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641
用户名:  网海一客
昵称:  同好

日历

2019 - 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9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5-01 10:02

读《谢亭集》杂记(三)万里瘴乡行

    道光二十四年(1844)夏谢舱南行时47岁,刘氏41岁,长子铁如13岁,次子嵩如7岁,三子湘如3岁,女姈如岁无考。其《长征日记》似可分为“三段式”:从道光二十四年(1844)五月二十五日掣签到七月初十日领凭”4则,七月十一日启程至十二月十九日抵达广西省城桂林83则,在省城逗留至正月二十日“买舟”至三月五日抵“隆安县”36则,合123则。在上述日记里,笔者关注三件事,一是他赴任路资等费用的筹措,二是关于“新授思恩郡太守锡公”其人,三是当時广西水路状况。

    一、关于谢舱赴任的路费

    笔者认为是“新授思恩郡太守锡公”促成他南行的决心,依据是谢舱的睑相关日记。首先是五月二十五日掣”到七月初十日领凭”的4则日记:

    五月二十五日。选掣广西隆安-尉,万里瘴乡,拟不赴。

    六月初四日。新授思恩郡太守锡公劝励譬慰,约令随行。

    六月二十九日。锡公知会七月十一日启程。

    七月初十日。领凭。

    在京师“艰辛”苦熬二十余年才获县典史,品阶虽未入流但属于朝廷命官,毕竟来之不易,对于年近知命的谢舱而言可谓机会难得。笔者认为“拟不赴”的原因是路资缺口太大筹措不易,且将来以31两5钱的年俸还债生活比在京城更苦。

    从谢舱“拟不赴到“领凭”之间,先是新授思恩郡太守锡公登门访问,对谢舱勉励有加,列举了一些异途出身、大器晚成的实例鼓励、安慰他,最后“约令”他“随行”同赴广西上任。在4则日记中此则17字为最长,但未透露是否涉及路资事宜。25天后锡公“知会”启程日期,又10天后,即临行前一天谢舱才到吏部“领凭—— 4则日记无一字提及路资事宜。

     七月十一日准时启程。谢舱日记写道:

    “清晨。同室人刘氏携长子铁如、次子嵩如、三子湘如、女如登车就道,所过直隶、山东及下江名胜处俱不记。多情亲友镌刻於心,另书琐屑付儿子藏之。”“琐屑”,当指谢舱南行京中及江苏亲友有赠仪程(路资)或土仪等琐碎事,但系人情债,故记而付儿子藏之,备他日还礼。”

     八月二十七日记云:

    “辛酉,次杭州北新关。闻关吏云:常山等处地方不靖。次日,随锡公折回取道长江。”

    从以上两则日记可知谢舱及“锡公”两家人坐骡车从京城启程,京师到杭州府四千二百里,17天能抵达杭州显然是舟、车兼行抄近路。因北新关闭关,遂又走了7天的回头路到苏州取道长江,合计24天。途中骡车费用可供参考的是张震南《王家营志》所录道光十年八月“永禁行店抬价居奇碑”。王家营是举子们下船换车之地,碑载各省会试举子经过王家营雇车北上,行户“抬价居奇”有“一套有索至二十余两者。”经官府定价为“每套不得过十二两”,清制规定每百里为一站,王家营西南去京城五百三十五里,每站约2.2两银子,这是对会试举子的“优惠价”。水路雇船费用可供参考的是《欽定大清會典則例》。据规定驿站在自有骡车不够用时可雇用民船每一里给银三分,雇纤夫时以百里为一站,每名给银一钱与船夫雇用——不过,这是针对出差官兵及駐防官兵须由水路出发而言,京官上任通过牙行雇船,费用或略高一、二成。

    二、关于新授思恩郡太守锡公”其人

    谢舱九月初三日日记:

   “回次苏州。锡公於即日枫桥火至浒墅过关。”

    浒墅关在今苏州许关镇,时为运河关卡之一。“锡公”当日通过牙行觅到船只先行,谢舱候船延迟几天。十月十二日,谢舱在武昌阳逻堡泊船后“喜遇锡公,仍约同行。”并遣人送来一坛酒和一些海味,但到了约定的启程日,“锡公”又因亊不能同行。“锡公”抵达广西省城桂林后,先期抵达的谢舱立即次登门拜,购船將赴隆安县时又去向“锡公”辞行,之后的日记不复见“锡公”。《曾国藩家书》载“道光乙巳年(1845)十一月二十二日,同乡袁棣楼放任广西思恩府知府,二十七年有诗见于方志摩崖石刻,据此“锡公”在广西思恩府知府仅约一年多即移官他往。

    谢舱《谢亭集》的诗文中从未提及“锡公”,可知他们既非亲友又罕见交往。谢舱称上司隆安县令冯晚曰“冯公晚”, 可推“新授思恩郡太守锡公”之“锡”是其姓,或为滿族京官,“新授”可推其初次外放地方官。“锡公”有可能曾在国史、玉牒等馆供职,对谢舱较为赏识并对其境况较为同情,故对他格外关切,“令随行”颇具上司口吻。“锡公”正史、方志俱失载,其历官、行状等文献有待发现。

    三、广西水路状况

    九月初三日谢舱与“锡公”分路而行后,除笫三子湘如因体质虚弱“病疟”并反复发作令他操心,曾上岸买药、觅医之外,一路船行平安无事。

    十二月初七日进入广西全州界后,行船就不易了,滩多水急,“舟行艰缓。

    十二日从全州野鸡渡行船约十余里遭遇浅滩,水深“仅六七寸”,船工们使尽全力也不能过,不得不折回下潍。不料下潍:

