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641
用户名:  网海一客
昵称:  同好

日历

2018 - 8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18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2-14 09:54

今非昔比——我最“难过”的年

有博友发出“又到年边了,看看四五十年前这年是啷子过的”帖,拨动了我的记忆。老话说“年年难过年年过”——我有过“难过”年吗?年老健忘便翻检自己的陈年流水帐,发现国家再困难也依然阳光灿烂,没让我过年食无肉,当然,不足感是有的。从精神层面上说,我还真有过“难过”的年,那是1977年。陈年流水帐有记:

岳母病逝

一九七七年二月十八日春节,清晨近五岳母病逝。承诸友及弟协力於次日正午入葬毕,书此志其事。

 

喜将新桃换旧符,千家万户迎新春。

笃笃门声破残梦,噩耗传来未足惊。

叹我岳母方八岁,嫁作家童养媳。

家贫困谋生难,熬汤卖面伴寒星。

日日只为三餐愁,夜夜何曾过五更。

披星载月白发早,风霜雨雪易容颜

熬到春暖花开日,深谢东风吹拂恩。(政府月月有生活补帖。)

膝下女非己出,哺育更比己出親。

续麻捶泥攒学费,省衣缩食情殷殷。捶泥:又称油灰,用于补船漏水。)

六十六年无所求,竹屋漏雨且歪斜

待到女儿长成后,不料绝症病已深。

卧床三年堪痛苦,犹纳鞋底助工薪。

如此心泰然,临终不闻有怨声。

嗟乎愧为人半子,唯有清淚奠慈尊。

 

记得赶到外家后,急忙布置灵堂。天大亮即去向就近的老友“拜年”,轻敲柴门到开门止,婉谢入内,悄告帮,未逢婉言拒者,街坊上同代朋友不请自来,令我至今犹感念难忘。

外家穷我小家庭的情况可以想见。1979年流水帐有记:

 

超产奬

十一月上班仅一周,居然分得超产金十九元八角,为置风衣一件,又卖旧衣若干凑上余款置呢上衣一件,且考虑治疗病牙矣。

 

今日得空闲,且喜有余钱,

若能除牙患,胃病半解决。

 

喜清债务

十二月二十八日月超产金八十六元有零,至此成家六年来内外债务俱清,且有节余,颇感轻松。

 

成家六年筑债台,割肉补瘡混过来。

今日喜清内外债,生活仍需紧安排。

 

改革开放不久即在经济上翻身,5年后工作单位也发生了变动,我称之为“咸鱼翻身”。之后一切票证取消,过年肉食放开供应。现今是“年年难过”——难在鸡鸭魚肉有了吃厌的感觉,难在“吃在健康”理念跃居首位,难在晚辈们不提倡在家吃年饭,难在选到一家让个个都认可的饭店……

今非昔比的“过年”——另类的“年年难过年年过”


类别: 杂录杂议 |  评论(0) |  浏览(718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