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641
用户名:  网海一客
昵称:  同好

日历

2019 - 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2019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6-11 18:00

读《谢亭集》杂记  四、谢舱在隆安县

清代南宁府隆安县属简之县,照例不设县丞和主簿,由典史兼理其事,并“就近兼管”南宁府属“果化土州吏目所管事务”,于是俗称县衙“四爷”的典史谢舱便成了“二爷”。典史“掌稽检狱囚”,署厅在县城左街,按规制有“大堂三间住房七间”,各县可根据本地财政状况而定但不能超规制。

清制地方官任期三年,广西属边远地区以30个月为一任,谢舱在隆安县任典史5年当属连任,应当做了不少的具体事务,但其《谢亭集》仅以“乙巳(道光二十五年)身入瘴乡侦缉岁无虚日”系之,道光二十七年喜添一丁都只字不提——但其集里的诗文可考其在隆安的行迹。

隆江春望

隔岸石桥西,人家枕碧。露桃飞绿凤,风柳焕黄鹂。

惹恨花经眼,浇愁酒到脐。乡心空振荡,拌得醉如泥。

谢舱道光二十五年(1845三月五日抵隆安,正值“三月露桃芳意早”,初来乍到,乡思难遣,常以酒消愁。

据清实录,乾隆五十一年,果化土州吏目所管事务归隆安县典史就近兼管。裁汰吏目。改设主簿一员。分潞城巡检原辖之上林亭等一带地方,就近归主簿管辖——《清一统志·泗城府·八渡墟》载在西林县,旧有主簿。本朝嘉庆二年裁。谢舱到任后,果化土州是他必去巡逻之处。

果化州侦盗

荒徼羁縻斗大州,雄奇形势亦无俦。

千峰削翠参差立,一水翻银折叠流。

池接山心连指臂,境分河口阻咽喉。

萑苻群丑空窥伺,到此应教入釜游。

果化土州的域境,据大连图书馆收藏的乾隆八年州图,果化土州东至界牌四十五里接隆安县界,南至更盆隘五十里接太平府佶伦土州界,西三十里接思恩府上林土县下黎村界,北至大河一里接思恩府白山土司界。可知其东西75里、南北51里,比不上江阴县東西140里、南北59里,行政区划却定为“州”,故谢舱称其为“斗大州”。“萑苻”原指河南省中牟县西北的沼泽,因苇密容易藏身,故盗匪常藏匿,比喻盗匪藏聚之处。

谢舱公余之暇,或种竹养花:

燕雀莫须猜,看吾笑口开。江南万里客,种竹养花来。

或寻幽访古,值得一书的是游三宝岩,时间是道光二十七年(1847

游三宝岩

蒋砺城、黄廷殿、殷雨岩、陆禹门、冯曼子。时丁未二月九日。

望仙门外花枝烂,花后藏山岭现,穿花越岭见山樵,笑指层峦插青汉。

云是思笼三宝岩,古传灵境开天然,吸云吐雾白日里,生峨育岭鸿荒前。

同游色喜诧奇遇,逶迤转入烟村路,点点鲜红古贝花,团团嫩绿离支树。

岚气袭衣襟,迎面参差碧玉簪,亏天围百里,巃嵸拔地高千寻。

玲珑雕镂生奇态,帖藓牵藤疑染黛,狎猎如攒鲮鲤鳞,痂似肿虾蟆背。岩后稍高,复有一洞,状若层楼。冯曼子题曰:“飞仙”。

巨岩中踞雄无俦。嵌空古洞深悠悠,绿筱丛遮野人宅,白云横抹飞仙楼。

攀援登览欣幽旷,挥翰题诗崖石上,洒落诸君语自奇,颓唐谢客词偏壮。

相赏盘桓日渐斜,群山耸翠烘绯霞,禽鸟飞翔发啁,童媛游倦纷喧哗。

归途兴趣都横逸,嘲我狂颠屐齿折,夤缘陂岭下平畴,蝴蝶城头挂新月。

 

这组春遊诗写尽游岩的全过程,其艺朮性如何留待行家评判。笔者关注的是同游者和他们的“题诗崖石”。

蔣砺城,名光圻。桂林府兴安县人,时为隆安县教谕。陆禹门,名元章,是谢舱上任途经浔州因其“附舟”认识的隆安籍府学生员。黄仪廷、殷雨岩目前尚未觅见,其身份或可推隆安县本地乡绅。“曼子知县冯震东之号,综合所见文献,可知其“字少渠。以孝廉方正,朝考一等一名”,道光十三年,选广西知县后曾官多个县的县令,对摩崖题刻情有独钟,仅在泗城府凌云县任上就留下三方摩崖题刻。

笔者注意到,关于三宝岩隆安县政务网仅有“洞在宋朝时代已立有神位,直到民国十六年神象菩萨才被摧毁。”一语,但游岩者并未提及“有神位”。谢舱的9首诗摩崖刻石或费工费钱,冯震东的“飞仙”二字应当不成问题,然而政务网以及县志都未提及三宝岩有摩崖刻石,或因故灭失。

道光二十八年1848盛夏六月,酷热难耐,谢舱邀同陆禹门出城避暑,回来后撰《城东古榕》诗云:

