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031
用户名:  红颜弹指
昵称:  红颜弹指

日历

2021 - 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 2021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08-09 00:05

尤 物

尤 物

                                 文/红颜弹指

   1 

这里是X城最繁华的高档商业区,沿街各种装修高档、精致的商店比比皆是。一家比一家豪华,一家比一家高档。

   杨娟悄悄地跟着前面那一个美丽逼人、身材苗条的女子,不由得在心里叹道:“ 世间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女人啊,简直是个得天独厚的尤物”。

   尤物蓦地一回首,一张范冰冰似的狐狸脸,眼神柔媚得似乎都能挤得出水来了。一条淡紫碎花的布质长裙,更衬得她肤如凝脂,光彩夺目,远比照片上看的迷人更有魅力。

    猝不及妨,杨娟下意识地侧转身来。尤物在一家意大利进口鞋店门前停了下来,自动的落地玻璃门打开了,“欢迎光临”店内的营业员小姐满面笑容地迎了上来。

  杨娟没有跟进去,而是在旁边的服装店前装出看服装的样子。这家店里的鞋子,没有低过8000块一双的,而且还从不打折。这样的高消费,不是她这样工薪阶层的人承受得起的。

  她跟踪这个女人两天了,这个案子是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官太太委托的。这个尤物,据说是某个有钱人的二奶,或者说情人。

没错,她就是个私家侦探。

杨娟在心里暗暗拿那太太与眼前的尤物相比,不由得叹一声,她如果是男人的话,也不会爱那粗眉鄙眼,腰粗如水桶的太太。

眼前的这个尤物,气质高雅,天仙化人般,哪个男人能抵挡得住她的一笑?这不,往街边那一站,便成了都市中一道迷人的风景了。

    不一会儿,尤物出来了,一手拎着个精美的纸袋,另一只手正接着电话。

    杨娟连忙跟了上去,尤物自顾自地笑着,一付言笑晏晏,中人欲醉的样子。不一会儿,一辆深蓝色宝马车靠路边停了下来。尤物收了电话,对着车内的男子灿烂地笑着,顺手拉开了车门,侧身坐了上去。宝马呼的一下,绝尘而去,只留下一股淡淡的轻烟。

     杨娟只来得及抓拍到了车中男人的一个侧影。见势不妙,赶紧拦了辆的士跟了上去。看情形,应该是没错了,男人跟尤物的关系非同一般。两天内,一有空这男人就会跑来接尤物上下班,两人简直好得蜜里调油似的。回头天天骗老婆说加班不回家。她喟然叹息,现在的婚姻啊!

 

2

   街上,两排的银杏树在阳光下耀眼夺目,落叶辅了一地金黄。不时,一辆车急驰而过,卷起黄叶翩翩飞起。一片调皮的叶子,落到了尤物的白衬衫上,又被风拂去。尤物身穿一件简单的白衬衫,配一条浅黄色卡其布裤子。清水般的脸洗去了铅华,看上去清爽无比,略卷的长发只松松在脑后挽了个髻,随便地别了根嵌着珍珠碎钻的钗子。简单的打扮,却显得气质高雅,人淡如水。

   杨娟从没看过象她这样与众不同的情人, 跟了她几天,倒对她产生了一种欲罢不能的仰慕与好奇心。

  前面是医科大附属的**了,远远的一股来苏水的味道扑面而来。尤物来这里做什么?只见她径直穿过门诊大楼,熟悉地转过楼角,进入了一座七层的旧楼内。

   杨娟疑惑着急忙追了上去,看着她进了电梯。电梯上到了七楼,就停下了。

    一旁的电梯门开了,杨娟急忙抢进去按下了七楼的按键。

    当问到了六楼的一个护工时,她这才得知,尤物去了608室。

   608室外,杨娟假装经过,不经意地往里瞟了一眼。一边按下了针头摄像机的开关,卡察卡察。尤物正在里面,靠近窗口旁的一张床前,深情款款地握着一个年轻男子的手,似乎在说着什么。

   那男子,形容消瘦,一脸憔悴,虽是一脸病容,却不掩其逼人的英俊。想必在健康时,应该是个颠倒众生的美男子吧。

   杨娟走了过去,然后想了想,又掉回头来,直接进了608室,在靠近门边的床椅子上侧坐了下来。旁边床上一个瘦弱的老人正闭目熟睡着。

   “医生,医生”突然间,尤物叫了起来,杨娟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她那张楚楚可怜的脸上自眼前晃过,眼眶中满含了泪水,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就象一只垂死挣扎的小兽般绝望。

