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641
用户名:  网海一客
昵称:  同好

日历

2019 - 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9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6-26 18:09

【转载】“也曾锥刺股,捻断数茎须”——— 记樊平、陶君国退休后的笔耕生活

□何成德

    对文艺事业鞠躬尽瘁的樊平

    也曾锥刺股,捻断数茎须。

    拜读箴补语,胜研十年书。

    斯兄士君子,半世共驰驱。

    投瓜情意重,何日报琼琚。

    这是市文联原驻会副主席、党组书记樊平赠给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余国琨的诗。诗中不但用了两个典故来比喻他们之间的革命友谊,也是对他退休后的笔耕生活的真实写照。

    樊平,1933年生,今年86岁,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4年入党。他长期从事文化工作,曾任《桂林日报》记者,在桂林市文联驻会副主席、党组书记任上退休,是对文艺事业鞠躬尽瘁的老领导。

    樊平退休后首先参与了3本书的编注工作。

    1.袁凤兰主编的《当代名人与桂林》(共三卷)97万字,由中国新闻出版社于2008年出版。其间还写了两篇文章被收录于漓江出版社出版的《远胜登仙桂林游》。

    2.应漓江出版社之邀编注《历代桂林山水风情诗词400首》,计30万字。200410月出版。

    3.应广东教育出版社之邀编注《古代桂林山水风情散文百篇》,36万字,20115月出版。

    3本书共计163万字,编注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特别是第二、第三两本基本为古代作品,编注工作包括作者介绍、注释等等,工程浩大,必须知识渊博。他有“也曾锥刺股,捻断数茎须”的感慨也很自然,问题是他必须收集大量的资料对所有作品进行鉴别。古代的诗词有不同的记录版本和流传方式,木刻本图书亦有错别字,各木刻本的来源不同差异也不同,需要阅读、摘录、抄写、打印资料,工作量十分浩大。在他单枪匹马深感“势单力薄”之际,余国琨“投瓜”相助。

    樊平在编注中的甘苦,他自己的感慨最为真实,我略归纳如下:

    其一,《历代桂林山水风情诗词400首》选自数十种历代的资料,仅阅读完这数十种资料就要耗费大量精力,在阅读资料过程中要摘录、抄写、打印,历经十年艰辛,单枪匹马完成,十分令人敬佩。

    其二,《古代桂林山水风情散文百篇》一书,他历经五年的编注,当全书工作完成后,一身轻快,自备小袋咸脆花生米,找了个风摇翠柳偏静处,自酙自酌了好几杯“老桂林”三花酒。这种愉快的心情,只有经历千辛万苦的人才能体会。

    其三,他在编注工作中字斟句酌,经常熬夜,我多次听文联的同事说他昏迷过几次,我说他是我湖南老乡,湖南人认定的事非要干成不可,这就是“霸蛮”特征。

    他感谢余国琨对“山水散文百篇”全书进行审读,并对编注工作中的不足提出了中肯的意见。为此,樊平还赠七言四句以表达感激之情。

    弱冠许囯初识君

    风雨同舟五十春

    补拙千言赐知己

    不输管鲍计分金

    这些非常淳朴的言行,窥见了他在编注中的辛劳和对同事、朋友的感激之情。

    《古代桂林山水风情散文百篇》在广州出版社出版后,不久又进行了第二次印刷,这意味着读者的认可。

    1998年樊平已经退休,他正在“悄悄”编注书稿时,我请他、市文联原秘书长方群在正阳路的“汤城”二楼小酌,我们谈到了樊平退休后的笔耕生活,三人都非常高兴。

    我退休后到合肥“居家养老”,与余国琨有微信交流。后来,我在合肥给樊平打了电话,我俩交谈非常富于感情,樊平的性格历来如此,坦诚、宽厚、热衷于文艺事业。我希望通过我的“老人写老人”能向他表示敬意。

    从文学创作到文化研究的陶君国

    陶君国,笔名陶冶,今年76岁,退休已16年。他年轻时以诗歌创作为主,成就颇丰,是《桂林日报》发现和培养起来的青年诗人,曾于1964年作为业余创作积极分子参加全国青年业余文艺创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其诗歌创作多反映工业战线的工人生活,也是“文革”前在广西颇有影响的青年诗人。

