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641
用户名:  网海一客
昵称:  同好

日历

2019 - 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9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3-01 13:11

读《谢亭集》杂记(一)

去年二月笔者贴出《謝光綺与近代广西矿业琐议》一文,谢舱即謝光綺之父,谢舱因官广西,遂举家迁居桂林。谢舱存世的《谢亭集》是一部诗文集,其中“莲洁诗翰释文”诗47篇,“莲洁诗存”诗135篇,“莲洁续集”诗67篇。“南征日记”是其道光甲辰七月十一日携老妻幼子自京师出发,至道光乙己三月五日抵广西隆安县上任的途中日记。“篋外集”收杂记40篇。全集内容广泛,一些篇章或可补方志之阙。

 

一、手足情深——从流落街头到北漂

诗歌是《谢亭集》的主体,也是谢舱艰辛人生的写照,少年时代的凄苦是他一生挥之不去的阴影。其《乙亥冬夜作》诗直陈他少年时代的遭际:

 

孤儿奔走与弟偕,心神劳瘁枯形骸。寒驱东巷入西巷,飢逐前街穿后街。

一日两足不遑息,道旁彳亍伤人怀。暮向陆家簷下宿,抠衣拂土眠空阶。

 

冬夜寒风呼啸,谢舱被冷得“战且呻”而“弱­弟唬饥声嘤嘤”:

 

阿兄阿兄饥难忍,不知何时天且明。慰言邻鸡已喔喔,斯须红日东方升。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红日未生风转怒,忽见彤云满天佈。星光万点霎时无,怀中弱弟心先佈。

解衣裸弟令酣眠,嘱弟休將头外露。弟傍危坐捧胸膛,翘首欲呼天告诉。

谁知天上雪飞来,风筛満地白皑皑。身如蝟缩齿相击,淚如珠迸心欲摧。

吾亲何往泉台下,知谁怜儿谁欺儿。儿心有苦何可说,家在对门不敢窥。

呜呼!儿心有苦何可说,家在对门不敢归。

 

《乙亥冬夜作》叙述的是谢舱和弟弟流浪街头的状况和心境,全文324字未见涉及乞讨和施舍。兄弟俩为何会流浪街头呢?谢舱的另一首710字的长诗《志恨寄舍弟》里有所交待:

 

嗟余命不辰,生时亲已老。亲老怜幼儿,终日在怀抱。

三年未释手,短褐裁襁褓。四龄识千文,记事心了了。

及年至八岁,读书常彻晓。向父问经史,向母觅梨枣。

 

谢舱之父谢兆騵老年得子视若珍宝,但却只能“短褐裁襁褓”,可见其家境清贫。

民国3(1914)峒岐谢氏宗谱(后称“宗谱”)“行略”载谢兆騵:

 

性孝友。与兄会阳公同居。善画山水,得北苑法,笔力蒼古。弱冠游京师。拙修嵇相国爱其才,聘为诸生教读师经年。送则例馆得议叙。不乐仕进。晚年归江上,与李蓉山、苏紫筠尤友善。时武进陈服梅太守招致名流,器重之。

 

从谢氏兄弟同居一宅,可推其父遗产不多,“性孝友”又“不乐仕进”的谢兆騵以垫师为业兼卖画谋生,经济来源毫无保障,其贫难免。在谢舱“及年至八岁”时,这个清贫之家为他添了一个“仲弟”。

谢兆騵次子出生,对于其胞兄谢兆騏(会阳公)而言是件大喜亊。谢兆騏的生活来源不详,从“宗谱”可知他44岁丧妻无子,有“女二,长适陈,次适郭。”

 

仲弟诞斯年,欢喜床前遶。让枣不能食,心中时懊恼。

渐看弟学步,欃扶愁仆倒。弟心亦早慧,浑含不露巧。

 

谢舱的早慧表现在“四龄识千文”、八岁“向父问经史”。“仲弟”的早慧表现却颇为另类:

