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031
用户名:  红颜弹指
昵称:  红颜弹指

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10-03 11:16

青丝秀发(1—3)

青丝秀发

                                                                              文/红颜弹指
(一)
    就是它了。简咪照着镜子,爱不释手地抚着那一头青丝秀发。乌黑的秀发,如丝般光泽,一泻而下,清汤挂面的发型,齐头并眉的时尚的流海,让普通的她居然也象飘柔广告的美女一样出彩。
   “多少钱?这一顶?”回过头来问。
    老板娘是位普通的中年妇女,五短身材,一头烫得乱蓬蓬的卷发。懒洋洋地瞧了瞧,随便报了个价:“240。”
什么?简咪的眼睛瞪得老大:“太贵了吧,老板娘,这几款假发才七八十块一顶。”
    “那你要那几顶了。”老板娘不紧不慢地。“一分钱一分货,这跟那几顶的材料不一样。又柔顺又有光泽,还不容易起卷。”
    简咪为难了,把假发抓了下来,犹豫良久,慢慢地放回货架上。瞧了瞧镜中的她,枯黄的发,稀稀疏疏地间隔着,头皮都快看得见了。才三十出头,就象个老太婆了。可能是这个原因吧,到现在都还是一个人
   “120吧,120我就要了。”
   “进货价都不得,这样吧,最少180给你了。”老板娘还是不紧不慢的说,一双小眼眯缝着盯着。
    简咪慢慢离开小店,心不在焉的在商场里转了转,。最后一发狠,还是回到那家假发店,一把把假发紧紧地抓在手里。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这个,我要了。”
    老板娘倒是犹豫了,想了想:“这……是当样品的,都没有货了。你要别的算了。”
   “ 我就要这个了。”抓着假发不放,简咪飞快地数出钱来,塞在老板娘手里,赶紧走了出去。
    “哎,你……”老板娘在背后欲言又止,抓紧了手里的钱。

    “简咪,你这秀发简直都赶上‘飘柔’了。”迈克不自禁地摸着简咪的长发,凑上去轻轻地闻着:“用什么洗发水,这么好闻?”
作为公司里头号“黄金王老五”,经理迈克向来当她是透明的,从来不曾正眼看过她。今天居然会把她的秀发摊在掌心里赞赏不已,令得简咪简直是受宠若惊。
    “飘柔,啊?不是,是潘婷。”
   “今晚,你有空吗?”迈克微微的弯下腰。
    “有,有。”简咪傻笑着,只知道点头。
    “那好,下班停车场见。”迈克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阳光帅气得不行。
   “好,好。”简咪呆呆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


    简咪越来越离不开那顶假发了。为了好戴,她特意把原来的头发剪得寸儿头似的短。平时除了睡觉和洗澡,从来不会取下来。每天要花很多时间来打理这顶假发。
    说也奇怪,这头秀发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的,总是光可鉴人,柔顺如云。贴着头皮紧紧的,风大些儿吹也不会移位。
   “简咪,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有点怪?”说这话的,是的死党,李葵。在裕丰开服装店的她,正在店内理着货。
    “怎么怪了?”简咪试着一件豆青色的长裙,这种颜色是迈克最喜欢的。
    “你没发现?以前你都是喜欢穿颜色鲜艳的衣服,根本看都不看这种黑白灰和浅色衣服。这些颜色太考手工了,稍稍上身点的衣服,起码几百块上千块钱。”

    “迈克喜欢有品味的女人,他最欣赏黑白灰三种颜色了。”简咪比划着衣服。
    “噢,爱情的力量啊。”李葵坏坏地说。“不是,我跟你认识十几年了,怎么觉得你最近怪怪的。说话的腔调,手势啊。象这样…….”李葵别扭的摆了个兰花指出来。“象足《霸王别姬》里的程青衣,起鸡皮,也太做作了吧?又是迈克喜欢?”
    “擦,哪儿有的事。”简咪说罢抬起右手将头发往后捋了捋。不知不觉小指翘起,如兰花状。
    “肤色也怪怪的,又青又白,好象一点血色都没有。以前你的肤色是黑点又红润的。”
    “没有了,我这几天那个。你知道的。喂……”简咪走到一边接着电话,跟电话那头的人有说有笑的,突然抬起头来,飞了个媚眼,媚态横生。
     李葵看了,不知怎么的,居然打了个寒战。太诡异了!

(二)

气呼呼地躺在床上,简咪看着床前闹腾的小猫。房间里被那只讨厌的黑猫弄得一塌糊涂,还有一股猫的尿骚味。这只黑猫才捉回来的时候,很是温顺。一身黑亮黑亮的毛,只有头顶上那一小圈毛是灰白,灰白的。很会跟主人撒娇,能吃爱睡,特乖巧。没料到从第二天晚上开始,被关在阳台的它凄惨的连叫了两夜,不知是不是太小了,碰到大老鼠怕了?闹得简咪两个晚上没好睡。只好把它放在大厅的角落里。

黑猫越来不爱凑近她了,每每盯着她,露出戒备的眼神。她一靠近,就逃开两步,远远的盯着她。就算是抓着猫后颈拎起来,那只猫都是死命的挣扎,目露凶光、呲牙咧嘴的,还老咬人。唯一例外的时候,是在洗完澡以后。那只猫才会慢慢地靠过来。

这几天倒是不闹了,可就是到处乱拉便便,今天居然拉在了沙发上,气得简咪狠狠地抄起扫把,满屋追赶着打它。野猫,野性难驯。都不知有没有狂犬病,找个星期天,还是丢了算了。

把猫关进了笼子里,把笼子拎进阳台,无视那只猫凄厉的叫声,气呼呼地关了玻璃门。房间里那股怪味怎么都吹不掉,简咪想起了前些天买的桂花香,拆开了盒子,点了起来。那香倒是蛮好闻的,不是盘香,是那种柱香。

薰了好久,简咪这才觉得好受点。

第二天一早起床,简咪睁着惺松的睡眼,吧拉着拖鞋,走进大厅。照例是闻到一股怪味。象是猫的尿骚味,好象还有股浓浓的什么味,血腥味?

