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535
用户名:  陈天祖
昵称:  陌上春天

日历

2019 - 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2019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12-16 16:20

二叔在钦州写故事系列七:王南南和莫北北是一对狗男女

小城故事多,是非也多。

王南南和莫北北关系好,王南南没有结婚,莫北北虽然已经结婚,但她和丈夫的关系不好,常常闹矛盾。王南南和莫北北在一起,难免少不了风言风语。

虽然没有当面对他们说,但背后窃窃私语的多的是。

王南南对此不敏感,加上他是一个男人,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不在乎,反正“人正不拍影斜”。

朋友问王南南:“你真的不怕这些风言风语?你还没有结婚,你和莫北北走得这么近,小心败坏了你的名声,到时讨不到老婆。”

王南南说:“我一个光脚的,怕什么穿鞋的?况且我和莫北北根本就没有什么。”

朋友说:“你和莫北北没有什么更应该注意和她保持距离,要不然会给人抓小辫子的。”

王南南说:“我觉得一个男人有一两个关系比较好的异性朋友没有什么,一个男人连个关系好的异性朋友都没有,还怎么混下去啊?”

朋友说:“可你和莫北北也走得太近了吧?”

王南南说:“这是关系好的表现。”

朋友说:“我常常听单位的人说你作风不好的话,你自己倒是要注意了,异性朋友,交肯定是要交的,但交什么样的异性朋友,可要把握好这个度,不要被抓住把柄,对你的工作不利。”

王南南说:“我早不担心这个了,要是重用我早重用,不用等到现在,可以说,我对工作已经不抱什么期望,作风好不好无所谓了,现在,我在工作上就是和尚敲钟,得过且过。”

朋友说:“王南南,你还年轻,怎么就没有追求了呢?”

王南南说:“确实,领导让我做事时还是小王小王叫我,同事的孩子也是哥哥哥哥的叫我,但在单位里,也有的开始叫我王哥、王叔、老王了,单位刚新来一位新同事,他就张口闭口叫我王叔,让我教导教导他,我***真烦他,可见他叫得这么热情,算了,就任他叫吧,反正都到当叔的年龄了,接受既定事实吧。”

朋友说:“所以,你还是赶紧张找个人结婚吧,不要成天有事没事和莫北北走在一起,跟一个已婚女人在一起,能有什么奔头?你和她是不会走在一起的。”

王南南说:“我也想找个合适的人结婚,但合适的人都成为别人的老婆了。”

朋友说:“所以你就和莫北北走得近?看来,蚊子是不会叮无缝的蛋的。”

王南南说:“我承认我对莫北北是有想法,一个南南,一个北北,天南地北,天生是一对,在一起多亲切啊。”

朋友说:“你倒是想啊,可人家莫北北虽然婚姻关系不好,但她家有钱,她是不会轻易离婚的,听人家说,她和丈夫闹矛盾,早分床睡好几年了,但婚一直没有离。她应该是舍不得离开这么有钱的家庭吧。”

王南南说:“你傻了吧,现在离婚,夫妻共同财产对半分,她们结婚时一无所有,现在离婚,家产是一人一半啊,并没有让她的生活质量降低,而且还得到了解脱,她应该是因为其他原因的吧。”

朋友说:“这个我不明白,但我想,你长得不帅,又没有钱,地位也低,莫北北是不会轻易和你在一起的,她和你在一起,也许只是为了找个替代品,找个人诉说,填补内心的空虚而已。”

王南南说:“虽然我是真的喜欢莫北北,但我真的没有那种拆散人家家庭的想法,我和她在一起,是很真诚的友情。”

朋友说:“你说这话,鬼才信。”

王南南说:“我从来没有要求别人相信,我自己做到问心无愧就好了。”

朋友说:“如果你在大城市生活还好,在这样一座无聊的小城,人来来往往就那么几个,你想做到问心无愧,必须是如柳下惠坐怀不乱才行哦。问题是你不是这样的人,我们都是凡人,凡人就得接受俗世凡尘的规矩。”

王南南说:“我当没听到就好,反正怎么过,是我的态度,我没在乎他们怎么说,他们怎么说是他们的事,我管不了,也不想管。”

在王南南这里,他其实不管那些风言风语,虽然听到会有些不舒服,但他不去想,不去想那么就无所谓了。

 

在莫北北那里,也没有人当面说她和王南南的事情。

但闺蜜聂云知道,她对莫北北说:“你知道人家怎么说你们吗?他们说王南南和莫北北是一对狗男女。”

莫北北说:“是谁这么说的?”

