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641
用户名:  网海一客
昵称:  同好

日历

2019 - 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9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11-01 20:37

唐初“桂州贡瑞石”之说可以休矣——读《粤西叢載•庆林观及桂州贡瑞石》

唐初桂州曾向唐太宗贡瑞石”之说唯见于广西地方志和文献。

光绪《临桂县志》卷二十七“胜迹志三·寺观”记载唐初曾贡献显有“圣主大吉子孙五千岁”文字的瑞石给唐太宗,唐太宗非常高兴,称赞桂州是碧桂之林,苍梧之野,大舜隐真之地,达人遁迹之乡。

之后,桂林市志山水志第四章第一节南北朝隋唐时期载唐贞观十三年(639) ,桂州贡瑞石。唐太宗赞咏说:碧桂之林,苍梧之野,大舜隐真之地,达人遁迹之乡。

贡瑞石”与兴建寺观有关连,《桂林市志·大事记》载武德五年(622)

 

是年李靖为岭南道抚慰大使,兼桂州总管。择独秀峰正南100余步处筑桂州衙城。又建庆林观于七星岩下。

 

此条记“建庆林观”事在武德五年,但市志下册“寺庵”又载:

 

“普陀山寺。唐贞观年间,建庆林观于普陀山栖霞洞侧。”

 

广西地情网“宗教志”认为,桂林最早的道观是桂州总管李靖奉唐太宗之命兴建的,并由太宗赐名为庆林观。而桂林地情网则认为,唐贞观十三年(639)岭南道抚慰大使、检校桂州总管李靖在普陀石林建庆林观,七星岩口建寿佛寺,岩内老君台上建老君祠。

上说见于近、现代地方志和文献,出现了唐高祖武德和唐太宗贞观两个年号。更早则见于金鉷等监修的雍正《广西通志》,其“桂林府”条载:

 

“桂林石瑞。唐太宗时,桂州献石瑞文,上有字曰:‘圣主大吉子孙五千岁’。”

 

金鉷此说主张桂州献石瑞事在“唐太宗时”,其依据来源于何处呢?

笔者认为来于清代汪森的粤西丛载卷十六“庆林观”条,全文如下:

 

“庆林观。在桂林七星山下。唐太宗幸九成宫,观桂州所贡瑞石,文有曰: ‘圣主大吉子孙五千岁’。顾谓李靖曰:‘碧桂之林,苍梧之野,大舜隐眞之地,逹人遁迹之乡。观此瑞文,如符所兆。公可一廵乎?’乃授靖检校桂州总管。靖至考所得石之地,置观具表以闻,赐名曰‘庆林观’。有四峰:东曰日华,南曰拱极,北曰紫微,中曰碧桂,峰之南有三峰相连。又置观曰‘七星’,因山而名也。”

 

丛载记事相当完整,该条“庆林观”条前的“榕树门”条末有注“桂林府志,下同。”可知出于《桂林府志》。

粤西丛载》于雍正十一年(1733)十月成书,考之此前的《桂林府志》有5种,明代3种中成书于万历八年(1580) 一,成书于成化年间(1465--1487年)有二;余为清康熙年间(16621722)成书——但丛载说无论出自哪一种都不算最早。笔者发现更早的记载见于成书于天顺天五年(1461) 的《大明一統志》,其卷八十二“桂林府·寺观 条载:

 

庆林观。在七星山。唐李靖考桂州所贡瑞石处,因置观。

 

至此,可知“桂州贡瑞石”及“置庆林观”之说最早见于《大明一統志》,而贡石置观的时间则出现了多种说法,误导后人近六百年。

那么,唐初是否有这块瑞文石、是否由“桂州”进

搜检史献,在《册府元龟》找到相关记载——此书是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的历代君臣事迹。专家认为“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该书卷二十四“帝王部·符瑞第三”载,唐太宗武德九年八月即位后至十二月,计有宋、秦、嶲、雒、定、莒、利、林、西麟、沂、郑十一州献“祥瑞”, 其中九月有

 

林州献祯石,隐起成文,曰圣主某大吉子孙五千岁,素质玄字,篆隶相参。

 

上述十一州地望分布在今河北、河南、甘肃、四川、陕西、山东地区, “林州”之“林”是否有可能是桂州之“桂”的笔误?又一番搜检在《资治通鉴》里找到了“林州”的设置本末:

 

“武德三年九月,庚午,梁师都将刘旻以华池来降,以为林州总管。”

 

胡三省注曰:

 

“庆州华池县,西魏之蔚州也。后周州废,隋仁寿初,置华池县,今置林州。”

次年春,稽胡酋帅刘屳成部落数万犯边,被延州总管段德操击败后:

 

十一月,壬辰,林州总管刘旻击刘仚成,大破之。仚成仅以身免,部落皆降。

 

胡三省注曰:

 

“旧志:庆州华池县,隋置;武德四年,置林州总管府。”

 

林州以华池县置,后升总管府,可知不存在桂州之“桂”笔误的可能性。

此外,笔者认为唐太宗即位后对各地“献祥瑞”的态度尤值得关注。《贞观政要》卷十“灾祥第三十九”有载:

 

“贞观六年,太宗谓侍臣曰:‘朕比见众议以祥瑞为美事,频有表贺庆。如朕本心,但使天下太平,家给人足,虽无祥瑞,亦可比德於尧、舜。若百姓不足,夷狄内侵,纵有芝草遍街衢,凤凰巢苑囿,亦何异於桀、纣?尝闻石勒时,有郡吏燃连理木,煮白雉肉吃,岂得称为明主耶?又隋文帝深爱祥瑞,遣秘书监王劭著衣冠,在朝堂对考使焚香,读《皇隋感瑞经》。旧尝见传说此事,实以为可笑。夫为人君,当须至公理天下,以得万姓之懽心。若尧、舜在上,百姓敬之如天地,爱之如父母,动作兴事,人皆乐之;发号施令,人皆悦之;此是大祥瑞也。自此后诸州所有祥瑞,并不用申奏。’”

 

据《旧唐书》地理志,早在贞观元年唐太宗便将隐起成文”瑞石的林州废除,华池县仍隶庆州。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痛斥“献祥瑞”的唐太宗不可能遣人到献瑞石地“置观”,唐武德年间以华池县置的林州其地望位于今甘肃省,同岭南桂州搭不上界,桂州献瑞石之说可以休矣。


类别: 杂录杂议 |  评论(0) |  浏览(114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