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031
用户名:  红颜弹指
昵称:  红颜弹指

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4-06-23 22:55

【禁毒“微体验”】·阳光下的幸福,多亏有你

【禁毒微体验】·

阳光下的幸福,多亏有你
                                                                          文 /红颜弹指

    下了大巴,南宁正处烈日骄阳,爊热无比,略行数步,汗流浃背,洒点孜然便可以变烤羊肉串。虽是如此,穿行树荫,透过绿叶的光影流动,望着蓝天白云,仍是觉得幸福。
    只因刚从另一个世界走出来,一个我不了解的世界,代表了月亮背面的世界。
    在南宁市中小学生毒品预防教育馆里,我看到了真正的海洛因、冰毒、K粉、神仙水等等的毒品。
    从来没有想过毒品竟会离我们如此地近,第一次近距离地观察那些细白的粉末、晶亮的颗粒,只觉得如此的普通,不过似家常的面粉、盐晶、咀嚼钙片。它们怎么会象恶魔一样的可怕,令人迷失神志、倾家荡产,自弃于世。
    静静地躺在那里,起初是被当作治病救人的药品来研发使用的它们,一经心怀鬼胎、邪恶的人之手,便成了令人闻之色变的毒品,罪恶的根源。
    而受害者,就在南宁市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的高墙内,透过栏杆和铁丝网,或坐或站,直勾勾地盯着我们。他们的眼神,令我不敢直视,也许是羡慕?后悔?自卑?自弃?又抑或是邪恶?
    不得不赞一句,所内的戒毒管理工作和流程是完善的、行之有效的。在这个如今占地仅237亩、80年代初建立的简陋区间里,分列了11个大队,可容纳1500人同时进行戒毒。在这里,戒毒所实行的是军事化的管理模式,并分为四大区域实行戒毒工作。
    首先参观的是脱毒治疗区。初进来的戒毒者,会在这里进行首次脱毒工作,借助戒毒药品或戒毒手段,历经数日或者一个月的时间,进行脱毒治疗。据场内的民警说,第一天的24小时,对于脱毒者来说最是难熬,过了这24小时,便好多了。
    在这幢设施简陋却整洁、规划完善的楼内,分布着观察室、治疗室、医务室等等,令人印象最深的,便是一间装修高档的模拟“实验室”了。墙上贴着精致的墙纸,吧台的酒柜上是一列酒瓶,桌上摆的是酒瓶和酒杯,四角的射灯,将这里照射得更象酒吧。另一角的玻璃柜上,摆的是各式各样的毒品。  
    在这里,自愿的情况下,吸毒者会通过一系列的测试,来证明自己从生理上和心理上能远离毒品了。顺利通过“实验”者,将会得到医生的证明和一纸通向自由和回归繁华世界的通行证。
    出了脱毒治疗区,向左走,便是各个大队的区域了。监区的起始处,立着戒毒三字经,监区的门口各有一块大石,上面书着代表了该区的智、德、悌等等大字。这是康复治疗区,环境宜人,树木参天,林荫处处。同时设立有教室、心理咨询室或解压室,还按戒毒人员的爱好,安排有着同样爱好的队员在同一个寝室里,如“读书之家”、“象棋之家”、“歌唱之家”、“篮球之家”等等。
    在监区的一个教室里,我们欣赏到了来自歌唱之家的“凤凰涅磐”乐队的精彩演绎,一曲深情投入的“从头再来”,体现了队员们的心声:“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一曲终了,赢得全场阵阵热烈的掌声。乐手们的脸上多了些许自信和自豪感,唱得更起劲了。
   在习艺巩固区,我们看到一名名队员正在静静地安装着电子元件。在这里工作所得,扣除了伙食等费用后,是归个人所有的。
   在回归社会的前期工作中,也包括了教授队员们一技之长。按摩、修理等教室里整齐地摆放着教具和白板。白板上还留着课上未擦的板书。
   近距离地接触到队员,是在办公楼六楼的会议室里。
   小黄(化名),年仅24岁,来自芒果之乡。他是在场互动的队员中最年轻的一位,眼神中还带了满满的希望和期待。他吸的是冰毒,因为好奇,在哥们一再“盛情”之下,走上了这条可怕的路。吸毒期仅半年,体重从120斤到80斤,每日花费从100元到300400元,就这么慢慢一步步地陷入深渊。戒毒的初期并不象海洛因那么痛苦,只是昏睡——这就是冰毒的魔力所在,不吸便没有力气,没办法干活。干完活赚到的钱,全投进去也不够用。后来,家人发现了,便送来了这里。
    我问他出去以后有人生规划吗?——(因为从民警处听说到这里二进宫、三进宫的情况很多,而且,出去以后仅有1%的人是能够有毅力彻底地摆脱掉毒魔的)。
    他说有,只说不会再吸,远离那帮损友,离开那个圈子,要好好地过日子。
    再问,眼神中只是茫然,问及家人,他说还好,妈妈常来看他。说的时候,手在不断地变换交替,显得心中很是不安。于是,我不忍再问下去了。
    虽说国家做了大量的工作,戒毒所甚至将每一步骤都完善到位了;一线的民警们也为此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但,真正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他们自身。强制戒毒是在逼他们做自己清醒时明白、沉迷时抗拒的事情。尽管国家、社会、戒毒所为此做了种种的努力,但,如果不能彻底改变他们的观念,认识到毒品是祸害和谋杀生命的元凶,摆脱自暴自弃的心理,重树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的话。即使生理上脱了毒,回归社会,也难逃重新进来或死于非命的下场。
    这个困惑,在参观振宁翠峰小区内一个制毒窝点时,我得到了答案。一位乐益行社会服务中心的义工告诉我:“在社会各界以及禁毒办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创造了社区戒毒康复模式,只要一年的时间,吸毒者能坚持在同伴义工的帮助下,参加各种帮扶小组活动,一年,彻底摆脱毒魔真的不是梦,有效率达到30%左右。”
    虽说这种社区戒毒康复的模式还处于试点阶段,没有大面积地推广开来,存在着种种资金上的困难,但成功的模式毕竟给很多个不幸的家庭带来了新的希望和期待。但愿,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和关注下,我们能一起行动起来,为创造美好世界新生活,尽一份力,发一份光。
    最后,向战斗在一线从事禁毒和戒毒的民警、工作人员及义工表示最大的敬意和谢意。这份工作是如此有意义,造福于人类。
    阳光下的幸福,多亏有你!



类别: 时评 |  评论(2) |  浏览(1080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桔桔茄 2014-06-24 16:24 Says:
【评论未审核】
桔桔茄 2014-06-24 16:24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