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641
用户名:  网海一客
昵称:  同好

日历

2019 - 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9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4-02 20:10

读《谢亭集》杂记(二)北漂谋食——路漫漫而修远

    清代各省到京师谋食或求发展的人形形色色,身份不一,数量厐大,可谓“清代的北漂”。谢舱没有“学历”,北漂京师时的身份不明确,从其在京期间的诗作看,他的交往者有僧道凡俗、乡村野老,有同他一样来京求发展的布衣文士。“身孤生计少”的谢舱在诗文中从未提及生活来源,他的《送友南归》云:

    今日君南归,驱车出帟畿。殷勤治薄饯,典却旧春衣。

 

    一个“穷”字如影相随,贯穿了他的大半生,而在往来应酬中“酒”成为他的最爱。表弟何栻说他:

 

    半是疏狂半是痴,性情差喜我能知。胸无城府惟容酒,舌有锋芒且说诗。

 

    因嗜酒,因“舌有锋芒”,因“胸无城府”,更因交游不慎,他重返京师后终于“出亊”了。他自述始末说:

 

    余心与年盛,血气奋强矫。自悮少人怜,堕落俗圏套。

    面扑三斗尘,牍积百千稿。唯凭心有主,安肯无头脑。

 

    这是谢舱自我反省,表示要努力(强矫)改正年青气盛、血气方刚的毛病。由于缺少关爱和教诲,不慎“堕落俗圏套”——其“俗”字难于精准理解,或与后文有关。“三斗尘”有二解,宋人陈与义 《送王周士赴发运司属官》诗“寧食三斗尘,有手不揖无诗人。”联后“牍积百千稿”或取此意,指勤奋习文作诗不缀,不曾迷失自我。接着说:

 

    十年劳苦事,无功不见好。寸禄曷能沾,养身十指爪。

 

    谢舱做了“十年劳苦事”,但因无功不能受禄,由此反推他干的“劳苦事”如有“功”是可以受禄的。他未透露“劳苦事”所指何亊,“族谱”载他在“国史、玉牒等馆”做“供亊官”。其实,“供事是史馆中办理日常杂务的勤务人员”,够不上一个“官”字,但既有立“功”的机会就有为“官”的机会。谢舱只能继续凭“十指爪”谋生。不过,岁月不饶人。谢舱:

 

    偶念年已壮,家室尚虚杳。乃有柯氏母,为我求窈窕。

 

    谢舱22岁“北漂”,经十年劳苦迟至32岁才托媒求偶:

 

    好事转生非,伊谁将衅肇。中间细人口,飞言多揑造。

    闰阁得闻之,有心如日昭。磐石志难移,一命视如草。

 

    殊不料却节外生枝,有人挑起争端欲坏其好亊,见识浅薄之辈添油加醋,传入女方耳际亊遂沮。“飞言多揑造”之“飞言”所指内容不详,联系前面“堕落俗圏套”的“俗”字或可理解为“吃花酒”,这在京师文人雅士群里是很平常的亊,可谓习已成俗。谢舱自谓“堕落俗圏套”,可推或偶尔受邀参与喝酒凑热闹而已;他没有能力买单,不可能留宿,更不可能一再的吃白食。谢舱百般辩解也无济于亊,愤怒之下“一命视如草”——去找肇衅者讨回清白:

 

    幸得受天怜,解救命获保。余复听讹传,鱼书写忧燥。

 

    谢舱上门讨清白有可能使对方受伤。他能“获保”开释应当是对方受伤不重,经与对方达成和解的结果。但又有“讹传”令他心烦,遂写信向堂叔倾诉“忧燥”。回应很迅速:

 

    叔父闻斯言,遣弟为寻讨。询问无的音,难分白与皁。

 

    堂叔立马打发谢舱的季弟卿鳌到京师来打探“讹传”的真实性,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卿鳌无功而返,有可能带回谢舱的第二封信:

 

    真假姑弗计,惟求璧归赵。一水来京师,两心明丙澡。

 

    “讹传”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璧归赵”——谢舱力求挽回“柯氏母”说的那门亲亊。于是堂叔兆騋公亲自乘船到京师,经过一番努力,谢舱终于娶回了自己属意的女子。

    在此期间,谢舱获悉学思不敏“仅得中人资”的季弟终于放弃读书,堂叔只好因材施教送他去学习经商。现在季弟不但已学会持筹兼会计,青黄辩分秒。”而且做亊勤快不怕劳累,养家糊口不成问题。谢舱感激堂叔的同时也感到失落:

 

    使弟成佳器,瑚琏共俦僚。孰意志成空,芳兰成腐鲍。

 

    期望同季弟都成为有用之才同朝为官之梦破灭。谢舱深感悔恨、愧疚:

 

    心恨何可言,无颜仰青昊。低头思更切,先灵墓无表。

 

    在《志恨寄舍弟》里,谢舱之“”有二,一恨自己“堕落俗圏套”累及堂叔奔波操劳,二恨自己未能尽到长兄之责季弟培养成才。诗成后他:

 

    遥寄与同胞,哭望乡关眇。愿得同胞心,光明同日皎。

 

    谢舱娶回的是山东济宁府刘氏五品封典书诰公次女,生於嘉庆八年(1803)。考之《志恨寄舍弟》作于道光九年(1829),此时谢舱32岁,刘氏26岁。清制规定可婚年龄男子十六岁,女子十四岁,他们几乎都超过了可婚年龄的一倍。刘书诰的“五品封典”系循例获封的荣典,并不意味家资富足,否则其次女不会26岁仍待字闺中——此或谢舱“属意”刘氏女”的原因所在。

    婚后谢舱仍在国史、玉牒等馆打工谋生。道光十一年(1831)五月长子铁如出生世。次年春堂叔兆騋公来信说卿鳌“已於二月中旬由水道北来”,谢舱阅后“喜极赋诗”:

 

    故乡千里寄书缄,江山轻装送阿咸。两岸晓风吹落月,一天疎雨湿春帆。

    去时雾重花生眼,到日荷香汗满衫。料得同胞逄异地,姜肱有被喜非凡。

 

    之后,谢舱计算阿咸(卿鳌小名)抵京已是“荷香汗满衫”的夏天,炎夏不需“姜肱之被”,他期待的是兄弟俩抵足而眠、畅诉离情。闲暇之日他必到码头打听、眺望:

 

    眼穿神亦飞,痴立望天外。立久筋骨酸,归来倦且睡。

 

    阿咸终于到来。谢舱作《喜弟至》诗记下当时“喜极生悲念老亲”的复杂心情。

    兄弟相见后,谢舱先是“展亲遗像”让阿咸“拜认”,之后让阿咸抱认小铁如。刚满周岁的小铁如同阿叔仿拂旧相识,在阿咸怀抱里安详可爱,兄弟俩这才开心起来。次日分别时,谢舱即以《喜弟至》赠行:

 

    一日盘桓尽知汝,汝心真挚人安详。但愿汝能常如此,谁云手足能参商。

 

    在这次谢舱、卿鳌兄弟聚首后,刘氏于道光十七年(1837)生下了次子嵩如(后改名光绮),道光二十一年(1841)第三子湘如出生,其间有个女儿姈如出生年未具,有可能长湘如岁许。刘氏产后患病,湘如体质虚弱反应迟钝,引起卿鳌忧虑,甚或劝兄长携家返籍。谢舱不以为意且作诗《慰弟》,认为侄、嫂的病能治愈,劝他不必过于忧虑,并表示在实現“显亲名”的夙愿后当与他“共向沧江泛钓舟”。

谢舱的经济负担逐渐加重,--生活日益困苦,但欲“显亲名”的初衷依旧。《述怀》诗云:

 

    文章经术两无能,二十飘篷鲜所称。处世自怜蚕作茧,洁躬人笑豖居橧。

    但将肝胆酬知已,不以贫穷诉友朋。却望璇云惟咫尺,敢期池鲤解飞腾。

 

    谢舱自我评估北漂京城二十年来学问长进不大,其实其论评史鉴画皆自有见地,诗风也迥异他人。“蚕作茧”出自苏轼《石芝》“老蚕作茧何时脱,梦想至人空激烈。”《汉典》释曰“比喻年老仍奔波勞碌,不得安闲。”此处乃谢舱实写境况,“居橧”——架柴薪垫草褥为床亦是。宁可以命酬知己,决不向朋友言穷告贷,相信走出困境终有期,这是谢舱对友道和初衷的坚守。

    谢舱在京师的“身份”及生活费用从何而来,他的诗文无一字提及,族谱说他“由国史、玉牒等馆供亊官历邀议叙,道光二十四年选授广西南宁府隆安县典史。”《清会典·吏部·验封清吏司》载:“凡京吏之别三:一曰供事,二曰儒士,三曰经承。”

    由是可知“供亊”属于京吏。该条又加注说:“宗人府、内阁、上諭馆、文渊阁、翰林院、詹事府、中书科、内廷三馆及修书各馆,各衙门则例馆,皆曰供事。”

    关于“供事”的待遇,《清稗类钞》云:

 

    “军机处、国史、会典、方略、玉牒各馆之吏,称供事,无俸,所觑觎者,保举也。”

 

    在国史、玉牒等馆供亊虽“无俸”但“其工食钱粮。均照例支给。”勉可养家糊口。谢舱或科场失利为生计只能走“异途”经“积资得邀议叙”求出路,但未明他到馆打工的起迄时间。从清实录可考书馆编书完成后便请旨“议叙”供事等相关人员,并无年限规定。检读《辽海丛书》“岫岩志略”,道光年间吏部“议叙”国史馆、方略、实录、会典、玉牒等馆的“供亊”等人员颇为频繁,谢舱为何“议叙”迟至道光二十四年才得到这个机会?其表弟何栻之论或可作注:

    莲士初贫甚,十月犹单衣,而吟诵不废,一无干谒,信铁汉也。

 

    清制规定,官员任地由吏部主持通过掣签分发以示公平,具体做法是缺官地“书签弥封,令应选人亲掣”。五月二十五日掣签,谢舱掣得蛮烟瘴雨的广西南宁府隆安县。隆安县属蛮烟瘴雨之地,在谢舱“拟不赴”之际,收到了何栻的送行诗:

 

    卅年风雪卧长安,生铁能禁彻骨寒。但有稻粱能饲雁,不妨枳棘竟栖鸾。

    大才应入蟛蜞梦,小试何辞蚂蚁官。也许仁风慰黎庶,未应遗爱尽儒冠。

 

    冬无御寒之衣,咬紧牙关挺风雪,宁可苦撑隨缘也不肯低三下四去乞求大佬或名流提携——“铁汉”谢舱的人格风骨跃然纸上。表弟鼓励和期待的送行诗的毕竟是秀才人情一张纸,解决不了谢舱囊中羞涩的难言之苦,促使他下定决心南行的是“新授思恩郡太守锡公”——“六月初四日,新授思恩郡太守锡公”登门对他“劝励譬慰”且“约令随行”。“二十九日,锡公知会七月十一日启程。”谢舱遂决定南行,并于“七月初十日领凭”准备启程。后来谢舱有《感怀》诗言其心境:

 

    少年饥困老艰辛,苦语悲吟动鬼神。比兴虽多随所触,目空心远性情真。

    文章虽进未成名,辇下劳形过半生。求得一官行万里,回头北望涕沾缨。


类别: 杂录杂议 |  评论(0) |  浏览(77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