她奇怪地搔着头,慢慢走进厨房。倒了杯冰水喝。转头突然看到架子上的一把厨房用的尖刀没了,刀架边上还沾着点血。

转了转,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一看表,糟了,要迟到了。她赶紧洗漱换衣服上班去了。

楼下,小区花园里凑了一堆的人,七嘴八舌地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

简咪也来不及想太多,飞快地穿过小区,赶地铁去了。

 

“啪”一叠资料狠狠地摔在简咪眼前。一张气急败坏的脸在眼前晃动着,那是金主管。“你怎么搞的,我要的是恒丰公司的资料,你竟然从网上百度几页来应付我?啊,你干什么吃的?脑子秀逗了?叫你好好去调查调查,你就这么办的事?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可以走人。没人留你。”

简咪嚯地站起来,寸步不让地骂:“你又没说清楚,哪个知道你要什么。说我脑子秀逗,你脑子就管用了?管用连个男人都抓不住。”金主管的脸气得铁青铁青的,她发抖着手指着简咪:“你,给我滚。”

简咪气呼呼地抓起桌子的皮包丢过去:“你有什么权力赶我走?你以为你是谁?一个小屁官,还屁股翘上了天了?也不撒泡尿照照。”

金主管气得一声喊,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没料到头发是假的,一扯居然掉了下来,露出简咪那难看的寸头。她气急的脸色变了几变,突然哈哈怪笑,一边指着简咪道:“假的,假的。丑八怪,丑八怪!”

简咪气得血往头上涌,也扑了过去,狠狠地扇了她一个耳光。

同事们见势不妙,连忙一边一个地拉住了。

正乱得一团糟。人群里,简咪突然看到迈克难看的脸色,赶紧掉过脸去,挤了个表情,做出一付委屈的样子,刚想说什么。销售部总监铁着脸走了出来,喝道:“象什么话?骂街骂到办公室来了?都给我回去,停职两天,好好反省反省。写份检查交过来。要不就都别上班了。”

简咪低着头嗫嚅了半天,到底没敢顶嘴,抓起地上的皮包和假发,冲出了办公室。

 

                        (三)

简咪在大街上转了好久,进了肯德基,点了一个全家桶和爆米花,走进了旁边的万达影城。随便找了部电影,也不管是什么电影就买票钻了进去。

电影院里漆黑一片,七零八落地坐了几个人,都隔得远远的。

一个穿着黑锦锻旗袍的女子,坐在镜子前一下一下地梳着长长的黑直的发,兰花指纤细修长,涂着红红的豆蔻,指甲尖上还点着一点金粉,衬着边角脱落的残败,显得华丽而又没落。

那女子青白的脸,眼圈发黑,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慢慢地流下一连串血红的泪水,血红的小嘴半张着,幽幽地说:“你不要我了,我就再也活不下去了。”镜子里,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的身影晃了一下。

简咪突然吓醒了,左右四顾,原来还在电影院里。屏幕上播着两个金发老外热吻的镜头。简咪掏出手机,拔了迈克的电话。

手机铃声响了又响,就是没有人接。再打,还是没有人接。迈克可能生气了。简咪有些着慌了,绞尽脑汁,赶紧想了几条短信发过去,还是如石沉大海。

怎么办?简咪挠着头,假发歪到一边。对了,迈克最喜欢到转角的老树西餐厅吃牛排了,这个时候也到吃饭时间了。也许去那里能碰上,老妈常说面三分情,过去给迈克一个惊喜,也许他就不会生气了呢?

简咪到卫生间里补了一下妆,就急急忙忙地出去了。

在老树里等了很久,也没看到迈克的身影,也许今天是碰不上了吧。简咪失望地站了起来,刚想招手叫服务员过来买单。那举到半空中的手突然顿住了。

迈克,一身笔挺西装,帅气的迈克,搂着个穿红色吊带长裙的女人,两人亲密地笑着走了进来。

简咪下意识地坐了下来,把头扭向窗口。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两人从简咪的桌边走过,一股淡淡的好闻的古龙水的味道,是那么熟悉的味道。

迈克,这不可能,不可能。想了半天,简咪贼似的溜到收银台,买了单,悄悄地走了出去。她远远地从橱窗里盯着迈克和那个红衣女人。很久很久,都不知道要做什么。

迈克根本不爱她,这个她是知道的。可是天杀的,她爱迈克,爱得连冲过去指责他的勇气都没有。她怕,她怕一撕破脸,两个人从此就全完了。再也见不着他了。

她恨,恨恨地盯着那个狐狸精,恨不得撕了她的嘴。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两个人从里面出来了,又进了电影院。简咪想都不想就跟了过去,也买了票,远远的盯着那两个人。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接吻亲热,她气得眼睛里全是火。HOLD住,HOLD住。

好不容易电影散场了,人多一挤,到得简咪挤出来的时候,却不见了两人的踪影。

打了个车跑到迈克家楼下,好半天,家里的灯也没见亮,他没回来,电话不接。坐到了半夜三点,简咪已经没有力气了。只得打车悻悻地回到家里。



类别: 小说连载 |  评论(1) |  浏览(215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刘心乔 2013-10-09 10:02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