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641
用户名:  网海一客
昵称:  同好

日历

2019 - 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19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4-14 20:40

一“在城西十里”、“在郡南郭”——曾几与巾子山

桂林城郊有座“巾子山”,在明、清广西通志里初见于《(雍正)广西通志》临桂县“山川”:

巾子山,在城西十里。有巨石冠其巅,如巾状。

巾子是指用苎葛、藤草、篾竹或马尾在桐木模具上编织的幞头内衬,上漆后用来罩住发髻。宋代文人平时喜爱戴造型高而方正的巾帽,称为“高装巾子”,身穿宽博的衣衫,以为高雅。山形像巾子似乎并没有什么看头,又远在城西十里,但仍有游客光顾。《(嘉庆)广西通志》临桂县“山川”载:

巾子山,在城西十里。有巨石冠其巅,如巾状。”

山形的描绘与前志一字不差,但在后面加注“李志:宋曾几《同邓禹功登巾子山诗》”并附诗:

天台雁荡天下奇,岂不欲往官缚之。巾山只在郡南郭,曾未著眼真成痴。

今辰排遣薄书了,往赴郑老同幽期。羊肠转尽得兰若,飞鸟不到云雨垂。

青铜镜外翠屏绕,中有万屋鱼鳞差。古来二亊不兼得,此地一览尽无余。

蓬莱方丈果何许,云驾焰驭知为谁。赤城风月幸好戏,驱取鸾凤相追随。”

关于曾几其人,《桂故》介绍说:

曾几,字吉甫,贑人也。绍兴间两为运判,一迁副使。治尚清净,不携土物,人称其廉。贑志谓几为文醇正雅健,尤工诗。”

考之专著,曾几第一次出任广西转运判官在绍兴七年(1137),第二次绍兴九年(1139)至十一年(1141),第三次是绍兴十六年(1146)迁广南西路转运副使,时年六十三岁,十九年(1149)任满还京。《宋史》称他“几三仕岭表,家无南物,人称其廉”。值得一提的是著名爱国诗人陆游27岁时师从曾几,学其为文,也学其为人,师生情谊成为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钦定四库全书提要》云“后,几之学传于陆游,加以研练,面目畧殊,遂为南渡之大宗。”

山川志”载巾子山在城西,诗却称“只在郡南郭”——按:“兰若”指兰草和杜若(别名竹叶莲。)佛寺梵语音译词为“兰若”,指林中寂静处。“羊肠转尽得兰若”意指巾子山位置僻远,且羊肠小道转弯抹角路不好走。据登上过巾子山的网友“江南浪俠”说山在巾山路上。《桂林市地名录》载“巾山路在中隐路西端至琴潭路。”中隐路属秀峰区,琴潭路属象山区,据此巾子山则在两区的西南交汇处,曾几称其在“郡南郭” 似乎也勉可成立。

巾子山地处偏僻,虽有“四山攒立如马骧首,俗呼大马山”的驷马山在其前,因曾几的《登巾子山诗》仅见于《茶山集》并未摩崖刻石,始终未能成为景点。







二、“城西” 何处戴秀岩——玉乳岩、戴秀岩与刘克庄

在明、清广西通志临桂县“山川”里有两个岩洞,一曰戴秀岩,一曰玉乳岩,最早见于《(嘉靖)广西通志》:

戴秀岩,在城西五里,山坡崎峻,中多石乳,游者罕至。相传郡人戴秀遇异人隐于此。”

玉乳岩,在城西十里,极深邃,秉烛乃可游。石室穹然,中皆石乳,莹如氷玉。”

两个岩洞都在城西,岩内石乳都相当丰富,但远近有五里之差。前者虽距城较近但因“山坡崎峻”故“游者罕至”,因传闻说一位叫戴秀的人曾在此岩遇见“异人隐于此”故名戴秀岩。后者其岩“极深邃”,须打火把才可游览;因高大的石室内石乳特多,且质优“莹如氷玉”,故以石乳名。仍见上述二岩,文字完全一致。然而150年后,两个方位、距城远近不同的岩洞在《(康熙)广西通志》里却被“合二为一”:

玉乳岩,在城北五里,山坡崎峻,相传郡人戴秀遇异人隐于此。”

位置方向也发生变化,“在城西十里”的玉乳岩突变为“在城北五里”,戴秀岩的“山坡崎峻”被挪给了玉乳岩;而玉乳岩“极深邃,秉烛乃可游。石室穹然,中皆石乳,莹如氷玉。”一语21字却被省略。《(雍正)广西通志》认为上说有所欠缺,遂对其作了补充:

