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966
用户名:  鬼栖葬花
昵称:  吴了了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01-18 02:20

星星堆满天

  



时候我喜欢听变压器的声音,这导致我的父亲几乎把我当低能儿处理掉。后来我喜欢上了做木匠活,还做出了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父亲对我态度才稍微的有些改观。也许父亲发现我的身上具备着某种不可能的潜质,可这更加的导致我继续的“低能”下去。

  

  小时候我打球,先后把右手的中指和食指砸成了内勾和外翻的形状。母亲就带我去算命,那羊胡子老头理直气壮地说我不宜再用右手,否则我将失去我的右手。也就是说:在我孩童的时候我就要失去一样东西,这个东西它看似存在着,却毫无利用价值。在我十四岁离开学校的时候,我逐渐明白羊胡子老头说的话,这期间我一直在用右手干事。我中指和食指的状态说明:我的前十四年是一个仰首的状态,而往后的全是俯首状态。所以现在的我一无事处,冬天来的时候我委琐着身子,双手插口袋,低着头叼着烟走在路上。我似乎听见耳旁有人说:你看就是这个人,他是个爱听变压器声音的低能儿。

  

  我十四离开的校园,那是一个充满着奇迹的年代,我们身上流淌着革命的余毒。我是80年代的人,而我受的教育却是70年代的,因为我的老师大人是70年代的,他们有着50,60年代人身上共有的压抑。他们同样的继承着50,60年代的教育模式,同样的将这种压抑发泄到下一个年代的孩子身上,我们继续着他们的余毒的时候,同样的也毫无条件的接受着他们的发泄。这其中包括:漫骂,嫉妒,殴打,唾弃。我的初中老师就是这样对我的,那时候他刚师大毕业,身体里充满了上代人灌输的余毒,他迫不及待的发泄在了我们的身上。我想他在干这系列行为的时候他是处于“勃起”状态的,也许他很快乐也很亢奋,脸上流露着自慰的表情。我现在时常想起他那时的表情,每次我都会高兴得要死。那是快乐吗?

  

  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那么早早的就离开学校,我就说:初中时我在黑板上画了一只猪,这只猪在书堆里呼呼大睡,这只猪嘴里流着浑黄的口水,这只猪的旁边站着一位神情骄傲的老师,他的表情幸福而宽慰。好象在说:终于没救了。笔友说我又在瞎扯,我只能一笑了之。

  

  现在我可以告诉我的那些朋友们我是怎么离开学校的:我在黑板上画了那副画后,我的老师神秘的把我拉到昏暗处,恶狠狠地煽了我20个嘴巴子,还用膝盖猛地顶了一下我的小弟弟。我数着的是20下,我也记得小弟弟当时很痛,我还记得他干完这件后很满足的对我说:去洗洗吧。

  

  老师揍我的时候是夏天的一个夜晚,我去洗洗的时候天空满是闪亮的星星。我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同样的也在那时候我彻底的俯首下来了。

  

  

  


类别: 调侃 |  评论(2) |  浏览(519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窗含西岭 2011-01-20 08:40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