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966
用户名:  鬼栖葬花
昵称:  吴了了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4-09-03 15:04

老潘 一头倔强前行的驴


 


“等我喝完这杯,就是你们的老大”,老潘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几滴酒从嘴角溢出挂到下巴上,他顺手抹去哈哈大笑。


       认识老潘是在那年秋,天空有雨,他骑着一辆声响震天的摩托车来找我。开口就说你的人跟你的文章很不相像,我回答你的外形和教师也不是很搭,寒暄完他带我下馆子。初识,心想这人就一不务正业的老师,整天开破摩托车到处找乐子,而且还给自己起一蹩脚的绰号“摩驴”。


那年秋,我在都安县养病百无聊赖。或去书店翻书,或窝在沙发里码字。一天一天就像那年秋一样萧条,于是我决定用交朋友的方式来打发即将到来的冬天。老潘的出现无疑是雪中送炭,尽管我对他的第一面是多么的不屑。


老潘有很多故事,喝了几杯后就重三四遍的讲。比如他一骑前往融水,扎营破庙里,夜里骤降大雨,他发现了灵异事件。亦或者他会不厌其烦地说贵州月亮山的“变婆”,说那些蓝眼睛的女人是多么多么的漂亮,他多次怂恿我一同前往。见我对他的故事不敢兴趣,老潘并没有气馁,他仿佛有一种不把我从沙发上忽悠出去,他马上就去死的冲动。可无论他讲多少离奇的故事,我就岿然不动地在沙发上,看我的书写我的字。对此,老潘相当鄙视。


我想老潘对我这种死皮赖脸的活着的方式也是不屑的,那个冬天我还是一个人过,老潘这雪中送炭被我无情地浇灭了。他干他的教师,我做我的无赖,我们俩本就不是一路人。


第二年夏,老潘换了架新摩托车又来找我。他说带你一个地方,领略一下都安县的十万大山,我中了邪似的坐上他的车屁股。摩托车从县城出发泊油路到达大化县,然后砂石路向大化县的深山驶去。心想这都离开都安县地盘,看来这次被他忽悠到了。


在大化雅龙乡的一个深山里,一对瑶族夫妇生了八个孩子生活在山洞中,原来老潘跟另一名公益组织的朋友去资助这家人的孩子念书。说来心酸,老潘问我你怎么看。我说给钱、给米、给粮都不能解决问题,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说服这些孩子念书。老潘说,给钱他们会花光,给米给粮他们会吃光,而且钱不一定给孩子念书,所以我们只能让这些孩子接触教育,哪怕多年一年的书,对将来他们出去打工都会有更大的帮助。


老潘是个好人,我是这么想的。


老潘还是个有意思的人,这体现在他对“故事”的执着,走到哪他都会找到当地有趣的人,有趣的事。我经常自豪地笑话老潘他对故事这么执着完全是受到了我写作的影响,他讲挖掘的一些故事写成小小说发表。每次见到我就扯着我谈写作,唠唠叨叨没完没了,说多了我就说他的小小说烂得要死。显然这点打击对他而言是不够的,这头倔强的老驴对“故事”的追求几乎到达疯狂的程度。


老潘要做一单大的,成立河池市“寻找最后的抗战老兵”团队。作为队长的老潘自命不凡地在喝光一瓶天龙泉后大言不惭地说:我以后就是你们的老大了。在这个团队里有职业记者、摄像师、摄影师等等,在老潘的召集下我们走在寻找老兵的路上。


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老潘利用周末的时间寻找抗战老兵。足迹走过都安、大化、宜州、南丹、金城江区、环江。做资料做记录送钱送物老潘乐在其中,已然成老兵们的知音了。很多时候我们都在聊老兵,聊他们的事迹,聊那个战火纷飞年代所发生的事情。老潘总是说我们欠老兵一个证明,我们不应该让老兵遗憾的死去。如果我们不去记录,不去证实历史,对他们是不公平的,对我们来说是耻辱。


离开都安和老潘到处玩乐的时间也少了,前些日子去回都安找他,老潘带着我去龙湾乡看铁索吊桥。老潘现在在撰写《都安扶贫三十年》一书,整个暑假他和他的摩托车穿梭在都安的十万大山里。在他的客厅到处摆满资料,记录着他从各处收集来的“扶贫”故事。


我的大哥,一头倔强的驴,他还在路上。
 
老潘在认真记录老兵的每一句话


 
这是一位100多岁的抗战老兵


 
老潘在海报前


 

老潘和他的寻找老兵团队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669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八步一景 2014-09-07 18:45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