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006
用户名:  凰公子
昵称:  凰公子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05-12 23:39

那么远

母亲节,很令我为难。

我想打个电话给老妈,她听不见。想给她发短信,她没手机。

想了一整天,太阳还挂在天边,憋眼看闹钟,七点半了。

我还是打了电话,打给老爸的,想让他跟妈说一声,母亲节快乐!我还没来得及说,爸就开始数落了:你妈这个人呐,在家一分钟也呆不了。她上午说去修助听器,刚才快吃饭了,有人打电话来,说是你同学,我一下没听清叫啥了,说把你妈留下吃饭了,唉……我说她开心就好,然后跟爸汇报一下工作生活的情况,就这样了。

电话里一声长长的“嘟——”,我开始想妈了。

她很开心,又似乎不开心。我们都无法知道她的心思,她是个理性的女人,理性得不有点不近人情。而现在,她是个孤独的人,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们进不去,她也出不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个与家人恩断义绝的朋友突然在我唠叨我妈的诸多不是时问我:那些写你妈的,全是装的吧?我愣了很久,到现在还没回在过神来。

全是装的吗?不全是吧?她是我最最亲的人,曾经是我的世界我的全部,我无法想像,离开她我怎么生活。

我妈……

我跟妈似乎一向不是很亲。

这么说吧,我羡慕死那些跟妈无话不说的女儿,羡慕死那些跟妈像姐妹像朋友一样的女儿。我妈是威严的,所以我们之间总横亘着距离。跟妈最亲的两个阶段,我记得那么清楚。

第一个阶段,上小学前。

那时五六岁吧,先是她带我去了一趟广州。那时不知道为什么去,只知道妈要去找一个叫三伯父的人。长大后才知道,其实就是去旅游的。妈带着我去了越秀公园,买雪糕给我吃。回来时不认识路,我看到一辆拉粪的车停在巷口,说,就是这里,没错的。妈一直表扬我:这女娃仔真能干,记性真好。这里我得到我妈为数不多的赞扬之一,一直刻骨铭心。后来厂里分了宿舍,我就进了厂里的幼儿园。妈下了班就去接我,或者叫她的学生把我接到学校,带我去厂里食堂吃饭。然后回宿舍。宿舍里只有一张大床,席子都还没有,妈铺上报纸,我们就这么睡了。我喜欢挤着她睡,有时早上爸爸会来看我们,然后就责怪妈:你看你,睡得像个猪一样,把这女娃仔都压扁了。我惊醒,果然半边手臂压在妈身下,麻。后来宿舍里的家当全了,爸带着弟,还有爷爷也住进来了。我开始自己睡了。那年上小学了。那以后,妈不再帮我洗澡洗衣服了,我得自己睡自己洗,洗自己的,还洗弟弟的。妈对我说的话,内容也从“真能干,真懂事,抵得两分钱”变成了“女孩子不要轻浮!你哪有心思学习?你怎么带弟弟的?你个发瘟,我养只鸡还能杀来吃”,诸如此类。

第二个阶段,是我做妈妈的初期。

怀孕的时候,我在一所私立小学教书。我去学校应聘的时候,妈说:你想好了吗?那些乡村小学的学生……可能跟你想像的不一样,如果你坚持要去,记住一定不能嫌弃那些孩子,他们很脏很蠢,但也很可怜,你得好好教人家。妈做了4年乡村教师,我知道她话里的份量。所以一直尽心尽力的教,一直到怀孕。妊娠反应很厉害,吃啥吐啥,而且老犯困。回到家,自我成年后没洗过碗的妈,把洗碗的活儿也包了。饭后散步的固定节目也取消了,一面替我改作业一面指导我备课。学校放假了,妈每天天不亮就叫我起床,帮我装好一瓶豆浆就拉着我出门了,去雀儿山散步。她去跟团打太极拳跳扇子舞,说好8点在石凳那儿等,然后一起买菜回家。那时她,身体还好,耳朵也不聋。小P出生了,还没出月子我就跟家婆斗气,半夜抱着小P回娘家。妈没说什么,真难得,她竟然没说什么。我准备好让她骂一顿的。我什么都没带回娘家,妈就去给小P买纸尿布,买奶粉,买小卫衣,帮我一起给小P洗澡,一面洗一面唱歌谣:东摸摸西摸摸,一摸摸到胳肢窝,胳肢窝,有颗针,谗对小P的屁股墩,屁股墩,有把火,烧得小P喊哟哟……一面唱一面胳肢小P,小P就握着小拳头张着没牙的嘴呵呵的笑。我总记得我们母女一起带小P去公园散步的情形。开始推着婴儿车,一面走一面说话,妈说做人不能什么事都是自己对,夫妻之间,有时对的,也可以让步的。或者说,我知道你很坚强,我也深信你一个人无论多艰难,也能把孩子带大,可是你有想过吗?你不需要他爸爸,小P需要呀。那时候的妈,多贴心呀。可是我没告诉她,如果没有她,我真的无法一个人把小P带大。

