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535
用户名:  陈天祖
昵称:  陌上春天

日历

2021 - 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 2021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6-10-14 16:14

二叔有点烦

二叔最近有点烦,烦自己到现在还一无所有。

二叔自小穷,大了也好不到哪去,无钱无车又无楼,看着身边妹仔如流水般溜走。

二叔喜欢的妹仔很多,喜欢二叔的妹仔一个也没有(反正二叔没有听过别人喜欢二叔的话),所以二叔至今单身。

二叔喜欢的妹仔有叫阿清、阿群、阿英、阿婷、阿琼、阿连、阿妍、阿丽……算起来名字有一匹布这么长,可二叔说了很多喜欢,却没有收到喜欢的回馈。

年轻的时候,二叔在感情上蛮有信心的,但现在是失望了。

因为二叔只是一味的说喜欢,而从来没有人对二叔说喜欢,二叔这里不是蓄水池,更不是水库,二叔心里的喜欢不可能是滚滚长江东逝水长流不息啊,光流不蓄能流多久哦,不信的话诸位可以试试看。

二叔不怪别人,只怪自己穷,长得丑,不长进,混到现今还是一事无成。

二叔住的房子叫宿舍,权限属于集体;二叔的存折有好多张,但数字跟零差不多,虽然也有五位数的卡,但前面有个负号;二叔去哪里都是11路车,稍微有点钱时候,也有专车,但交了钱后就不专了,继续11路的历史。

当然,如问二叔拥有什么,二叔也认为自己拥有很多东西,比如做梦,二叔就比较擅长。

从小时候开始,到现在,二叔一直喜欢做梦,做梦是二叔最喜欢做的事情了。

以前,二叔做梦喜欢在晚上做,在睡觉时候做,现在,二叔做梦,喜欢在白天做,醒着做,这是二叔与时俱进的结果。

做梦多了的后遗症,就是二叔渐渐绝望,渐渐麻木。绝望、麻木中的二叔,从滴酒不沾到借酒消愁,从乐观走到悲观,从青年走到大叔……

知根知底的朋友和同事,稍微照顾我的感受,一般都叫我年轻些的称呼,甚至交代他们的儿女叫我哥,不要叫我叔,怕把我叫老。

不知根知底的人,毫无忌惮地叫我二叔,没有妹仔在身边还好,有妹仔在身边,我怎么听着都不习惯。

人老了,虽然心里也认老,但实际是不希望人家看老的,在某种程度上说,看老了,就是看衰人的意思,我二叔是这么认为的。

再英雄的人,年龄上去了,也会被人怀疑“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何况一般人,如被人看老了,也就没有什么希望了。

我常常警告自己,要保有一颗年轻的心,但被“二叔二叔”叫得多了,心里再多么卖乖说自己年轻,也是敌不过别人的叫唤的,也会慢慢滴怀疑自己自欺欺人的态度的。

揽镜自赏,二叔是真的老了。时间终如手中沙,慢慢从紧握的手中漏掉。就算二叔多么多么不愿意认老,还是无法忽略时间偷偷溜走的事实。

二叔,不是光被叫唤老去这么简单,而是在岁月的流失中慢慢被认可的事实,二叔的成长和老去,新的生命的诞生和孕育,属于二叔的时代慢慢走远,属于新生命的时代慢慢走来……

二叔其实也认同这样的事实,只是有点不甘心,想再努力一些,再努力一把,抓住青春的尾巴,给感情、事业、工作、生命一些更好的交代,好在老得跑不动的时候,有回忆,有谈资,有一些自豪……

如此而已。


类别: 个人原创作品 |  评论(0) |  浏览(536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