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641
用户名:  网海一客
昵称:  同好

日历

2022 - 11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2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2-11-12 21:32

【杂录杂议】(原创)光绪桂林巨商罗炤致与廉吏张联桂的纠结

《清代桂林巨商罗炤致》由其族裔罗启鉴口述,经张心徼先生整编后仍有5400余字,内容庞杂:从罗炤致衡阳某钱铺当学徒、桂林开罗义昌号银钱兑换铺、强盗报恩、济赈救灾获二品典封并立“乐善好施”牌坊、善于经营商号遍及十八省等等。最为夺眼球的是他在衡阳时与厘金局长之子张联桂结拜把兄弟,后又借钱给张填补亏空谋复官,后来张联桂为“报恩”为他提供发财的机会。此外,他又与广西巡抚张月潭“结为拜把兄弟,并为张月潭转移赃款百万两等等,颇具传奇色彩。口述者事无巨细娓娓道来,作为族裔既不便对先人妄加褒贬——笔者读后认为一些事实须要辩证。

一是罗炤致与张联桂“结为拜把兄弟”

口述者说:“炤致衡阳钱铺当学徒,钱铺对面是一个厘金局。局长张姓,他的儿子联桂常在局门外、因此和炤致认识,常常聚谈,两人遂结成拜把的兄弟。”





此说未给罗炤致当学徒的年份,可考的是清代的厘金局置于咸丰五年(1855年),湖南率先实施。罗炤致生于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是年35岁;张联桂生于道光十八年(1838年),是年17岁。

古代男子“拜把子”结义不讲究年龄和身份,问题是咸丰五年(1855年)张联桂身在何处。

《清史稿》未为张联桂立传,但“地方志存焉。”当下研究其人其事者不少。综何所见史载文献,咸丰二年 (1852)太平军攻打扬州城,张联桂随父避居东乡浦头老家,直到咸丰六年(1856)考入县学为庠生,后在朝为京官——至此可知咸丰年间张联桂父子不可能出现在湖南衡阳。

至于为广西巡抚张月潭转移赃款百万两,查咸丰朝至光绪朝广西布政使和巡抚名录,皆未见张月潭其人,罗炤致与其“结为拜把兄弟”、转移赃款纯属无稽之谈。

二是罗炤致借纹银给张联桂还欠款谋开复。

口述者说:“张联桂做知县后,到桂林相见。交卸后做厘金局局长,遇着涨大水,比解款不够,短欠纹银三百两,被参了官,罗炤致借给他银六百两,以三百两解清欠款,以三百两运动开复,得开复知县原官。”

上说主要意思是说罗炤致对联桂有救危解困之恩。考之史实,同治七年(1868年) 广西厘金总局在桂林成立,专司全省厘税事务,“兴、灵、全、灌米谷及出山货均于桂林正卡之分局下关抽收出山货厘金”,灵川县未设厘金局。张联桂于同治九年正月(1870年)出任灵川县知县,次年改任贺县知县,未在厘金局任过职。

设若张联桂若真有短欠纹银三百两公款,也完全无需罗炤致相救。张联桂在到广西为官之前,从咸丰八年(1858年)在朝为京官任太常寺博士,十年后的同治六年(1867年),以“京察一等,加一级”于次年被选授为广西庆远府理苗同知。按太常寺博士官秩正七品,年俸45两,养廉银1200两;庆远府理苗同知官秩正五品,年俸80两,养廉银2400两。

此外,张联桂的父亲张薰以家贫服贾,为盐务司会计,获利辄厚,中年在南河下先租后购置屋一百七十余间,定居扬州。

张联桂胞兄张联第在京为刑部主事(正六品),其伯张子陶为直隶玉田知县(正七品),足可见张联桂不差钱,无需接受管下巨贾帮助欠下人情债。

三、关于张联桂为“报恩”

笔者认为张联桂不曾与罗炤致结为拜把兄弟,也不存在罗炤致借给他银六百两解清欠款、开复原官之事,口述者仍说张联桂:

“回到广西,放了缺,一直升官,升到了做广西布政使。他为了报答炤致,给罗义昌代理藩库,收解发放款项,于是罗义昌更大大地兴隆起来了。”

钱庄代理藩库早在道光年间已有胡雪岩为先例。江苏藩库也曾“拨银10万两发典生息”,每年得利息 12000 两,官、商双方受益。张联桂对罗炤致无恩可报,以库银委托罗义昌银号生息纯属为增加地方财政收入。口述者接着说:

广西要禁用小钱,联桂特预先给炤致发财机会,漏给他消息,他就去收买大钱,一直收买到了广东和汉口。藩库的银子在他手里,他就用藩库的钱去收买,要多少有多少。把小钱用出去,把大钱存留。一声禁令下来,要换大钱,就有罗义昌供应,于是炤致又大发财。广西前后禁了三次用小钱,每次炤致都预先得有消息,每次赚得三、五万两银子。

清代的铜钱铸造、流通情况详见《清史稿 食货五 钱法》,时而禁用大钱、时而禁用小钱,是根据市场上出现劣质铜钱的流通情况采取的举措。笔者认为这种举措应当是及时的,公开的,作为禁令是面向全国的,张联桂不可能也无必要“特预先给”罗炤致招通消息。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张联桂与罗炤致之间的关係是以藩库存银增值与罗义昌银号获利为基楚的合作关係,所谓罗张结拜,罗借银给张以及张“报恩”并非事实。口述者所讲的内容有来自家族内部,口口相传难免走样,有来自街谈巷议,难免添油加醋,口述者难于分辩,整理者无订证义务,存在一些疑点在所难免。

笔者所见亦是一己管见,敬祈方家教正。






类别: 杂录杂议 |  评论(0) |  浏览(686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