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966
用户名:  鬼栖葬花
昵称:  吴了了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12-24 15:38

娃崽卵与颠不昂






  我想“娃崽卵与颠不昂”是我们河池地区用得最多的词汇之一,且不说它的褒贬。但凡人们从口出吐出这两组词汇时,内心多多少少的都会带些不屑于鄙视之意。当你需要讽刺一个人时随口便出——你个娃崽卵,颠不昂的,那该是多么的快活,内心的多么地充满了优越感。

  

  我想先说说娃崽卵这个词优越之处,众所周知娃崽卵本该是形容小孩子的,说这个孩子幼稚,无知,做事说话不靠谱。现在我要说一个因“娃崽卵”这个词所发生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A镇举行篮球比赛,B村的球队本来是应该杀出小组赛的,结果C村与D村比赛时,C村故意让球输给了D村,结果D村进了半决赛,B村则被挡在了半决赛以外。当时C村在与D村比赛的时候旁边站满了无数的观众与领导,很多人都看出是C村故意让着D村。后来当C村与D村比赛结束后,B村的运动员便在球场中间拉起了横幅,上面写着“黑哨、抗议、不公”等标语表示对赛事的不满与抗议。镇领导见事不妙便出来调解,当时B村的村主任便上去跟领导们讲明自己的态度。就在此时,一位镇领导突然对着B村的村主任冒出一句“娃崽卵”。此话一出B村的群众便围了上去想要揍这个领导,而这个领导见势不妙便从纷乱中逃了出去躲了起来。B村的人依旧对这句“娃崽卵”不依不饶,说是领导侮辱了他们的村主任就是侮辱了他们全村的村民,B村的球员们更是愤慨地集体坐在球场上不愿离开,事态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控制。

  

  事情的结果是镇长满足了B村的要求,让那位骂人“娃崽卵”小领导出来当面对B村的村主任和村民集体道歉。

  

  此事一出全镇的人都在笑话,笑话那个领导办事不靠谱,说话没水准,内心优越感作祟,跟娃崽卵毫无区别。

  

  接来我继续讲“颠不昂”这个词,从字面上理解我可以把这个词解读为:有点疯癫但又不是完全疯癫,说愚蠢又不是彻底愚蠢的人。我现在又要讲一个发生在我们村里的故事了。

  

  我家隔壁住着一个40多岁的男人,身材魁梧,面肉横生,胡须粗黑,没上过学,育有二子,我们都叫他“小滚叔”。这个小滚叔平常喜欢大声说话,爱开个半荤不素的玩笑,为人也是和蔼可亲。但是这个小滚叔久不久就会干出一些荒唐事来,让村里人看了哭笑不得。

  

  话说有一天中午小滚叔从地里干活回来,照例地先看看自己家猪圈里的猪,突然他发现猪圈里凭空多了一只小牛犊,便问小儿子说牛是谁家的怎么进来的,小儿子说不知道。小滚叔二话不说抓起小牛犊的后腿就从猪圈里扔了出去,扔得那小牛犊疼得嘎嘎直叫,小滚叔自顾地拍了拍手回屋吃饭去了。

  

  到了这天下午小滚叔前面家的强婶骂骂咧咧地从家走了出来,她说:你个短命的,那个狗叼的把我家的小牛仔打得脚都断了。恰好这时小滚叔的小儿子在门前玩耍,听到了骂声便回答说:是我爸打的。强婶听闻后就冲到小滚叔家门口大声骂道:小滚,你给出来,揍嘛要打我的家的牛,更大一个人了连跟牛都过不去,你还是不是男人。

  

  小滚叔早就听到了强婶的骂声,他深知这个女人的厉害,心想自己打牛没有别人看见自己躲起来不出去就完了。谁知自己的儿子却把自己暴露了出去,听到了强婶的骂声已经来到了门前就冲了出去反击说:谁叫你家的牛跑进我的猪圈偷出我家猪的东西。强婶反驳说:偷吃就偷吃了,吃几多我赔你,它是牛是畜生不懂事,难道你也不懂事。接着就是一顿教训说得小滚叔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本来以为此事就此了结了,谁知到了这天的傍晚小滚叔喝了几杯酒歪歪倒倒地就冲到强婶家又要想理论,强婶见她喝了酒便不搭理他想要躲进房间里,要怎么说小滚叔经常做些荒唐事呢,他也歪歪倒倒地跟在强婶后面需要进人家房间继续理论。那还得了?强婶见势不妙顺手抄起了房间门口的一张小凳子照着小滚叔的头就是一凳子下去,顿时血就飚了出来。小滚叔挥起拳头想要反击,可又不知道为了什么手停在半空,两秒钟过后小滚叔居然抱着头嚎啕大哭起来,大声哭嚷道:哎呀,想不到我小滚居然挨一个婆娘搞一板凳,哎呀呀哎呀呀。边哭边从强婶家褪了出来,惹得在旁边看热闹的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气的人讲这个家伙“颠不昂”,笑的人都笑窜了气,笑得眼泪直流。我想这就是对“颠不昂”这个词的最好诠释吧。

  

  其实我说这么多只不过是想说说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由于年纪渐渐大了父母老是在操心我的婚姻大事,到处想要给我说亲。就在前几天我弟弟的岳父在我父母的攒动下说要介绍一个女人给我认识,年纪跟我相仿,刚从广东回来,我实在拗不过就同意了。

  

  由于那几天工作有点忙,就把相亲地点定在了弟弟的店里面,那个美女来了以后我也忙得不可开交,没有好好的聊上几句,我只有在工作同时偷偷地看她几眼。美女走后弟弟的岳父问我印象怎么样,我说人蛮漂亮,年纪也不是问题,就是她看上去满脸红尘好像不是什么良家妇女。弟弟的岳父说先了解了解看吧。

  

  到了相亲的第二天,那位美女打了个电话给弟弟的岳父留了一个手机号码,说是要我给她回一个电话。由于忙我只好发去了一条短讯,结果短讯发出去半小时悲剧就来了。那位美女回讯说:我是她的男朋友,你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吧。

  

  我那个气呀,气得都想把电话摔了,在气急败坏中我写好了一条极为恶毒的短讯想要回过去,可是又做罢了,居然自嘲地哈哈大笑起来。心想算了吧,也许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只是家人不知道逼着她来相亲。于是就跟弟弟的岳父说让那位美女给我一个解释就算了。

  

  事情的结果果然没有出乎我的预料,这位美女喜欢打麻将,据说最近还输了一万多块。而且这位美女刚从广东回来,仔细想想便知:一个剩女,样貌还不错,28了还没有结婚,还喜欢打麻将赌钱,轻轻松松地就能输个一万块。还真是叫人不敢恭维啊。

  

  弟弟的岳父把这些事情告诉我的时候,我也只好玩笑的说——死逼,颠不昂的。

  

  

  

  

  

  

  

  


类别: 调侃 |  评论(2) |  浏览(493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鬼栖小贱 2010-12-25 19:07 Says:
【评论未审核】
天在地在我在 2010-12-25 13:07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