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031
用户名:  红颜弹指
昵称:  红颜弹指

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5-05 00:09

连载小说:防空洞秘窟(18)

31

小米不敢回自己的窝里住,怕做恶梦。于是,跟宁说了一声,先到她那里住几天再说。

这两天里,小徐他们果然找了小米来做笔录。做为交换条件,小米得把这事严格保密,谁都不能说。如果案子破了,小米就被允许独家播报出来。

上群,还是没有D的消息,倒是小金田浮了头,小米问他,但他却不知道老列与小D的事,老列的来例,他也不是很清楚,只说老列跟小D感情很好。

还说那天下洞的时候,老列手头上好象有张地图的。但只许小D来看,小金田想看,却被拦住了。

这天,小米 买了些菜回到宁家,准备做饭。宁回来得比较晚,回来后有点闷闷不乐的。犹豫了会儿,还是跟小米说:“小米,跟你说个事儿”

嗯?小米 应着

“西平好象跟那个女的分手了,好象那个女人踩船来着。今天打电话给我问你的情况。我说不知道,你跟我没联系了。西平好象不信,这两天可能要过南城来。你说吧,怎么办?”

小米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旧日的伤疤又撕裂了开来。低下头,小米忙着,“我不想见他了。没意思。”

宁有些放心了,“我就怕你又心软,这种三心两意的男人,再拣回来,就是傻B一个了。”

“没事,不会的,你放心”

尽管如此,小米一整晚都是心不在焉的。晚上,辗转反侧,只是睡不着。

反反复复总是想起两人恋爱时的一些情景。尽管他负了她,但可怜的小米,却还是有些不能忘怀。

如果西平回头找她,她要不要再跟他合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呢?

不,绝不了,背叛过一次的男人,还会有下次.好不容易才得脱生天,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难道又自己找罪受吗?理智这样告诉小米。

32

老海听说小米被吓的事后,来看小米了,并给小米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在他左哄右骗之下,他可爱的老妈居然决定给小米提供当年挖防空洞时的素材了。当然,小米可能会得忍受一点老妈式的唠叨和善意的玩笑。

小米一听来了精神,“没问题,别的不拿手,哄老太是绝活。”

老海的家位于老城区内,不大,三房两厅,单位环境很舒适。老海妈是一位打扮整齐的老太太,还挺赶得上潮流的。居然也染了棕色的卷发。老海爸几年前过世后,老海的姐姐嫁了后。就是他母子两个人一起过了。

她笑咪咪地盯着小米看了好一会,盯得小米原有的十八般武艺竟是拿不出手来了。只会乖乖地扮淑女。不是老海制止的话,老海妈恐怕把小米家祖宗八代全给问出来了。

好不容易上了正题。老海妈来了劲,大吹特吹当年自己上学那会有多能吃苦耐劳了。大年大挖防空洞时是多么的状观了。白天上学,那会还有课上,后来就没有了。

晚上就去挖防空洞,挖出来的土都是自己运上去的。干到晚上十一二点都没有叫苦叫累的。当防空洞挖通了的时候,大家就象朱毛两军会师一样高兴地跳了起来了。那场面,到现在还让人感动。

说到兴奋处,还特意找了当年老照片出来。

那个背景是在一个防空洞的门口,拱形的门,没有铁门,一群年轻的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姿态各异地分成三排,大部分穿着军衣或者白衬衣,有的拄着锄头,锹等工具,有的拿着装土的竹筐。或站或立。脸上露出胜利的灿烂的笑容。

老海妈当年还小,花一般的年龄。旁边却站了一位高大帅气的男生,问起老海妈时,她居然颇有点不好意思。说是当年的邻居,一起的同学。当年全校女同学都心仪的男生呢,高干子弟,现在已经是某部门的处长了。

小米闲聊几句。接着问老海妈是不是挖的是那出事的洞。

老海妈的表情怪怪的。说不记得了,反正也就是那一带的。想再问得详细些,老海妈却顾左右而言他了。

33

回来时,小米顺便上新华照相馆去拿了修复的照片。小米看着照片,放大的相片中一位优雅的女子微微地笑着,唇红齿白,容光焕发如同一粒尘世中光洁的珍珠。

真是美人,小米叹道。天然的不矫情的美人在如今这个浮华的世间很难见得到了。街上流行着人工打照出来的美女,时髦,但美貌却是不经一看。却跟这位叫“易如”的女子是远远不能比的。

自古红颜多薄命,不知这女子又是有什么样奇特的遭遇呢。

民国33年好象就是1944年吧。当时日军正再次入侵南城呢。乱世佳人,想必当初也是很艰难的吧。

美人其实是要比常人经历更多的磨难的。倒还不如普普通通的人还能安然过一生的呢。

午后,小米给小徐打了电话,小徐说洞里的尸体的身分查出来了,是老列。后颅骨挨了重重的一击丢了命。现场没找到凶器,又说查了指纹,这人姓钱,外号“钱三”,是有名的古董贩子,可能是被宝藏的传闻引来的。

张小恒还是不知去向,查了他的手机信号,最后一次通话的定位居然就是在沈宅附近。我们担心他是不是与老列一起下洞去了。目前一死一失踪,可能还得下洞再仔细搜查一遍才行。

小米听完沉默了。却不知洞里宝藏的传闻是从哪里来的呢,宝没找着,事倒是出了。看来得找点老人打听才是。

回到了青云街,小米找到了上回提供线索的女人。那女人一听沈宅闹鬼的传闻就来了劲。

“其实这事怕是没有王伯知道得更清楚的啦。当年他就是沈家老爷的小跟班呢,我带你去吧。”

小米随她来到了一处陈旧失修的砖木结构的屋子里,穿过阴暗的狭窄的过道,左边是一个木门,门开着,竹椅上坐着一个干瘦的老头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草编的扇子。他的头发已经发白了,脸上纵深的皱纹显示了岁月的无情。

大概是久没人来了,独居的老人相当热情,非得给小米烧水泡茶。

Tags: 防空洞秘窟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