玉乳岩,在城北五里。山坡崎峻,极深邃,石乳莹如氷玉。郡人戴秀隐于此,亦名戴秀岩。”

前志省略的21字收回了9字,“异人隐于此”变成了“戴秀隐于此”。此后《(嘉庆)广西通志》、《(光绪)临桂县志》皆从其说——但省志认为其岩“在城西五里”,县志则认为“在城北五里”。

因两志都未提及将戴秀岩併入玉乳岩的因由,难免令人诧异。在明代《(嘉靖)广西通志》、《(万历)广西通志》之外,玉乳岩还见于《桂胜》“琴潭山”条,该条附有方孚若(信孺)等六人嘉定甲戌七月二十日“题名”,载其“再至桂林,历穷胜践,最后始得清秀、玉乳、茘枝、琴潭四岩”。以此可知南宋时已有清秀、玉乳、茘枝、琴潭四岩。《(乾隆)钦定大清一统志》载:

清秀山,城西北三里。下有塘曰清岩。”

再校之《(雍正)广西通志》同条云“有塘曰清巖出其上,初名‘新’,後仍塘名曰‘清’,最後加以‘秀’云”——故知“清岩”即“清秀岩”。《一统志》又载:

琴潭山,在临桂县西六里。羣山环抱中有小山巨石林立,其下空洞成潭,水流琮琤如琴声。旁有玉乳、茘枝等岩,皆以滴乳垂缀而名。”

据此,可知《(嘉庆)广西通志》玉乳岩“城西五里”与上说接近,而在“城西十里”、“城北五里”之说皆误。方孚若“题名”仅见清秀、玉乳、茘枝、琴潭四岩,未提及戴秀岩,那么,戴秀岩是否在呢?南宋诗人刘克庄《後村集》有诗可供探考。

关于刘克庄其人,综合史载文献,其为福建省莆田人,南宋著名诗人,南宋后期号称一代文宗——也是抗金主战派人士方孚若(信儒)志同道合的挚友。嘉定十年(1217)刘克庄受辟入江淮制置使李珏幕府,因金兵南侵李珏失利,时议“归怨幕画”,刘克庄遂自请罢归。嘉定十四年(1221),桂帅胡槻闻刘克庄在家赋闲,遂征辟他入幕府。次年春刘克庄携家抵达桂林后,闲暇时遍游诸山,写下不少诗词。其游戴秀岩全诗如下:

《戴秀岩(戴秀者,兵卒也,得道于此。)》

兹岩视诸峰,厥状尤峥嵘。旧为碧藓封,新有朱栈横。

縻腰尚恐坠,束炬劣可行。外狭中乃宽,始闇俄忽明。

仰窥神魄悸,俯顾形壳轻。遂览丹炉基,微闻玉鼓声。

源深足力尽,路黑云气生。不辨昼夜分,恍疑世代更。

尝闻学神仙,所得由专精。岂吾诸名士,羡彼一老兵。

欣然约同志,嗣此将寻盟。安知无白鹿,绝顶来相迎。”

笔者理解,此诗大意是戴秀岩山高而陡峭,长满了青苔,虽然新修了栈道,仍以绳系腰预防意外之险。游岩须扎火把照明,从狹小的岩口刚进入岩內光线较暗,明亮后才发现岩洞高且宽敞,人在其中显得很渺小。岩洞内有老兵戴秀当年隐居此洞修炼时遗存的“丹炉基”。刘克庄心里非常欣慕,很想邀约他的“同志”一同来此重温旧盟。嘉定十四年在接到胡槻聘书时,他曾写诗“示同志”说:

滿身秋月滿襟風,敢嘆棲遲一壑中。除目解令丹竈壞,詔書能使草堂空。豈無高士招難出,曾有先賢隱不終。說與同袍二三子,下山未可太匆匆。”

刘克庄接到胡槻聘书初不拟赴,后在母亲林氏勉励其行, 才于当年冬启程赴桂。此诗反映出主战抗金的刘克庄及其同志仕途多舛,进既不容于朝,退又不甘于隐的无可奈何的复杂心情。桂林城的山都有洞、都有石乳,刘克庄此诗未提及石乳不等于戴秀岩无石乳,应当是他写此诗的主旨不在写景,而是抒发他心中块垒。

戴秀岩位于何方、距城远近,在《戴秀岩》诗里既无明示也无“暗示”, 因此诗未摩崖刻石,成不了热点。当年木质的“朱栈横”木早已腐朽为泥,但为安放横木在悬崖峭壁上凿下的孔洞应当还存在,桂林唯有此岩须要架设棧阁才能游览——为后人留下了觅踪的线索。





类别: 杂录杂议 |  评论(0) |  浏览(131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