然后,妈的身体每况愈下。先是腿脚不灵便了,搬家后腿痛了一年多时间。后来耳朵也越来越不灵光了。助听器的功率越换越大,而且要把音量调到最大,能清晰地听到“滋滋”的电流声。有次等电梯,旁边一个女人对男伴说:什么声音啊?是不是电梯坏了?还坐不坐?万一电梯坏在一半怎么办?我赶紧解释:电梯没坏的,我保证。她奇怪的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我指了指妈的左耳说:助听器!那女人掩着嘴一边偷笑去了。又一次,在超市交钱,收银员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察看她收银机,自言自语:哪里坏了搞什么呀?我又如此这般解释。就这样,跟妈的沟通越来越困难了。我一回家,她就迎上来问:今天不上班?休息?小P呢?我刚张嘴,她又使劲摆手:不说不说,我没带戴听器,听不见。那段时间,我还是整天往娘家跑,帮着做家务带侄子。我念着妈帮我带小P的恩,帮她带带外孙吧。也陪她四处走走。最怕在公车上,她会跟我说很多话,我很大声的和她对话,全车厢的人都看我们。我只好不啃声了,她使劲拍我的手背:跟你说话总爱理不理的。我我我我我我……

妈不再说那些在情在理的话了,甚至小P的学习、我的工作她都不过问了。我的生计也陷入困境,终日忙于讨生活,跟妈的交流……仅限于周末回家吃餐饭,节日请她吃餐饭,其实就是去看看她,或者说,让她看看我们,然后每年我的生日给她做顿好吃的。小时候我爸常说,生什么日?你应该为那天而感到耻辱,因为你的生日让你妈痛苦。妈就常说,痛苦嘛谁都一样的,就是生你那天饿得……腿软。所以每年生日,我给她做好吃的。

实际上,我现在做什么,她都不怎么感兴趣了。清明时回家,妈住院了,我每餐精心做好饭送去给她,她就一直唠叨:这么忙就不用做饭了,**里的饭很好吃,一天才25块,多便宜。我没听进去她说这么忙什么的,只是顺口解释,我回来就是休假的,忙什么呢?倒是听她说25块,便宜,心里像长了刺一样,刺得生疼。

我想接她来,来成都,就我们母女俩,好好呆一段时间。这么不巧,她生病了。

下次吧,下次要到什么时候呢?

也许我该给她买个手机,屏幕大一点的,让她能看得清上面的字。或者教她学电脑,这样可以跟人交流。这些都是想想的事罢了。妈,她总认为我给她的,是我剩下的。可我从来不!我从来不将自己剩下的,给最亲的人。我没法让她明白这点。我是换了手机,这是来成都以后领导责成我换的,还是单位报的销,并且是最低配置的垃圾货。而我收入的大部分,给了家里养小P了。我没给小P买手机,他的手机都是别人淘汰下来的,仅仅能打电话收短信,小P的爸爸也没买手机,同样是别人淘汰下来的。我不会在儿童节或者小P的生日老P的生日请他们去外面吃大餐,可我会请妈去。但妈似乎不明白这些,她总是说,便宜,值得。并且补充说:我能吃了多少?又是一根刺,刺在我心上。我多希望她能明白,我给她的,是尽我的能力最好的,和给小P的一样。也许,我的没能力,也刺痛了她。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希望妈能理解,她一天25元的伙食费很便宜,而假如没有我在取舍间痛苦的努力与付出,小P一天25角的伙食也没有。上苍,请原谅我的不孝吧!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接她来,跟我住一段时日,也许不需要很久,又也许很久,就我们母女俩,我每晚凑在她耳边大声和她说话:妈,你给我讲讲“士大夫孔乙已”啊。或者教她用电脑:妈,拼音,你的拼音这么好,一个键盘就是一个声母或者韵母,你打单词啊,头两个声母就可以了……她的手很笨,慢慢一下一下的敲,一定半天敲不出一个字来……

多快啊,我又快要生日了。小时候我们过生日,妈就说:哪个小朋友在生日那天,做饭扫地洗衣服,长大以后他一定是个勤劳的人。妈,我想说,我长大了,确实是个勤劳的人,请不要计较我的能力……

我还想,生日那天为她做餐饭吃,买她喜欢吃的,尽管她一定会说:好吃好吃,我又吃得了多少呢?每样吃一口,就被打倒了。

妈确实是,被打倒了,被病痛被耳聋打倒了,她还不到70岁,就被圈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我的生日,就当我真的做了顿好吃的给她吧,但愿她能知道,我不会将剩下的给她,那是我能力范围内,最好的。

无论好的,还是剩下的,我们都离得那么远了,那么远!

 

Tags: 母亲节   女儿   剩下的   拼音   手机   生日  


类别: 情感篇 |  评论(0) |  浏览(198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