步出东门过水湾,古榕五树望如山。枝垂叶密成门户,上下须缠不可关。

火镜飞光罩树头,人来久坐欲披裘。摩挲石象看年月,屈指为神三百秋。

岭南榕树处处有,五榕相连延绵“如山”不多见,浓荫匝地,灸热的阳光也不能穿透,自是一处天设地造的避暑胜地。树下的石象纪年已有“三百秋”,可推“古榕石象”或许是当时隆安的景观之一,今或不存。

道光年间广西天地会堂口林立,三十年(1850)秋冬之际,本县义胜堂堂主黄春满,联合钦州得元堂、宣化县得胜堂和永康州永胜堂等多支会党武装上万人入隆安境,劫掠地方,攻踞圩镇并一度攻入县城,老百姓遂遭遇一场浩劫十二月事平后,谢舱写下《感事》组诗20首,其中多首直揭时弊,认为各地城狐社鼠横行,地方大员“昏懵成边患”,而“桓侯多讳忌,扁鹊治应难”,民变一触即发。谢舱先写龙州民变一首,后几首写隆安民变事颇为详细,一些细节为方志所无,或可补充民间流传的《隆安纪乱鼓词》。兹择录相关篇如下。

感事庚戌腊月作

万马躏花1,风尘日夜昏,一千迎盗跖,二百化英魂。寡众原难敌,危亡更绝援,奋身同陷阵,死战报君恩2

1隆安城作蝴蝶形,四境各村多以花名。(原文自注,下同)

2)九月至十一月,剧贼万人先后犯我邑境花周、花潘等四十余。集团练千人御之,死者二百五十有奇。

十人为一束,四面戳千针,血肉膏原野,肝肠树林。亡家伤白发,死义痛青衿1,阖邑重申誓,还齐铁石心。

1)生员李泰梅、周文裕、廖贞,武生潘济邦、上舍生闭才明俱阵亡。周父痛子立殒。

会党武装里有一支谢舱称之为“傅粉怪”、“插花妖”的特殊队伍,成员个个描眉画眼,但攀援猱捷,飞走兔菟身手不凡。谢舱作注说:

 “贼妻盘辫傅粉,持扇插花,行则成队,止则各归其夫。亦能跳荡奔驰、夺拒捕。贼中男妇临阵,去布勒前后之,谓之挂招,缘中药苞伤不致命故耳。我壮练后亦效之。”

群桀如云去,猖披夜叫呼,上林飞火箭,果化失铜符。鸟散山中客,花残陌上姝,遁逃怜土舍,烟火绝通衢。

是时会党武装分兵右江各地,果化土州官印被夺,上林土县百姓逃入山里避难,房屋被焚:

避贼藏山洞,红引线寻(注1。椒烟熏洞口(注2,桂月照山心。闷绝迷精魄,喧争逞毒淫。堪悲贞烈女,颈血溅霜镡。

(注1官之线目,贼呼曰穿红。吾邑有陆姓者入贼中被杀,余不敢往,他处多闻通贼,反为贼用。

(注2贼有以干椒於洞口烧烟熏之,衰老多闷绝,壮者奔出,立死刀下,少艾则更番污,有抗节不从,骂贼被害者。

儒冠入群盗,吐气变妖氛,仁义钻心虫,安怀嗜血蚊。怒烧贫户屋,喜掘富家坟,毒过穷奇,凶残古未闻。

一些读书人也跻身会党武装,他们劫贫无获便焚其屋,劫富无获便掘其祖坟,所作所为比传说中四大凶兽之一的穷奇兽更凶残;

连岁苦干戈,苍生唤奈何。财搜民尽,货劫客船多。少妇驱上岸,婴儿掷入河。伤心邕管地,处处险凤波。

形势险恶,谢舱职责所在只能跟着知县同进退,心情郁郁:

尽室滞蛮荒,饥寒守一方,愁心煎日月,坚骨风霜。禄少恩厚重,官微虑正长,眼看决裂,渐已入膏盲。

他的“尽室”家小则跟着老百姓逃入山里躲藏。47岁的刘氏拖拉着四子一女举步维艰,谢舱后来回忆当时的情况说:

……逃亡入岩谷,衰羸饿倒归幽冥。我妻撇儿欲觅死,我儿挽母求全生。痛偾久已藏蓄蕴,呆痴犹望连云仍。忽报屯圩都掠遍,看蠕蠢无留停。全家得命寄邕管。

不久,云南临源镇总兵奉命率兵沿江而下,“击死”会党武装“数百人”, 余党星散,谢舱举家返回隆安。当年冬谢舱“五年俸满”次年(咸丰元年)春举家“赴郡”听候调遣。在此期间为“立义勇祠赋诗伤悼”十首,为刘振西篡六卷本隆安县志》辑入艺文志,作者落“佚名”其下又注“当是谢舱”。

时有“桂平金田邨会匪蠢动”传闻,是秋谢舱“遵调回省,只身就道。”流宦广西并有诗发感慨云:

暮逐长蛇饮,朝从猛虎,白沙悲染黑,黄土笑烧丹。脱免逃非易,亡羊觅更难,死生伤堕落,海夜漫漫。

谢舱“遵调回省 后不久,便遭遇太平军围攻桂林城。


类别: 杂录杂议 |  评论(0) |  浏览(112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