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76
用户名:  1日贯通
昵称:  1曰贯通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7-05 10:39

果熟时节到果歪





果熟时节到果歪 

申弓

早上起来,做完了早课,吃过了早餐,录完一份《心经》,好像有点百无聊赖。正想起步去白石湖,电话响了起来,是黄主任打来的,邀去钦北南间去摘黄皮果。

听到黄皮果三个字,口舌间便涌出了一股口水,想起那黄黄的小果,白白的果肉,酸酸的味道,深深觉得曹操当年的遗憾,假如他吃过黄皮果,对军士说前边有黄皮果林,我想那效果一定会更好,只是就没有了“望梅止渴”这个成语了。

虽然熟悉,在这里还有必要标准化一下,百度云:黄皮果,又名:黄皮、黄枇、黄弹子、王坛子。拉丁文名:Clausena lansium (Lour.) Skeels 芸香科、黄皮属植物,果色泽金黄、光洁耀目,根据性味,可分甜、酸两个系统,有些品种甜酸适口、汁液丰富而具香味,是色、香、味俱佳的水果,可与荔枝并称。叶、根皮及果核均供药用。民间谚语云:"饥食荔枝,饱食黄皮",说明黄皮可帮助消化。

跑几十公里去摘果,仅两个人显得有点寂寞,便开车到了矿务局,拉上了九叔和十四叔,一行四人,奔向南间。当然,也因了主人是煤矿的工友,于是成了四个煤炭佬去探望一个煤炭工友。

汽车从皇马工业园区穿过,再拐上一条水泥路,一路经过了歌标、大片、三门滩、三益、桥头、那桑、大寺、派朗,最后到达果歪。这是一条市际路,我却从没走过的新路,因而一路都感到新鲜,从头到尾都保持着饱满的精神,感觉两个眼睛不够用。

一踏入村子,就被那些红的黄的果实迷住了。红的是荔枝,虽然现在即将过春,可村上的荔枝树,树上还有许多红红的荔枝果,熟透了,显得一片火红。没有摘,估计要烂在树上,然后落下来作肥料了。黄的自然是黄皮果了,现在正是成熟时节,一棵棵树上硕果累累,就长在路旁,也不高,伸手就能摘到。我们看到那鸽子蛋一样大的黄皮,在雨后晶莹发亮,便忍不住伸手去摘,摘了就纳入口中,连皮带肉吞了下去,那味道鲜美得简直难以表述。才记得问主人张哥,“这是不是你家的?”回答说“不是,是别人家的,不过也没关系。”可见张哥在村上的人缘是绝对的好。

张哥找了两编织篮,一把长柄钩刀,带着我们往他家的果树林走去。我觉得这个村子的名称有点好玩,路上我好奇地问了张哥,怎么叫果歪?张哥说,原来不这样叫的,叫老槐,村上原来有一棵老槐树,很大,树冠覆盖有半亩地,一因槐字难写,也因为壮话的口音相似,叫着叫着便叫成了果歪。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有棵果树长歪了呢。

穿过一道水坝,因为刚下过雨,山水直往下泻,以致将那些垒坝的卵石都淹没了,我们都一步一探地探着石头过去。同行十四叔穿着皮鞋,不知道是怎么个过法,三腾两跃竟然就过去了。 来到一片坡地,地上长满了果树,张哥指着说,这一片都是我家的,你们就只管摘,先试哪棵甜摘哪棵。我们便像鬼子进村一样,攀着枝桠,边摘边吃。看看低矮的摘完,便用钩刀钩下高的。再高有够不着,十四叔一个腾跃,上到树上,年近半百的人灵活得象只猴子一样,直把我都看呆了。

我问张哥,你家一共有多少棵黄皮?说我也不清楚,也没仔细数过,不过这一片都是,对面山上还有。看,都多到没有数了。

不一会,两只编织篮都装满了,由九叔挑了回去,倒空了再来。我们扫荡了好几棵树,足足摘了两担。

回到张哥家里,一边整理,一边下棋。张哥要给我们准备午饭,我们都没感觉饿,因为吃黄皮果都吃饱了,真的,我平生就没有一次吃过这么多的黄皮果,就是因为它新鲜,就是因为它甜美。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3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