聂云说:“你又不是不知道,都是那些三八婆说的呗,小城是非多,很多人闲着无聊,专盯着人家的是非,做捕风捉影的事情。”

莫北北问:“他们怎么说我?”

聂云说:“她们说你不守妇道,勾搭单身男。”

莫北北说:“我哪里不守妇道了?”

聂云说:“你和王南南在一起,就是不守妇道!”

莫北北说:“结婚了也不让有异性朋友?就要一个人守活寡?”

聂云说:“你不要理会她们?她们这帮三八婆,什么都说得出来的,搬弄是非,不管人家死活的。”

莫北北说:“真是颠倒黑白,守妇道的人被说成不守妇道,这世界不守妇道的人多的是,为什么偏偏我这个守妇道的人却落得坏名声?”

聂云说:“还不是因为你和王南南走得近?”

莫北北说:“我和王南南走得近怎么啦?我们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聂云说:“在你这里是这样,在别人眼里就不一样了,尤其是那些爱搬弄是非的人,她们就如狗仔队一样,黑可以写成白的,白可以写成黑的。你不要管她们就是了。”

莫北北说:“我管得了她们吗?她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但别当面对我说就好,当面对我说,我肯定和她们对骂,她们凭什么这么说我?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聂云说:“好啦好啦,以后遇到说你坏话的人,我一定第一个站出来为你辩护,不谈这些了,我们逛下街去吧。”

莫北北说:“你还是和你的小男友去逛街吧,我要接我的小公主回家了。”

聂云说:“好吧!”

 

莫北北接到小公主,小公主今天心情看上去不好。

莫北北问:“范贝贝,你今天为什么不开心啊?告诉妈妈好不好啊?”

范贝贝说:“今天我想和肖思思做朋友,她不要和我做朋友。”

莫北北问:“她为什么不想和你做朋友啊?告诉妈妈。”

范贝贝说:“她说要是和我做朋友了,就是一对狗男女了。”

莫北北说:“她干嘛说这样的话?妈妈批评她。”

范贝贝说:“她说妈妈和王叔叔是一对狗男女,所以我和她交朋友,就是狗男女了。”

莫北北说:“别听她瞎说,妈妈和王叔叔是好朋友,不是什么狗男女。”

范贝贝说:“我知道啊,她们这么说,我也想骂她们。”

莫北北说:“妈妈虽然和爸爸的感情不好,但妈妈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爸爸的事情,和你王叔叔在一起,只是好朋友,就如你和鹏鹏一样,是关系很好很好的朋友。”

范贝贝说:“我知道爸爸对妈妈不好,我得劝劝爸爸,让爸爸对妈妈好一点。”

莫北北说:“我的小公主懂得照顾妈妈了,我和你爸爸是大人了,知道怎么处理我们的事情的,你就不要操心了。”

范贝贝说:“我希望爸爸和妈妈感情好好的,我们一家人要快快乐乐生活在一起。”

莫北北说:“你快乐,比爸爸妈妈快乐更重要,知道吗?我的小公主。”

范贝贝说:“我希望我们一家都快快乐乐的,我快乐,妈妈也要快乐,爸爸也要快乐,答应我好吗?妈妈。”

莫北北说:“好,我答应你。”

范贝贝说:“不准骗我哦!”

莫北北说:“我不骗你!”

莫北北看着天真无邪笑着的小公主,心里却一点开心不起来。

她和范浙的事情,已经成为陈年旧账,账早烂了,真的要清算,不是两三天就能解决的事情,在她看来早已经回天乏力,她其实只是为了骗小公主开心而已。

莫北北真的不想骗小公主,可除了骗她,她拿不出更好的办法。

莫北北没有表演的天赋,但为了小公主,有时她不得不把自己的任性和厌恶装起来,和范浙共同表演好一出戏。她们在范贝贝面前,都隐藏自己的本性,充分发挥表演天赋。

在小公主面前,唯有做一名出色的演员,才能为小公主营造一个美丽的童话,让小公主快乐健康成长。小公主的快乐健康成长,已经成为莫北北维持这个家的最大心愿。

莫北北随时都可以选择离开这个没有一点温暖的家,对于范浙,她没有任何一丝的不情愿,只是小公主她无论如何也放不下。

女人,有了孩子后,往往很容易心软。这是女人的致命点。


类别: 个人原创作品 |  评论(0) |  浏览(136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