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641
用户名:  网海一客
昵称:  同好

日历

2019 - 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9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12-27 09:54

往事钩沉——长春接车诗话

中选到长春出差〈1977·12·6

 

未能远行巳十年,今闻此讯意欣然。

师友皆曰且勿喜,此行之苦胜黄连:

杂粮粗粝气候冷,遍地冰冻与积雪,

押车千里无床卧,只在尾车伏膝眠。

我闻此语展颜笑:旅途辛苦乃自然,

自备大米数十斤,腊味干菜多带些,

还有书報为良友,自信途中颇悠闲。

任务临身不必辞,拟在長春过春节。

◎厂里供销科每年到长春一汽押运汽车底盘以造客车,久而苦其事,乃於车间募自愿者代其行。我与君连友中选,行前记此。

 

途中书所见〈12·911

不见冰雪只见霜,铁笛声里过三湘。

沿江红旗看不尽,万马千军造田忙。

风驰电掣到长江,欲向大桥诉衷肠。

一十年前病困处,不敢回首看汉阳。

放眼平川不見边,轻车隆隆入中原。

忽忆当年洪水虐,万千同胞为魚鱉。

琼楼飞檐皆积雪,一车男女尽开颜。

争将笑脸贴窗看,欢呼此身到日边。

 

北京转车〈12·12

风雪初霁云初开,别后十年我又来。

景物依稀新面貌,心趣迴异归情怀。

◎北京中转只准呆一天,遂与君直奔全聚德,点半只烤鸭一盘香葱红烧海参,排队候桌。鸭骨汤有剩,烤鸭、海参一扫而光,味道极佳。(后来与家人北京游,滋味己不复当年矣。)

 

长春书所见〈12·15

遍地雪花似细盐,入眼茫茫一片白。

呵气冰凝须眉上,此景岭南不可得。

 

读《唐书》〈12·21

◎宿於迎春路口长春一汽第三招待所,时天寒至零下二十余度,积雪盈街,严寒刺骨,终日畏於出门,唯读《唐书》静候提货消息。

 

寒冷苦,

零下二十度。

出门畏冻在家闷,

煨足读《唐书》。

 

读《唐书》,

卷卷皆触目。

荣辱得失无定数,

为人贵知足。

 

读《唐书》,

正邪不相属。

忠谏还须明君纳,

国强民亦富。

 

读《唐书》,

巨奸常惑主。

排陷倾軋无虚日,

殺戮难胜数。

 

读《唐书》,

藩镇将国误。

割据一方相攻伐,

元元何其苦!

 

读《唐书》,

每每有所悟。

与民休息轻税赋,

人间有乐土。

 

读《唐书》,

往事巳千古。

而今制度日日新,

光明有前途。

 

提货难〈12·22

◎到一汽提货者来自各地,人颇众,厂方以火车皮之有无与多寡定发货量。自十二日至长春后,每日往调度室候提货消息,皆被告之“有货无车皮”,自忖“人情”未到位,唯有坐候而已。

 

提货难,

空手难过关。

有礼自能优先走,

否则公事还公办。

 

提货难,

时光流逝慢。

终日困在招待所,

看书睡觉与闲谈,

伺候三餐饭。

 

提货难,

日日受风寒。

每晨请安发车站,

天天都叫明天看,

夜夜盼天旦。

◎招待所有食堂。早餐玉米窝头或煎玉米片,中、晚餐米饭,蔬菜以大白菜、土豆为主,有荤菜,价位尚可,不足以言苦。

 

◎接车杂咏〈12·27

冲霜冒雪难要车,原来吾侪不明白

新来将在长春过,岭南有家归不得。

 

不嫌职位低,只要居关键。

你若能明白,我自给方便。

 

一心为公掛嘴边,以权谋私巳初现。

党性下沉人性升,人性夲质贪无厌。

 

但祈此景如积雪,唯於寒冬偶尔见。

他日阳光灿烂時,冰雪消融入溪涧。

◎招待所各地来接车人称送礼为“明白”,无非土特产而己,又称“意思、意思”,自费。单位事先未透露,故茫然不知。每天早上到调度室看消息多失望,见办公桌上滿滿的散支香烟,携带香烟已尽,客中烟票难觅,遂顺手牵羊“扫” 够一天之需而返——大约一周终于盼到了车皮。

 

归途吟〈197811日——5日〉

 

过锦州

黑山屹立大道边,不高不大亦不险。

当年敌我争夺战,遍地盈尸遍地血。

 

过唐山

十里灯光似繁星,英雄当属唐山人。

天崩地裂浑不怕,残破家园指日新。

 

过河南确山

黄泛滔滔来势汹,确山人民不低头。

降龙伏虎等闲事,力挽狂澜归旧流。

 

过华北平原

千里平川坦荡荡,铁马金戈古战场。

劲草寒鸦昨日事,麦苗青青翻绿浪。

 

火与冰

隆隆火車驰如飞,夜夜故里萦梦魂。

依稀情景不复记,严寒逼醒梦中人。

守车炉火透壁红,仍难挡寒风钻窗隙,起身添煤背上薄冰簌簌落地。

 

中伙铺受阻(武汉附近

轰隆一声车打住,今晨车阻中伙铺。

探问何時车再开,答曰待到天将暮。

腹中咕咕饥肠鸣,睡眼沉沉难视物。

最是归途近六日,米饭滋味巳模糊。

叩门求购数斤米,菜有辣椒和萝卜。

饭成狼吞兼虎嚥,庆幸车阻享口福。

 

过汀泗桥

山因路窄地势危,敌帅重兵筑坚垒。

一战败北尸横野,铁军初现伏虎威。

 

到浦圻

忆昔在此逐下车,东西南北辯不得。

再上货车到武汉,正值细雨纷纷落。

◎忆当年避武斗爬车出走至此被逐下车。

 

到桂林

昨夜飞驰入三湘,奇峰拱迎我回乡。

别后三旬似十年,车到家门喜若狂!


类别: 杂录杂议 |  评论(0) |  浏览(75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