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76
用户名:  1日贯通
昵称:  1曰贯通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4-12-05 15:59

假币买煤  (小小说)




买煤  小说

 

申弓

  

    下午,夫人丢出了个命令:趁天好,快去买车煤过年。是的,这天已经晴好了有一个多月了,说不准哪天就得下雨了。临了,夫人又丢出了一张百元票,想办法将它用出去。

    不用看,就知道是那张假票。说起这张假票,也真是气人。昨天在店里收到的。一位主儿,穿戴整齐,一进来,呼三吆四的,将我们糊得团团转,一会叫要个味碟,一会叫要卷纸巾,一会要辣椒,一会要酸醋,一会又要到别处帮买包烟,待吃饱喝足后,丢下一张百元大票,我摸摸看看,没觉得怎么,递夫人也摸摸看看,也没发现什么,就收下,还找了七十多元给了他。可一到我们去买东西,却被人家丢了回来:假的。损失是一个方面,最让人想不开的还是白白地让人家象呼喝牲口一样驶了半天,白白地给人家赔了半天的小心,不但让人家白白吃了一顿,还白白地倒贴了七十多元!

    好,就用给这煤老板吧。

    说是煤,其实是焦炭,只是我们习惯说是煤罢了。老板是个河南汉子,据说家在漯河的西塘。跟他交易过几次,人还算不错,每次给他钱,都只是粗点一下数量,从来没有象别人那样一张张地摸,一张张地照,只要数量够了,就往口袋一塞,说句谢谢就完事。当然,我的钱也从来没有假的。

    我有这个把握,这张钱交给他,肯定没有问题。再说,那钱的仿真程度要比一般的高多了,稍为粗心一点,象我们夫妇俩都被瞒过了。这张老板是不会当着我的面一张一张地照看的。不过,话说回来,首先是我讲信义,他才相信我。既然他这样相信我,我怎么可以给他假票呢。

    由是,我将那票放进了另一个口袋。

    来到了煤场,看好了煤,选好了下铲的地方,也谈好了价钱。

    一会,铲车开来了。对着高高的煤堆一铲,大铲子向上一扬,黑煤便索索地落进了车厢。我却发现了问题,怎么天旱了一个多月,那煤铲起来后,却是潮湿的?按说,每天都是大太阳,水塘也能晒干了,怎么这煤还湿漉漉的?显然是做了手脚,说不定昨晚才牵过水龙头让它们喝个饱呢。真是无商不奸!

    面对这样的情形,我的一只手伸进了口袋,将那张票子调了过来。

    两铲下来,车顶尖出了个锥形,司机作了个下压的手势,那铲车便轻轻地往下按了下,将尖顶压平了。地磅过秤,真的要比平时的重了许多。老板交过手续费,掏出了计算机。我灵机一动,说,这么湿,每吨再下调一百吧。

    好!

    想不到老板挺爽快。这时,我的一只手又伸进了口袋,将那张票子又调了出来。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672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