    陶君国从桂林工商行政管理局退休后,立即投入了孜孜不倦的文学创作。从退休到现在的16年间,他从文学创作转到文化研究,是“越是艰险越向前”的先锋战士,这也使他16年的退休生活闪烁着令人敬重的光芒。可以从两个方面来介绍。

    一是从广西历史题材的小说创作到广西历史文化研究。

    陶君国的第一本书《虎穴风云》,2015年由白山出版社出版,27.5万字,内收文学作品14篇。

    陶君国退休后开始关注广西的历史题材,对壮族文化在历史上的演变与发展非常关注。他自费到南宁、百色等地作了大量调查,其中听到了许多壮族女英雄瓦氏夫人的传说故事。瓦氏夫人岑姓,为土司岑璋之女。明代倭寇经常骚扰和入侵我国东南沿海,她不顾58岁的高龄,亲率广西六千俍兵奔赴抗倭前线,以“誓不与贼俱生”的气概连歼敌兵,为保国安民立下了赫赫战功,被嘉靖皇帝封为二品夫人。在中华民族抗击外敌入侵的历史中,壮族的瓦氏夫人是中华民族的巾帼英雄。陶君国有感于此,于是在收集史实与传说的基础上创作了中篇小说《瓦氏夫人》,并收入《虎穴风云》中正式出版。在描写瓦氏夫人的小说中,据我所知这是第一部。

    陶君国的第二本书《话说广西岑土官:一个家族的传奇》(2015年,黄河出版社出版,38万字)反映了他从小说创作到广西历史文化研究的转换。

    该书内分三篇。陶君国为探索广西岑氏土官的由来,通过碑刻、史载梳理东汉名将岑彭后裔去向;从融水县真仙岩大观三年《平南蛮碑》里发现当时广西岑氏有“利”字辈四兄弟,这一发现对研究广西岑氏的由来与族属很重要;从岑氏初见于广西一直写到宋、元、明、清历代岑氏土官在广西重大历史事件中的表现及其兴衰浮沉。此外,对元末一支应募协助当局平乱的五万“广西苗军”神秘消失的历史之谜进行了探究;对《赤雅》作者邝露避难广西的行踪进行梳理,很有学术价值。

    北宋大观年间在广西新置的隆州、兌州的地望,《中国历史地理大辞典》认为分别在“今广西东兰县南”和“今广西东兰县东南”。经陶君国考证,宋人的隆州地望在今贵州省锦屏县。上述发现足以纠正辞典之误。这也是一桩令他开心的事。

    二是从关注广西历史文化到关注桂林历史文化研究。

    陶君国近几年关注桂林乡土文化,尤其对摩崖石刻情有独钟,经常对内容存疑的碑刻进行探究。在桂林,唐初李靖曾向唐太宗贡桂州“瑞石”之说已成定论,不但进入了导游词,甚至进入了专业院校教科书。陶君国研究唐初李靖经营岭南始末,认为此说存疑,经反复考证,发现贡“瑞石”事是在唐太宗武德九年九月,贡“瑞石”者乃林州,桂州纯属讹传,并发现讹传源头出于宋人方信孺西山摩崖石刻的《碧桂山林铭》,这也是一种贡献。

    陶君国长期自费考证研究,从学术成就来说颇丰,但毕竟年纪大了,出远门已力不从心,且因体弱大病一场,一俟身体恢复,又在桂林市内考察石刻,订正一些记叙中的错误,从考证发现新的史实。我退休后在合肥,但与陶君国通电话也不少,他的两本书寄给我后,我读完感慨万千,深为其对文化的执着精神所感动。

    我也是从文艺批评转移到经济研究领域来的,深知学术研究之难,他的考证就更难。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实地考察爬爬山有利于健康,算是文化养老,其乐也无穷矣”。

    我此时想起了顾炎武的两句诗可以概括樊平、陶君国,以及所有退休后勤于笔耕生活者:

    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著花。

 

 

 

【本文转载2019619日桂林日报“文化报导”】


类别: 杂录杂议 |  评论(0) |  浏览(116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