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966
用户名:  鬼栖葬花
昵称:  吴了了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03-07 09:52

妇女们都解放了吗






  我想作为新世纪的女人们在某些时候还是能感觉到幸福的,想哭便可以纵情的哭,想笑便可以大声的笑,一定会很少有人鄙夷地说:这女人应该回去多看看《四书五经》。我想但凡有人这样说了那必定受到美女们万般的唾弃:咱都解放60年了,改革开放都30年了,还由不得老娘疯狂一次吗!

  

  当然,这仅仅是在某些时候,更多时候妇女还是没有做到彻底被解放的,此事如果要一一举例,那便像为解放前女人们的裹脚布了,不但又臭又长还散发出历史的腐朽味儿。

  

  前段时间江苏泰州发现一具明代至今的不朽的女尸,其样貌清晰可见,俗语说:那肌肤真是可以弹之欲破呀。而我关心的却是这女尸的脚,我虽没有恋足癖的嗜好,但对三寸金莲还是比较有兴趣的。这不都是中国五千年封建制度留在我身体里的余毒吗,我有则全中国的男人都有吧。当然,这次也不例外的和往常一样这女尸的脚也美其名曰“三寸金莲”,裹着历史的腐臭。这女子在活着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呢?是樱桃樊素口,是杨柳小蛮腰。还是一朵梨花压海棠,还是犹抱琵琶半遮腮为伊消得人憔悴?她是否也经历过一次翻天覆地的解放,是否也掌握了对世界的话语权,是否也可以笑时便笑,哭时便哭。她是否还可以美了美了地哼唱着:我是女生,漂亮的女生,我是女生,爱哭的女生。

  

  然而再多的可能就像这天与地一样,我们仰望星空便可以看见璀璨的夜色,可当我们垂下那颗沉重的脑袋时看见的却是地球到处被人类璀璨后劣迹斑斑。我的意思是,在明代这具女尸的她的上身或许是解放了的,而下身却还在水深火热之中苦苦挣扎。那双脚一裹便裹了五百年,我真纳闷在人们打开她的棺椁的那一刻会不会也听带一声带着五百年前的哀叹呢。我更纳闷朱重八那臭要饭的老婆马大脚传说中不是没有裹脚吗,为何明代的妇女们却都要裹脚呢。由此看来老朱同志也是个“恋足癖”啊。

  

  “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还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我们的音乐老师就曾教我们唱过这首歌。那时还未了解妇女们的冤仇在哪里,只是能清楚的意识到在某些地方家里请客吃饭妇女们是不可以上桌就餐的,她们一般是一边给男人们添酒加菜,一边手捧碗筷将就着在厨房里胡乱的吃一通,待男人们吃饱了喝足了又开始收拾饭桌准备茶水。即便这样我也并没有看见妇女们身上有多大的冤仇啊。后来我才知道这些妇女同志们都已经解放过了,她们现在履行地只是作为一个妇女职责,履行的只是五千年以来的传统礼仪。暂且可以说成是“三从四德”吧,也可以按照等下流行的说法——必须的。可一切事物看起来是“必须的”那就可笑了。妇女必须做家庭主妇吗?妇女必须油盐酱醋茶吗?妇女们必须田间地头吗?妇女们必须必须吗。。。。。。

  

  话说都解放60年了,我想妇女们该解放的都解放了吧。即便是上半身还侵淫在经济年代的水深火热中,貌似有气无力反抗着所谓的男权社会,但是下半身应该可以做到春光灿烂,无坚不摧地绕指柔了吧。都说: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了男人就是征服了世界。在我看来男人想征服世界是权力与性的欲望,而女人未必是想通过征服男人去征服世界,她所要征服的只是男人的心,她想得到只是男人的爱,或许只是一个家那么简单。当然,这一切都在武则天同志以外,这位伟大的妇女同志自始至终从未解放过。这如何是好。

  

  

  


类别: 调侃 |  评论(1) |  浏览(651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dudf6buzz6 2013-08-13 15:55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