   医护人员急忙跑了进来,赶到了那男子的病床前,二话不说就开始检查起来。病房中的空气一下子凝固了起来。

  “快,去安排手术室,再通知王主任过来。病人需要进行紧急手术。”一个白大卦沉稳地吩咐着。“另外,病人家属请去签手术同意书,并到收费处预交十万块钱手术费。”一个护士急忙奔了进来,将病人抬上了活动床,径直推了出去。

尤物靠在门边,嘴唇紧紧地咬着,浑身簌簌发抖,泪水不断地掉了下来。那眼神中满是绝望、和深深的痛苦。

活动床推了出来,她也不出声,只扶着床,泪眼模糊地注视着床上的男子。直到手术室外,被护士拦了下来。待紧急办完手续后。她终于支撑不住了,背靠着门,肩膀不断的抖动着,跪倒在地上。半晌,压抑地哭了出来,杨娟不由得生了同情之心,也没多想,就走了过去,递上一包餐巾纸。尤物抬起泪眼看了她一眼,也不出声只是伸手接了过来按着眼睛。

    杨娟扶起了她,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半晌,尤物哭累了,一直木无表情地盯着手术室的方向。

3

   “谢谢你”突然,尤物发出了声音,杨娟一时不及防,吓得跳了起来。

   “你看到了吧,二奶的生活也不是这么好过的。”

    “你怎么知道的?”杨娟吓了一大跳。

    尤物展颜道:“你都跟了我几天了,我能不知道吗?”

   “那你为什么不拆穿我?”

    “你也是在讨生活,都不容易 。”尤物说完这一句话就不再出声了。

     “谢谢。”杨娟窘迫无比。原来人家早就发觉了她在跟踪,却一直没有拆穿。半晌,她小心地瞧着尤物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道:“里面那个人是你......”

     “我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准备结婚时,发现他得了脑瘤。”尤物一脸淡淡的抹不去的忧伤。

     “所以你才......”杨娟不由得脱口而出。

     尤物没有作声,半晌这才默默地点了点头。渐渐地夜幕降临,光线暗了下来。周围的灯一盏盏地亮了起来。

    “你回去吧,我今晚都会在**里,不会跟他见面了,没有必要跟着我了。”尤物黯然地转了过头来说。

    杨娟想了想,走到**外面,在餐馆中打包了份套餐回来。

    尤物还是一动不动地坐着,如同望夫石般的忧伤。 杨娟将饭塞到了她的手上,她那冰冷的眼中这才似乎有了丝丝暖色。

    勉强地吃了几口,眼泪却吧答吧答地掉了下来。她蓦地立了起来,放下盒饭,一路泣着奔了出去。

4

    咖啡馆里,一个五大三粗的、满脸横肉的中年官太太模样的女人坐立不安地等待着。身边一个穿灰色衣服的同伴。官太太面前的咖啡里加了都快有一小壶的牛奶了,她却还是要不断地叫加牛奶。加了,又总是拿着小匙装模作样的扰着,也不喝。

    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走了进来 ,艳光四射,吸引了周围多少人的目光。中年太太也看到了,满眼中射出来的,是海一般深的怨恨与嫉妒。嘴一张,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骚狐狸,死不要脸的东西!”

    尤物四下张望着,不一会儿望到了这位中年女人,淡淡地笑了笑,向这边行来。过得来,也不招呼,只坐到了中年太太的对面。然后从随身的小包中取出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卡的一声,点燃了,吸了一口,长长地吐出一个个圈圈来。

   杨娟就坐在她们后面两桌,紧张地听着。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那官太太咬了咬,半晌才勉强压了压自己的怒火,低声地道:“你要多少钱,才肯从我男人身边滚开?”尤物笑了笑,一脸云淡风轻。“是你男人的主意?还是你自己的?”

    那官太太模样的女人怒火上升,一拍桌子骂道:“不要脸的东西,抢人家男人还敢嚣张,小心你这张漂亮脸蛋。

    尤物冷冷一笑,再抽了口烟。沉思了会,一狠心道:“二百万,给我二百万,我就再也不见你男人。”

    官太太大怒,正想扑过去给她一记耳光。一边的灰衣女人却扯住了她的袖子,强压了压心头的怒火,  冷冷地喝道:“坐下!有话慢慢说。” 

   官太太努力压抑怒火,半晌才咬牙对尤物道:“50万现金。要不要随你,不要的话,你给我仔细点。”

尤物顿时僵住了,放下香烟,一把按息在烟灰缸中,嚯的一声站了起来。看也不看提了手袋就要往外头走。

   那灰衣女人立了起来,一伸手拦住了,也不作声,只做了个坐下的手势。

    尤物与她目光交战着,想了想,还是坐了下来。

    灰衣女人从手袋中取出了一个牛皮纸信封,递了过去。尤物犹疑地接了过来,打开一看,啪的一声,信封掉到了桌子上,散出了几张照片。

    “这些东西,要是放到你单位去,管教你身败名裂。”灰衣女人阴险地喝道。一边的官太太开始脸有得色了起来。

     尤物冷冷地笑了笑:“那你的婚姻也就不保了,游戏规则你难道不知道?”

