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76
用户名:  1日贯通
昵称:  1曰贯通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10-19 16:49

怀念宣武门







我在宣武门住地门前的银杏树


怀念宣武门  

申弓

 

  又是一年秋风劲吹,想着北京宣武门前那一排的银杏树,不知道是不是已经黄叶飘飞洒满一地了?去年,我曾经在那里冒着北风赏黄叶,拾杏果,将一地的金黄装进脑海,嵌入记忆。

  我是今年初夏离开哪里的,离开时,门前的树木正是绿肥红瘦,繁花褪下,满眼葱绿,那一排银杏树与白桦树一起,争绿斗翠,互不相让,硬是长得青翠欲滴,让人看着既清凉舒气,又流连忘返。

  可忘返也得返。因我辈毕竟是山野之人,终不属首都元素。能在那里住上一年也就足够了,是宣武门呢,离皇城不远。

  老北京人都知道,北京城过去曾有九门,这宣武门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据说是个生死门,一般犯人秋决,便从这个门推出,到不远的菜市口执行。可我所怀念的,不是那个推杀犯人的门,到我来时,那个门也根本不存在了。那只是一个叫宣武门的交通枢纽,是一个繁华的十字叉口。这个十字十分标准,由宣武门东西大街及宣武门内外大街组成。这一横向东,一站地是和平门,再一站便是前门和天安门。向西,是新华社,再远便是西客站。向北是西单,向南便是过去的屠场菜市口。这个站口共有十二路公交车停靠,那个地铁站,正好也是十二个出站口。地下通行着2号及4号两条铁道,假如事先没有摸清方位,找错了出站口,那是好头天也转不回来。我们第一次来就是这样,儿子让我们在B2出口,我们却找不着,从E口出了来,一头撞进了繁星戏楼,让儿子找了老半天才将我们接上。

  我流连那个打着太阳伞的小菜馆,那个稍胖而又满脸通红的女老板,那里有五毛钱一个鸡蛋和六毛钱一根大葱,一元钱一碗的小米粥,花二元五钱便可以吃饱的早餐;那里有露天的棋摊及围着起哄的棋手,闲暇时,可以随便去伸手指点,参与谋略或大战一场,只要高兴,输赢可以置之度外;那里还有天主教堂,遇上弥撒,可以跟着那些信徒一起进去双手合十虔诚一番。





宣武门前哄象棋


  兴趣来了,我从和平门拐向新华南,穿过虎坊桥,到琉璃厂走一走,一头闯进荣宝斋,到那书画的天堂里去遨游。在琉璃厂,满街的大师,从王羲之到怀素,启功,沈鹏,范曾;从吴道子到吴冠中,徐悲鸿,潘天寿,关山月,应有尽有。在那里,我见识到了什么是价值边城,什么是无价之宝。虽然是一个惊叹接着一个望字兴叹,可不到老伴介催,绝对是要耽误餐点。常常是肚中饥饿,腹中却被艺术的精美涨满。

  住在那里的时光,我常常站街边往西望,新华社的主楼像一支摘了帽的笔直指云天,我曾用手机拍下了它的雄姿,有蓝天白云为背景的,也有彤云雨雪覆盖的,有青枝绿叶映衬的,也有黄叶枯枝点缀的。说起来,对它的过多关注,不仅仅是因为它是我们中华的喉舌,也不仅仅是它的伟岸雄壮,倒是因为里面的两个人,一个是大名鼎鼎的唐老鸭唐师曾,另一个是名未见鼎的朋友姜欣。前者是我国著名的记者,曾经深入中东战场,进行战争前沿的采访,而不幸感染了核辐射。我对他的冒险精神充满了敬意,虽然没有谋面,可每次看到这幢大楼,便想到了他就住在里面。后者是来北京才结识的女书法家,也是微型小说文友,还热情地邀请过我们夫妇一起到里面的饭堂去品尝过他们的午餐,以品种丰富,价格低廉,味道可口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新华社的主楼雄姿


  我们更多的是走前门,从宣武门出发步行过和平门,过全聚德,过泰丰楼,过老舍茶馆,来到正阳门大栅栏步行街,或购物,或购食,逛街,或触摸古迹。前门大街,每一步都能勾起一段老北京的历史,东来顺,同仁堂,步瀛斋,德云社,1796,红星二锅头,老电影,是一个个老北京故事串在一起。或花20元乘坐那过了时的有轨电车,沿着前门大街叮当一回。或坐上那人力黄包车,翘起二郎腿,追忆一下当年骆驼祥子的底层生活,然后再到烤鸭店里花10元钱买一只热漉漉的鸭架,回来剥出一盘的鸭肉,再用那鸭骨头炖汤,加上一些白菜,那味道竟然胜过全聚德的全鸭柠蒙汤。

   从前门出来,假如还有腿力,不妨拐向人民大会堂,到天安门前自豪一下,拍个照片或小视频,以天安门为背景,发到朋友圈,炫耀一下我曾到此一游,便会收到一些想来而没有来的微友的赞叹,赏给一颗心或一朵花,那豪气便是满满的。然后从国家大剧院这边归来,看着五彩灯光从那个椭圆形的玻璃里透出来,数一数游在剧院周围的水鸭。






国家大剧院夜景,水鸭潜水了


   回到住地,步数肯定超过了一万,开一盆热水洗脚上床,一觉睡到做梦。梦见家里的老同学或者老朋友,向他们讲述北京的生活及趣闻。可醒来时发现,我还躺在北京宣武门!

   宣武门的半径就这样。当然还可以辐射到更远,到香山,到鸟巢,到延庆,到怀柔,甚至到更远的北戴河,承德避暑山庄。我也去过了,可那得借助车舟,凭腿边是达不到的,对比起来,我还是觉得宣武门这十字辐射的好,既可以散心休闲,也可以锻炼腿力,延缓衰老,防止痴呆。

   在南国,寒露风正刮得紧,草木都显出了衰老。我想,北京,宣武门那银杏树一定是变得金黄金黄的了。

 





作者近照2017.7月于河南郑州座谈会上


者简介: 

   申弓,原名沈祖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西小小说学会会长,中国小小说金牌作家得主。1981年起,曾在国内外报刊发表中、短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1000多篇(部),已出版小小说集《蜜月第三天》《粉红色的信笺》《邀舞者》《沈祖连微型小说108篇》《圣洁》《男人风景》《申弓小说九十九》《做一回上帝》《母亲的红裙子》《有奈无奈》《得意忘形》《前朝遗老》《广西当代作家丛书.沈祖连卷》《青山秀水》等14部。曾获得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文学最高奖铜鼓奖、中国小小说最高奖金麻雀奖。部分作品入选《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成》《百年百篇经典微型小说》《微型小说鉴赏辞典》《中国新文学大系》《21世纪微型小说排行榜》等国家大书。有作品被译为外文发表到欧美及东南亚等地,并入选日本、加拿大、土耳其等国家大学教材。曾供职于广西钦州市文化局。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33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