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641
用户名:  网海一客
昵称:  同好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6-08 11:08

南宋桂帅詹体仁在桂林——曲辕犁(三)





詹体仁赋闲八年后,嘉泰三年(1203)冬“复直龙图阁、知静江府。”其帅桂政绩《本传》仅录“阁十县税钱一万四千,蠲杂赋八千。”二事,而《行狀》则比较详细:


春,行视农,见其田器薄小,不足以尽地力,乃为询访简易之法物别为图授之。又为浚井导泉,以便行旅。岭外民贫财匮,公撙节浮蠧,为阁十县税钱一万四千,蠲杂赋朱胶等钱八千。昭、桂折布,自建炎以来为民患,公建请蠲免,而二州民力始苏。占城、眞腊相攻,余兵逸入琼管,公调兵且招,而海道宁。


上文依序可见七事:一、改造田器。二、浚井导泉。三、撙节浮蠧。四、搁税钱。五、蠲杂赋。六、蠲免折布钱。七、占城、眞腊相攻事件,七件事都是惠民利国的实事。“占城、眞腊相攻事件”是詹体仁到任后处理的第一件事——此条可勘正史误。《宋史·外国五》“占城”条载:


“庆元以来,真腊大举伐占城以复仇,杀戮殆尽,俘其主以归,国遂亡,其地悉归真腊。”


“真腊”载:


“庆元六年,其国主立二十年矣,遣使奉表贡方物及驯象二。诏优其报赐,以海道远涉,后毋再入贡。”


庆元年六年(1200) 之后,宋史不再见二国消息。综合当代学者研究的成果,公元1213世纪,真腊、占婆两国曾发生过“百年战争”。吴哥王朝阇耶跋摩七世当政时期,曾统治占婆国达23年之久(1203——1226)。公元1203年正是南宋嘉泰三年,两国相攻,占城战败“余兵逸入琼管”引发地方骚乱,詹体仁奏请调兵为后盾而实施招抚,事端平息,海道畅通。此事在《宋史·本纪·宁宗二》嘉泰四年(1204)正月壬辰条,被说成“琼州西浮洞逃军作乱,寇掠文昌县;官军讨平之。”笔者认为这是元代篡修宋史者因漏检叶适《水心先生文集》,未能见到《司农卿湖广总领詹公墓志铭》所致——故谓此条可勘正史误。


上文中二、三、四、五件易于理解,所谓“浮蠧”词典释义为靡费、空耗;“释义为免除、去掉。笔者拟考议“蠲免折布钱事。


靜江府、昭州夏税折布錢由来己久,始于建炎三年(1129),奏请蠲免詹体仁并非第一人。早在绍兴二十年(1150),点广西刑狱公事路彬任满回朝,奏道:


“静江府、昭州夏税折布钱,最重于诸州。盖自都督行府一时措置,折纳价钱比旧增及一倍以上。广西地瘠民贫,百姓艰于输纳,道远不能赴愬。今寇盗宁息,海内晏清,自宜蠲减。”


当时秦桧在场。秦桧奏事毕。上(高宗)谕曰:


“‘路彬言折布钱,因张浚增及两倍,可令户部看详裁减。’户部言:‘二郡岁拨上供布九万二百八十一匹,欲于见纳价上三分减一,每匹折纳钱一千。’从之。”


三分减一仍有六万多匹,每匹折纳钱一千,要钱不要物,对于一钱来之不易的岭南百姓仍是沉重负担。五十余年后詹体仁奏请蠲免,南宋朝廷作出了令人欣慰的回应,宋宁宗本纪载:


“嘉泰四年八月丙辰,除静江府、昭州折布钱。”


停止征收靜江府十县税钱一万四千贯,杂赋八千贯及六万多匹折布钱,詹体仁为民减负的力度可谓历年桂帅之最。此外,尤值得一书的是改造田器。需要说明的是,此事《行状》、《墓志铭》说法稍有差异。真德秀是詹体仁的学生,其撰《行状》尽可能將师尊生前事迹详尽记录下来,供撰写墓志铭或史馆立传筛选。仅詹体仁在静江府的政绩就记了七件事。关于“改造田器”条云:


春,行视农,见其田器薄小,不足以尽地力,乃为询访简易之法,物别为图授之。又为浚井导泉,以便行旅。”


以“不足以尽地力”推想,“田器”当指犁田之器。条文大意是说詹体仁设计新犁具绘图“授”予有关部门制造、推广,并“浚井导泉,以便行旅。”


叶适是詹体仁的同僚、好友。一次聚会时詹体仁对他说“吾等善自立,须子一好墓銘而巳。”叶适不负好友生前之托为撰墓志銘。关于詹体仁帅桂政绩,叶适仅记三件事:更造农具、十县之税钱为阁一万四千;杂税朱胶为除八千。


改造田器”一事说:


“始至,劳农观田噐。公曰:是薄而小,不足尽地力,且无沟畎,何以行水?乃更造农具,取水法,物别为图授之。”


较之《行状》,差异在“物别为图授之”的不是田器而是“取水法”,且“取水”的目的是配合犁具改造兴修水利,而不是“以便行旅”。在叶适看来,詹体仁此举不仅惠于静江、昭州二郡,而且惠及整个广南西路,是件功在千秋的大事。以《桂林石刻》赵善恭开禧改元季冬中浣题名,可推詹体仁几近两年,完全有可能命铸新犁并见其使用情况。


在嘉泰四年之前,广西普遍使用“踏犁”耕田见于周去非《岭外代答》,其效率“踏犁五日,可当牛犁一日。”詹体仁更造的农具名称史无明载,学界认为名为“曲辕犁”。历史学家漆侠先生、南京农业大学博士朱正西先生,都以叶适之说为据,认为南宋时“经詹体仁的努力,把这种犁推广到静江府(广西桂林),方才改变那里的“田器薄小不足以尽地力的落后状态。”


詹体仁(字元善)帅桂近两年为民为国做了七件实事,没有留下一件摩崖题刻,乃至为世人忽略,而留下了十几件摩崖题刻的桂帅詹仪之因字体仁,往往为世人误为一人。幸好有一个人有诗可证他到过桂林——其同僚彭龟年《寄黄商伯兼简詹元善》云:


今日蛮荒好,逢人说桂林。


只应一片雪,端在两公心。


祈望罗明月,生黎斸水沈。


滔滔迷所往,莫望指南针。


可见詹体仁不但到过桂林,而且是位“桂林山水甲天下”义务推介者。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5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