成了头号名妓“月奴”。起初,我的身价很高,花氏为了哄抬身价,有意不让我接客。日子一长,客人不乐意了。花氏于是不顾与我的约定,偷偷在我酒里下了药。

唉,大凡女子长得好,真该把自己藏在深闺里的。“谁怜氏族传簪组,狂迹偶为风月误。愿教朱户柳藏春,免作飘零堤上絮”这是宋代出身贵族的名妓尹词客,,沦落为娼后所作的《玉楼春》一词,感伤身世。我又何曾不是这样的呢?

不久,南城首富沈老板不忍让我再受罪,花大价钱为我赎了身。我于是成了他的外室,住在江边沈宅里。

他对我还好,虽说大太太狠毒,常常想办法害我,但有他护着,倒也过了几天安稳的日子。过了没多久,我就生了庆生。

婆婆经不起病痛的折磨,走了。临走,她握住我的手说,她对不起我,拖累了我。没有她,可能我不会过得这样苦。

出殡办得很隆重。一路上,我扶棺边哭边走,全没留意到路边竟有认识我的人。

原来,平先生自郁林偷潜入南城,他是共产党,来南城是为了暗暗刺探情报的。




57

他偷偷托人带话约我城西庙见。不料却被人密告,当兵的很快追来了。情急之下,我带着他从后面逃生,两人逃到江边,再无去路。追兵越来越近。我让他伏在草丛中。自己往另一个方向跑了。

他们越追越近,气势汹汹,还不断地叫骂着。我这才知道大太太说我跟人私奔,要拿了当场浸猪笼。我急了,把心一横,跳了江。没料还是命硬,居然没死,破了相,摔伤了腿。被一对渔家老夫妻救了。听说庆生被大太太收养了,我是知道她的狠毒,怕庆生有事,狠狠心没再回那个家了。

之后,我隐姓埋名地做了那对老夫妻的女儿。

解放后,托政府的福,我成了识字班的老师。经人说合,认识了军代表老周。老周革命多年,家人死的死、伤的伤,只留下两个才半点大的小孩。我考虑了很久,于是嫁了给他。

从此,我过着平静的日子,心里也很知足了,就是常常想着庆生。想得紧了,就偷偷地远远地看上一眼。

后来,沈家家散人亡了,好在庆生当时病得厉害,没跟了去。被奶娘带回了乡下养病。也是他的福气,活下来。我好容易托了人才找着了,就带了回来,让他随了周姓。

那年在街道上,瞧见了当年在沈家帮佣的王妈家的小儿子。我想他是认出我来了。不过我也不怕了,什么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后来我就平平安安地过了几十年。老来也算有福了,子孙满堂的,还都孝顺。”

她手中拿着当年旧照,闭上眼睛,喃喃地说,“红颜鹤发。谁想到当年的花容月貌,会老成今天 这个样子啊。唉!”

“今天话可真多啊。”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把项链递回给小米,小米却不接。物归原主,她有什么理由留着呢?

老人欣慰地点了点头:“谢谢你了,让我可以得回先夫的纪念。当年走得急,都没能把它带出来,心里一直挂着的。你这是到底是怎么得来的?”

想了想,小米找出那本旧的毛边册子给了老太太,说:“这是沈先生留下的遗书,您可以看看。”并大概说了下发现这项链和册子的经过。

老人一言不发地接了过来,找出老花镜看了起来。

她看得很慢,年老了,眼睛毕竟不太好用了。好一会儿,才把眼镜取了下来。幽幽地摇头叹息着:“没想到啊。”小米瞧见她眼圈都发红了。良久,老人才从沉思中醒了过来,“真没想到他竟然这样想着我,我倒是从来就没在意过他的感受呢。离开沈家,我心里一点都不后悔的。”

“依遗书里所说的,沈先生应该把传家宝留了下来。可到底藏在什么地方呢?您知道吗?”

老人沉思着,一声不出,最后只说了一句:“不义之财不可取啊!”

小米黯然良久,告辞了出去。

Tags: 防空洞秘窟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