 

常言我与兄,彼此俱幼小。亲老生子迟,养亲偏欲早。

 

谢兆騵次子出生对于其胞兄谢兆騏(会阳公)而言是件大喜亊。考之“宗谱”,谢兆騵有三子:长谢舱,原名卿宗,字莲士;次子卿瑩,三子卿鳌。而其胞兄谢兆騏(会阳公)44岁丧妻无子,有“女二,长适陈,次适郭。”谢兆騵按照家族宗法把长子过继胞兄为嗣,改卿宗名为舱;出嗣的纪年失载,以情理推想当在嘉庆十年(1805)卿瑩出生后。

显然,家贫、人老、子幼有可能是谢兆騵二老经常私下议论的话题。小小的“仲弟”佯装不闻不问,背后却向阿哥表达了自己的忧虑。

谢舱出嗣之后不久——嘉庆十三年戊辰1808)嗣父谢兆騏一病而而殁,次年谢舱的“季弟”卿鳌出生了。谢舱非常喜欢两个弟弟,在他为“养亲偏欲早”发愁之际,不幸降临到这个淸贫之家:

 

讵意壬申春,藡疾遽殇夭。伤哉言在耳,弱骸久枯槁。

斯时惟季弟,吚哑似雏鸟。但知扑我怀,不知寒与饱。

父母系悲思,日夕心如捣。是岁秋八月,父病医兼祷。

癸酉三月初,疾革魂缥缈。痛哭跪灵床,朩主书先考。

抢地肠欲摧,呼天心若掉。时余年甫丁,身孤生计少。

饥无脱栗米,寒无破纳袄。甲戌年十七,母弃心悲悄。

幼弟在我怀,涙血沾素缟。相依共为命,历年迄己卯。

 

嘉庆十七年壬申(1812)春仲弟卿瑩突然夭亡,谢舱悲痛不已,有《哭仲弟卿莹》诗悼之:

 

书窗伴我话喃暔,何日方能供旨甘。

聆尔此言双涙落,七旬老父未丁男。

 

老父被这一猝然而至的不幸击倒,延医祈神都无济于亊,于次春三月初撒手而去。在“饥无脱栗米,寒无破纳袄”境况下,老母未能熬过“甲戌年”(嘉庆十九年)。三年间,谢舱的父母及仲弟俱亡,仅存他和5岁的季弟卿鳌。次年——嘉庆二十年乙亥(1815),十八岁的谢舱因“身孤生计少”徬徨不知所措,便偕弟流落街头并写下《乙亥冬夜作》诗。至于“家在对门不敢窥”、“不敢归”,或因宅空阴森胆怯而已。

志恨寄舍弟》诗在“相依共为命,历年迄己卯。”后写道:

 

为欲显亲名,北走长安道。弟得叔父留,爱养逾珍宝。

 

“己卯”为嘉庆二十四年(1819),对谢舱而言显然很重要,应当是他得到叔父的成全、“北走长安道”到京师拼博的年份。那么,嘉庆二十年1815)“历年迄己卯”是指谢舱偕弟流落街头的生活长达5年吗?他的两个姐姐——嗣父谢兆騏的两个出嫁女是否曾向他们伸出援手?谢舱在京师所作的《梦归寄舍弟七百三十字》一诗里,对上述问题都有交待。

 

入夜梦飞驰,恍惚还乡里。俱亡恸老亲,久离怜爱弟。

昔别记汝年,十-身还矮。今日吾归来,汝当长成矣。

何乃犹如昔,诚莫测所以。心疑梦寐中,醒来果然是。

枕侧细追寻,历历记终始。梦汝初见吾,相抱泣流涕。

 

