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966
用户名:  鬼栖葬花
昵称:  吴了了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03-02 13:01

一只钢笔引发的真情






  由于接了河池文学的活,要写一部3万字的中篇小说,在键盘上憋了一个星期连一个小说大纲都没有憋出来。无奈之下只好用最原始的写作方式——手写。

  

  每天早上起来吃完汤鲜粉嫩的米粉,泡一杯浓浓地普洱,点一根香味浓郁的香烟,听着电视里的新闻,靠在椅子上手里不停的划动着。看着那一条条黑色的墨迹从笔尖喷薄而出,心里痛快全身痛快神经也就飘飘然了。

  

  老潘的学校正式开学,头天晚上他带着儿子跑来跟我聊天,走时顺便借走了我的《王小波全集》,这家伙打算今年不做班主任余下更多的时间来照顾家庭和学习写作。在我看来的他的写作能力已经是很强了,或许是教师的缘故他对自己的要求似乎还是蛮高的。在这一点认真的上就能体现出我的缘故多么懒惰的人了,尽管工作有点忙碌可每天两小时的写作时间我想应该还是有的,可是我的那些时间都跑到哪里去了?

  

  要不说老潘这个家伙认真呢,我说我在用手写写小说,他立马买了一支他教学经常用的那种款式的钢笔,买钢笔也就算了吧,这家伙连墨水也都一块买了还亲自送到我手里。看着他带着儿子离去的身影我心里实在是五味杂陈,什么是朋友?我想这就是朋友的最好的诠释吧。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出现。

  

  天气忽冷忽热老毛病又犯了,不停的咳嗽还带着轻微的发烧。什么也不想做,更不会有什么写作的灵感。答应给那超编辑的短小说也是节录了去年写的小说的一部分,算起来那也是一部还没有完成的中篇小说。曹某人说:你终于要完成一部有结尾的小说了。

  

  《住在二楼的男人》这部还在酝酿当中的中篇小说,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清楚这对于我来说是意味着什么。是一个起点还是另一个开始,可是一切源于压力之下的作品还能保持着原来的纯真吗?还能一如既往的展现出吴了了的黑色风格吗?

  

  调侃:

  

  笔名:吴了了

  简历:1982年出生于河池市九圩镇拉拱小学,1995年就读于九圩镇九圩中学,初中二年级辍学回家开始自学写作。此人单眼皮上黑眼镜,厚嘴唇上细胡须,身高未到八尺,学富未达五车。他时做过黑窑矿工,建筑小民,也曾混迹于闹市做过剃头匠,摆过夜摊卖衣服,活到现在碌碌无为,无所事事。自感岁月蹉跎,时光不饶人,故而时常奋笔疾书作些小文了表伤感,虽有词不达意,但也无伤大雅,我且说,你且听,好与不好各位看官悉听尊便。

  


类别: 调侃 |  评论(0) |  浏览(574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