    官太太瞪着她,眼中似要喷出火来了一般。

     后面的杨娟听着有些不安,悄悄站了起来,买了单就走了。虽然这样做是有背于她的职业道德。但她一想起病床上的男人,那巨额的医疗费,就怎么也没办法拒绝这可怜的尤物了。

  5

再见尤物,却是在机场。

一个黑衣窈窕的女人,长发披至腰间,孤独地坐在机场的候机室,眼中是死般的寂然,吸引了诸色男子的眼球。她却依旧是视而不见,只默默地坐着,间或抬起头来看一下时间。

杨娟正在机场接人,忙着商务接待的事情。她已经换了份工作,在一个大集团公司里做起了秘书的工作。眼前的她是一脸的红润,活力充沛的样子。客人还没到,她有些无聊地张望着,远远地却一眼看到了尤物。

“是你?”她走了过去。

尤物抬起了头,微微地点了点头。

杨娟坐了下来。“他还好吗?”

尤物黯然地摇了摇头,眼中泫然欲泣。杨娟看着她一身的黑衣,哑然地道:“难道......”

尤物点了点头,大滴大滴的眼泪掉了下来。

“他走了多久了?”

“上个月初。”

“现在,你这是要去哪里?”杨娟不忍地问。

“美国, 我想去那里学习室内设计。小时候,他就总说,他要建一座最美最美的房子给我住,让我过得象公主一样!”尤物拭去了眼角中的泪,抬起头来,眼中亮晶晶的。“你说,如果我把房子建了起来,他会不会回来和我在一起?”

杨娟哑然了。“对了,谢谢你帮我介绍的工作。要不是你,我也许还是混在那个破地方。”

   尤物死寂般地叹道:“你不是也帮了我大忙吗?说这话。那笔钱,还剩下一点,我已经捐给孤儿院了,当时也是不得已。他走了,我也就什么都不想要了。”

言罢,机场的广播里却传出了登机的提醒。尤物站了起来,黯然地拖起了手边的一个行李箱道:“我该走了。”

“等一下,我想问你,你真的跟那个男人有染?”

尤物诧异地回过头来,突然微微一笑:“你知道了?”

“是的,我知道了。”杨娟点了点头。“其实真正有关系的是你男友和那个太太。不是吗?为什么?他背叛了你,你还要救他?”

尤物淡淡的脸上遍是哀伤:“其实,他是我的青梅竹马。从小就很善良,温厚,书也读得特别好。小的时候,我家里很穷,他妈妈常常让他带些米面什么的,周济我家。要是不认识我,他本来应该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他跟那个女人好,也是为了我。那时候,我还在念高中,妈妈得了肺癌,家里一贫如洗。当时,那女人有钱,想从单纯的大学男生那里找点乐子,看上了他。他放弃了公办出国留学的机会,违心地跟了她……”

“后来,我妈妈过世了,好不容易把债还清了。他想跟她分手,与我在一起。她却死缠烂打,纠缠了很多年,最后绝望了,找了几个流氓毁了他。我恨透了她,所以勾引了她的男人,掌握了她所有的秘密。她的苦海,才刚开始呢……”

    尤物头也不回地往登机口而去。

杨娟站了起来,望着她那孤独却美丽的背影远去,不由得一阵惆怅。自古红颜多薄命,此女本应只得天上有的,流落到人间,不知要经历多少劫难呢。

    一个年轻高大帅气的洋人,突然从旁迎上来,殷勤地问她些什么。尤物冲他淡淡一笑,松开了手,洋人顿时喜上眉梢,接过行李箱拉杆,几步追了上去。

   杨娟笑了,尤物,不管是到了哪里,都会是男人们争相追求的焦点。但愿,她能有一个好的归宿吧。



类别: 小说连载 |  评论(3) |  浏览(323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3 条评论
红颜弹指 2013-08-10 22:46 Says:
【评论未审核】
啸之(未登录用户) 2013-08-10 13:19 Says:
【评论未审核】
刘心乔 2013-08-09 11:09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