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006
用户名:  凰公子
昵称:  凰公子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04-29 16:53

尖酸刻薄走江湖







每年央视春晚,蔡明总能将冷门话题炒热。蛇年春晚蔡明每爆一句毒舌,我都兴奋得尖叫。尖酸刻薄,是我妈留给我的非物质文化特产,每看到一个擅舞刻薄剑的女人,我都有拥抱她的冲动。然而擅挥尖酸刀的男人,则一定是我眼里的沙子,不把他剔除,我便浑身不自在。

忽然有一日,一个身份复杂得让人脑乱的男人,左手挥着尖酸刀,左手舞着刻薄剑,不费吹灰之力,将各色尖酸刻薄女杀得片甲不留,我瞪着花痴一样的白眼,甘拜下下风,俯首称臣,心里一句嘟哝都没有,就被他收拾了。

尖酸刻薄男冯唐,70代北京土著,作家,妇科博士,前麦肯锡合伙人,现任大型企业CEO

从此人的简介,我发现一个规律:凡是弃医从文的人,都有一副毒舌。比如冯唐之前有周树人,鲁迅之后有张海鹏(冯唐的本名)。

所有知道冯唐的人对他的评价都一样:杂文比小说好看。而我知道冯唐,正好就是从他的一本杂文选开始的——《活着活着就老了》。我认为够了,一本杂文,值得每晚睡前翻来覆去看个七零八落没完没了,足以证明他对文字的组合能力超凡脱俗。

来见识一下冯唐的尖酸刻薄。

对于那些书那些文,冯医生独爱小品文,《世说新语》、《战国策》,庄周、李渔、周作人、林语堂。他说文人们不可能靠小品文当一品大员或是进作家协会,但当他们的尸骨成灰,他们的性情却附在他们的小品文上,阴魂不散。

他说《黄金时代》,满封面鸟屎黄,恶俗!

《魔戒》、《哈利波特》是洋垃圾;《几米绘本》、《你今天心情好吗》是画垃圾;“流星花园”“河莉秀”是肉垃圾。

对于那些人,他的刻薄尖酸更是刀刀割肉剑剑见血。

第一个被冯医生开刀的,是他老妈:那个大猪身材像我老妈,大腿粗,小腿极细。他老妈说因为他让她难产,所以活该他大便干燥。

看来遗传尖酸刻薄不是我家的特产。

冯唐用这样的方式向人们推介他喜欢的王小波:他站在莎士比亚故居门口,皱着眉,咧着嘴,叉着腰,穿一件屎黄的T恤衫。

他这么损姑娘:我喜欢猪早于我喜欢姑娘,我喜欢蝴蝶晚于我喜欢姑娘,猪比姑娘有容易理解的好处……不用你猜它的心思。

台湾已故风云人物黄任中,不幸被冯医生看中,把他扔进醋精坛子里,狠狠泡了一把。他说黄任中的一生,是吃喝赌嫖的一生,是热爱妇女的一生。这不算毒,毒的是把曾国藩和黄任中来个比对,问物化妇女的黄任中和穷则独善其身富则济达天下一条路走到黑的曾国藩,谁更快活?

冯医生赞扬某名导的时候说:看到王家卫火了,就拍《有话好好说》,看到伊朗火了,就拍《一个不能少》。

对于那些地儿,冯医生说上海有些品味的建筑都是新长出来的,人人勤勤恳恳老老实实,永远一层不变毛蟹牛糕梧桐旗袍;香港人人都是“焦郁碌”,焦急、郁闷、忙碌;美国的人不和鱼或者海藻乱搞,就不是新闻;古巴不错,但卡斯特罗得在欧洲医药和中国针灸辅佐下,身体才保养得好。绕来绕云,最后和每一个中国人一样恋乡的冯医生,觉还是北京好。北京已不适合人类居住,但还适合冯医生思考,还能让他混吃等死,灵魂不太烦闷。

啊,连自己都不放过的冯医生,放下手术刀,操起刻薄剑,提着尖酸刀,从古到今从中到西从人到事从文到商,从北京到美国到香港,杀进他钟情的古龙大侠笔下的世界,游走江湖。他挑开人身上披的皮,拨开事物上蒙的纱,也剖开自己的胸膛,给我们看一个70后的心。

他说自己活着活着就老了,实际上想借着老的福利,干年轻的事。活着活着就老了,可以退休,不用一只耳听电话一只耳听自己小便的声音,可以两只手敲打键盘两只眼看书,可以表达在当下可以用文字打败时间,更可以用尖酸刻薄保持年轻的愤怒保持文字的活力。

这是我希望干的事,也是我崇尚的文字,所以我甘愿淋浴于唐医生尖酸刻薄刀剑挥舞过处,四溅的血雨腥风之下。


类别: 读书篇 |  评论(5) |  浏览(404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5 条评论
红颜弹指 2013-05-06 21:05 Says:
【评论未审核】
凰公子 2013-05-04 00:54 Says:
【评论未审核】
心灵使者 2013-05-01 07:14 Says:
【评论未审核】
凰公子 于 2013-05-04 00:50 回复:
是的是的,严重遗传!嘿嘿
红颜弹指(未登录用户) 2013-04-30 20:43 Says:
【评论未审核】
凰公子 于 2013-05-04 00:51 回复:
尖酸刻薄的男人招人待见,尖酸刻薄的女人却多数没有好下场。
问候红颜,别来无恙?
阿木 2013-04-30 17:29 Says:
【评论未审核】
凰公子 于 2013-05-04 00:54 回复:
啊,《万物生长》,我还没得看过呢,只瞟了几眼,便可断定那是他最成熟的小说,《18岁给我一个姑娘》其次,而最近的《天下卵》真特么幼稚,看来冯医生是逆生长了,所以才要为赋新词说“活着活着就老了”。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