舍弟、爱弟所指即季弟卿鳌。“昔别记汝年,十-身还矮。”明确了谢舱北上京师亊在嘉庆二十四年己卯1819春二月以后,此年谢舱22岁,卿鳌生於嘉庆十四年(1809)正月,是年为11虚岁。兄弟俩经邻里劝慰转悲为喜,弟弟携壼去沽酒回来“斟酌欢无比”,之后“郭外看山水”尽兴而归。当晚兄弟俩“同卧还同起”,次日起床后弟弟:“起来牵我衣,言欲访吾姊。”值得注意的是谢舱此句后加注云:

 

“姊乃嗣父所出。嗣父有二女,长适陈,次适郭。梦中所访者,郭也。”

 

季弟卿鳌要带阿哥去拜访二姐而不是大姐,笔者认为,个中原因有可能是兄弟俩流落街头时二姐曾给予过接济和关怀。谢舱偕弟见到二姐后有一段交流:

 

见姊心中悲,相视各歔唏。姊问颇有言:汝志昔年矢。何乃翤然归?吾心费猜解。

 

二姐见谢舱忽然归来,疑其“为欲显亲名”的志向有变。谢舱听了既难为情又后悔这次返乡之行,一时语塞之后坦言相告:

 

弟窃慕禄仕,驰驱五载余,无如运遭否。迩缘念家切,暂归一相视,逡巡仍北趋,姊言诚尔尔。

 

从上文可知谢舱做此“梦”当在到京师五年后,约在道光四年(1824)之间,时谢舱27岁,卿鳌约16岁。

二姐接受了谢舱的解释并给予安慰,同时敦促他早日返京,鼓励他努力上进不必惦挂家里。最后说:

 

菜食与鹑衣,困贫奚足耻,投笔与登坛,丈夫当如此。

 

谢舱点头称是,再拜而辞。想到与阿弟才聚首又要离别,不由悲从中来,泪流满面。阿弟哭着问“兄去谁依倚?”谢舱“号恸抚其背说“汝自有叔在”——本句下注云“余北来时弟为堂叔兆騋先生收养”,接着“相携见吾叔。”至此出现了疑问:卿鳌既已为堂叔收养“五载余”,都16岁了,为何先求阿哥去访二姐,现在又问阿哥“兄去谁依倚?”其中缘故从谢舱见到堂叔的对话可供探考:

 

见叔乃长跪,流涕呜咽言:望叔成吾美,弱弟尚愚懦,愿叔养如子。

 

知弟莫若兄。谢舱知道卿鳌悟性不如人,老师呵斥、学友嘲笑在所难免,令堂叔感到失望。二姐不可容留阿弟,只能恳求堂叔多予包容。

 

叔言吾老年,若何堪久恃?养侄本吾愿,其奈繁齿指。已矣汝且去,姑增一人米。

 

堂叔先是婉拒,后来勉強答应管给饭吃——这是只养不教,谢舱虽有所失望但不便多说。不料:

 

吾将拜辞岀,叔乃附吾耳:汝莫左吾言,吾言自有理。

言使家人听,钳彼众人齿。汝父为我兄,兄弟本一体。

有侄吾不养,岂得为良士?将使读诗书,微独免冻餧。

虽然如此言,吾寿其有几?吾在尽吾心,吾死则亦巳。

 

谢兆騋对谢舱说悄悄话是有原因的。“宗谱”载他为人敦大义,一诺不苟。时为江阴县衙吏、户、礼、兵、刑、工六房的房首之一,别称“县总书”,家境稍富裕。“宗谱”称其“敦大义,一诺不苟。”在家族里抚孤济贫不分亲疏厚薄,家人颇有啧言,他“明一套、暗一套”求的是耳根清静。最后,他告诫谢舱:

 

汝去期有成,招誉莫招毁。当思地下亲,望汝心不死。

 

有了堂叔贴心的承诺和恳切的告诫,谢舱挥泪别爱弟“踰山复渡水”,再次“北走长安道”到京城寻求出路圆其“显亲梦”。


类别: 杂录杂议 |  评论(0) |  浏览(112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