   “水深船急,忽漏进水尺许,急起行装水。塞漏。开视箱,近底衣服书籍己尽湿。薄暮风急,密雨如丝。次马家岭,下鳊鱼滩。野泊。”

    漏水亊故迫使谢舱改行陆路。妻老子幼,兼有箱箧衣物,不可能徒步而行。十三日傍午“回次全州”后谢舱:

   “雇脚夫二十九人,倾囊不敷脚价,从吉安李洪泰贷银,请其铺伙同至桂林偿还。”

    谢舱雇脚夫“倾囊不敷脚价”须向商铺贷银——脚价需要多少银子?《欽定大清會典則例·郵政》有记载可供参考:

   “(乾隆)十七年奏准:广西省水路,自苍梧、昭平、平乐、阳朔至临桂,多属大滩乱石,水流势急,春夏则波涛汹涌,秋冬则水涸滩高。再自临桂、灵川、兴安、全州以至湖南之零陵,水路浅窄又有陡河,随时启闭行走均属艰难,雇募人夫多系苖獞,价直不能短少,难照各省以百里为一站给银一钱之例开销,应照该省原定站数每站给银一钱,据实给发毋许侵扣。

    各省以百里为一站,广西站里“會典則例”有载:

   “乾隆三年议准:贵州疆各州县,有雇募夫应差者,陆路以四十里为一站,每名每站给工食银八分,其随时公事雇募夫充当小工及各项使役,每名日给银三分,米一升。

    广西以四十里为一站。按“全州城南驿一百有十里(至)兴安县白云驿,(又)七十里灵川县大龙驿,(又“)五十四里临桂县东江驿。”合234里,准6站。“每站给工食银八分”即4钱8分,二十九人计需银139钱2分。谢舱向李洪泰贷银数目不详,但十二月十四日从全州出发,十九日上午谢舱因“钱尽忍饥”一家老小末吃早饭,可知他贷银数目相当“抠门”, 原因显然是利息太高,因此中午扺省城桂林后,谢舱立即请老妻“以钗钚衣服质银,加息偿还全州铺商洪泰号嵟夫脚价。”

    谢舱全家在桂林城渡过了一个月的新年假,直到次年正月二十七日才乘船赴隆安县,途中美景让他欣喜不已。《阳朔道中》诗云:

   少壮客燕南,游览心未足。桂山天下奇,平时耳闻熟。

   藉此五斗米,来穷万里目。买棹涉湘漓,浮家过阳朔。

   一水去悠悠,群山高矗矗。造化运神工,万缕复千斧。

   嵌空多玲珑,拔地少蜷局。碧莲欲吐英,翠笋初脱壳。

   马耳螭头,鳞身生鹿角。如虎如龙腾,如笔如锥卓。

   一刀削巨峰,直下无弯曲。壁石髓流,丝丝断还续。

   凝成九逸马,天然画一幅。之心神怡,徘徊久停瞩。

   日没烟云生,即傍此山宿。笑语对妻孥,夜分犹剪烛。

   明发榜人喧,客梦然觉。东林烘朝霞,山花红满谷。

   谢舱和老妻被如诗如画山水所陶醉,夜宿画山江上有说有笑,完全不以

典当“钗钚衣服”偿还贷款后所剩银钱无几为忧。

然而,船入梧州境后道路不靖,谢舱二月初十日的丹日记写道:

   “阴。北风,微。晨发巳过藤县,晚次大蒙江。黄昏小雨。中夜,贼船四五,荡桨而至,人声嘈杂。惊起。窃闻一人作广东语云:‘一未赴任小官,行李萧然,谅无财帛,之无可分,不如且巳。’又数人笑和云:‘不是牛牯是水蟹。俄复荡桨而去(贼船名开平艇今无有矣)。’”

    劫匪未过船便悉知谢舱官卑人穷,显然前站有内线通风报信。劫富不劫贫,可谓“盗亦有道”,谢舱遭遇一场虚惊。船入橫州境后榜人(船工)告诉谢舱,前面的大王滩长三十里,险恶处特多,其中最后一处名“犂壁”最为险恶。

    二月二十二日进入大王滩后,只见“河中大小怪石棊布星罗,极目无尽。”于是“奴子登岸帮助挽牵。榜人分立两面撑篙。”船在怪石间“曲折迎流而上,历尽艰难。”中午时分行至“犂壁”河段,谢舱记下了身历之险:

     “……泻声如雷,浪卷漩涡,百十奔冲而下,缆忽迸断,船身退。掷篙工弃篙抛,舵师急松断缆,一人牵取拴系腰间,翻身凫水,浪花中灭顶,倒退者再,极力而前。离岸丈许,篙工掷篙上岸,令牵夫连人钩取,始得接缆挽住。(榜人云:粤西篙俱直,尖无钩。此篙前在湘潭湖广江船所遗,今日得用,有天幸焉。)过滩至伏波庙,惊魂稍定。

    伏波庙“朱甍耸峙,临岸依山,古木千章,生枯各半”,供奉伏波將军马援,船民信其灵验。泊船休整时谢舱“率儿子焚香瞻礼,庙僧至船募化。”次日行至横州时谢舱已身无分文,只好向船工“贷钱买米”;二十六日行至辘颈圩(今广西横县六景镇旧圩村)“贷钱”己尽,只得向十二天前在浔州府认识的隆安上庠陸禹门贷银换米”。 二月二十八日午后抵达南宁府城借贷无门,只得“质裘量米”,此后不为米忧。

    道光二十五年(1845)三月五日中午,谢舱终於抵达隆安县。上岸后,谢舱立马去会见“署隆安县尉方式之”洽交割公事,隨后去拜见县令冯公震东。


类别: 杂录杂议 |  评论(0) |  浏览(143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